第182期

音樂 唱出時代之聲

音樂與社會的互動,並不僅限於經濟的帶動,善加利用,能讓人們更加了解時事,了解自己居住的地方。

音樂 唱出時代之聲

記者 秦洛芸 文  2014/03/02

二○一三年,五月天推出的新歌〈入陣曲〉,最早原為電視劇片頭曲,但在之後推出的音樂錄影帶(簡稱MV),內容涉及當時的社會議題,將歌曲提升到另一種境界。音樂與社會的互動,並不僅限於經濟的帶動,善加利用,便能錦上添花,讓人們更加了解時事,了解自己居住的地方。


音樂 記錄歷史

音樂的影響力不容小覷,除了能輕易傳播外,更因其具有保存性及代表性。五月天〈入陣曲〉的MV,內容影射台灣大埔事件、反核、洪仲丘案件等。大眾為這些事件紛紛走上街頭去抗議、伸援,台灣社會運動被巧妙地被融入在影片之中,讓在聆聽熱血澎湃的音樂同時,想起大眾曾經的憤怒。

適當的歌曲加上適當的影片,不僅讓人難忘,更易增添震撼度。有網友自製了一部影片【2013你過得好嗎】,內容記錄二○一三年人民走上街頭,抗爭的點點滴滴,引用靜態的新聞照片,搭配樂團滅火器的歌曲〈晚安,台灣〉,讓人們對於那一年的印象不單單只有表面上的歡樂和平,留存下歷史中舉足輕重的見證。


網友利用新聞圖片配上音樂,讓人們對二○一三年的台灣有了不一樣的認識。(影片來源/Youtube)
 

音樂 改變社會

除了MV可增加音樂與社會的關聯性外,歌詞也可作為連結的重要一環。樂團滅火器的〈晚安,台灣〉即是一例,從歌名便可知道與台灣息息相關。這是一首台語歌,以第一人稱的角度來看待台灣,用低沉的嗓音安撫「有心事睡不著的你」,並在曲末點出:「願你順遂,台灣。」

音樂人自主製作歌曲來關心台灣,這並不是唯一範例。在七○年代時,便有民歌運動。所謂的「民歌」,即為號稱貼近「民」眾的「民」族歌曲,讓當時的人們不再單純沉迷於外來歌曲,而能唱出屬於自己的歌。楊弦和胡德夫在一九七五年於中山堂演唱詩人余光中作品譜曲被視為民歌運動的起點,齊豫、黃大城、趙樹海等人皆為著名的民歌歌手代表,而〈龍的傳人〉更是當時的代表作。


最初由李建復所演唱的〈龍的傳人〉,至今仍廣為流傳。
(照片來源余音)

或許對現代人而言,做出屬於台灣的歌曲並非難事,但在一九七○年代前,台灣音樂以西洋音樂為主流,而在七○年代後,經歷了退出聯合國、台美斷交等一連串的挫敗,民歌可說是當時不可或缺的強心針。


音樂 激勵大眾

解嚴之後,社會運動興起,除了為「台灣」作的歌曲外,也出現特別針對某議題而作的歌曲。較為大眾所知的,諸如一九八五年為募款的公益歌曲〈明天會更好〉,二○○二年至二○○三年間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風波時,激勵人心的〈手牽手〉,這兩首合唱者人數往往多達數十人,演唱者主要都是當時台灣較為出名的歌手。

除此之外,其實在人們不注意的角落,也有著不少關心台灣的歌曲出現,他們讓人們意識到一些問題,想提醒人們去注意它,這些歌曲往往會成為遊行的主題歌曲,如反核、環境議題、捍衛法律正義等。作曲者往往不甚有名,聽過者甚少,或許會歌唱的就只有那些曾經為此走上街頭的人們,但這些歌曲的背後都代表著一群奮鬥過的人民的辛酸。

除了自創歌曲外,也有網友是直接改編原有的歌曲。二○一三年,眾人為了洪仲丘案的司法疑雲走上街頭,有台灣醫生改編了音樂劇【悲慘世界】中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製作台語版的〈你敢有聽着咱唱歌〉,引起廣大迴響,在八月三號遊行的那一天,於凱達格蘭大道上傳唱,感動人心。


萬人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高唱〈你敢有聽着咱的歌〉,送洪仲丘最後一程,控訴司法不公。
(照片來源
ETtoday東森新聞雲)


音樂 不同意涵

以現有歌曲選擇作為遊行主題曲,可以看成是後人為歌曲強加上的社會意義。

同志大遊行現今可說是台灣一年一度的大事,第一屆同志大遊行始於二○○三年,如今規模愈來愈大。同志議題在世界各地備受關注,遊行目的不僅僅希望人民能重視同志的存在,更期待政府能予以良善的回應,認同他們並予以法律保障。

同志遊行每年都會精選一些歌曲,為活動增色不少,如台灣張惠妹的〈彩虹〉、五月天的〈擁抱〉、西洋歌曲Believe等,這些歌曲不完全是為了同志而寫的,但其中傳達的理念符合他們的理想,因而推廣。每年,更有一些藝人會出席遊行來給予支持,遊行者稱他們為「同志友善藝人」,有些更成為活動大使。


張惠妹以身參與同志遊行,在現場獻唱並給予最大的支持。(照片來源今日新聞)

當然,這些藝人不見得本身是為同志,這些歌曲也不見得本身就是寫給同志的。這些歌曲可能只是講述對愛情的追求、迷惘等,但唱者無意,聽者有心,對於同志本身也頗為適用,甚至成了他們的激勵歌曲,因此,被選為遊行的歌曲,賦予了另一層意義。


音樂與社會 相輔相成

現在,台灣人逐漸發現音樂的影響力,甚至會先辦場演唱會來為遊行做暖身。這演唱會當然不是普通的演唱會,今年的二月二十三日在台北市的華山文化園區內,有一場「不核作演唱會」,為三月八日的反核遊行作先鋒。

「一個希望,給孩子們,非核家園。」原住民歌手巴奈庫穗以清亮的語調,在演唱會中反覆地唱道。這場演唱會沒有華麗的聲光特效,七彩霓虹,歌曲也非主流的情愛或熱血路線。這場演唱會,由關心核電議題的創作歌手及獨立樂團輪番獻唱,他們用歌曲傳達出自己的理念,希望讓更多人知道。

如今,靠著音樂的傳播讓我們更了解自己所居住的地方,也了解到可能碰到的議題和枯燥的文字相較起來,悠揚的旋律更易在人們心中響起。五十年後的我們,或許會忘了自己曾經為了甚麼走上街頭,但這些歌曲幫我們記錄著歷史,靠著歌詞,靠著影片。

記者 秦洛芸
秦洛芸,個性有時候很衝動有時候很保守,感覺上是矛盾的人,腦袋不知道都在裝什麼。總之,是個不太會自我介紹跟寫感性文的偽理性人士。
記者 秦洛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