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期

防備 人與人之間的盲點

來自破碎家庭的麥克,因緣際會下受到杜希的幫助而改變了他的生活,爾後的相處也點出了一般人看事情的盲點。

防備 人與人之間的盲點

記者 林庭宇 文  2014/03/02

在美式足球中最重要的位置是四分衛,負責發動攻勢並執行戰術,也是敵隊最常鎖定的目標。由於四分衛大部分都是右撇子,在準備舉手傳球時,其側身動作會讓左邊產生視野上的blind side(又稱盲點或死角),而負責保護這塊死角的球員,則需要有足夠的保護意識及技巧,來避免四分衛被敵隊擒殺,也是主角麥可・奧爾(Quinton Aaron 飾)所擔任的位置──左截鋒。

「看著你的四分衛,看到他,就像看到家人一樣保護他。」


家人就是在背後默默保護著你的人。
(圖片來源 /
yahoo電影 )
 

運動不談熱血 談羈絆

《攻其不備》是一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劇中描述出生在破碎家庭的黑人孩子麥可・奧爾,因為魁梧的身材搭著不對稱的內向性格讓他少有親近的人,也因為是黑人的身分不受他人重視,直到麥可遇到人生中的貴人莉莉安・杜希(Sandra Annette Bullock 飾)。有次杜希在回家途中偶然遇見流落在街頭的麥可,為了不讓這位年輕人在寒冬中過夜,白人家庭出身的杜希毫不猶豫地讓這位陌生人到自己家裡過一個晚上。而這最初的善意舉動,也開啟了麥可心中深鎖的大門,連結彼此往後的家人關係。

攻其不備這樣的中文意譯的確讓人不能一開始就了解此片所要代表的意義,因為攻其不備的意思是指,在對手無法防範的地方施以攻擊,而在此片卻是完全相反的意義,是杜希教導麥可如何防範來自於外界的「攻其不備」,並保護所要保護的事物。以這樣的方式來解釋,才能和The  Blind  Side的語意相通。
 

簡單的畫面 真實的感動

《攻其不備》電影的原文The Blind Side,其實是有雙關意味的。盲點除了是美式足球的比賽術語外,也暗喻在不同族群裡,不同的生活方式所導致思考行為上的差異。

片中當杜希準備一間房間給麥克時,兩人之間簡單的對話卻有如此見解上的差異。

「這是我的嗎?」

「是的,怎麼了嗎?」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

「一張床。」

當所處位置不同,看事情的眼界自然也有所不同,在杜希看來,只不過是一間理所當然的客房,在麥克的眼中,卻是在人生中擁有屬於自己的第一張床,小而確切的幸福和貧富差距的認知差異所帶來的鼻酸感,導演沒有留太多的台詞與音樂修飾,留下的只是麥可靦腆的微笑和杜希尷尬不知所措的對視。

在劇中,導演用了許多簡單的台詞或畫面,就能清楚表達意念。當麥克撿拾在觀眾們看完比賽後所留下的爆米花,卻未拍攝麥克將爆米花放入嘴中的畫面,那是因為,前面的畫面就能讓人理解麥克的處境,不用再多花時間來解釋。電影許多小動作或對話,就能讓人輕易感受到情感。

由珊卓布拉克所飾演的杜希,劇情設定下是一名中產階級下的婦女,詮釋一位在家是盡責媽媽,在外是能力極強的女性代表,以往在電影中扮演著動作類型的強悍性格的珊卓布拉克,在此片中充分展現她能硬能柔的演技,也讓她因《攻其不備》在奧斯卡得到最佳女主角的殊榮。而飾演麥可的昆東艾倫,雖然台詞不多,卻需要表現極度內向,並運用大量肢體和表情動作來詮釋這名角色,實屬不易,若演不好就會像是自閉症一樣,但昆東在這方面表現算是非常稱職。


在珊卓布拉克獲獎的同年,真實世界的麥克歐爾也在球場上替球隊獲得了冠軍。
(圖片來源 /
 iPeen愛評網 )

在遇見麥克後,杜希了解到她這樣好管事的性格竟轉變為關懷他人的主要力量,也讓背景豪無關係的兩人,逐漸成為家人關係。相異性格的二人,在劇情的事件不斷推移下,有誤會、有諒解也有原諒。難怪片中杜希會回答:「不是我改變他,而是他改變我的人生。」影片用兩個族群代表的例子來詮釋組成家庭的新型態,但片中卻不過分強調族群間差異,反而更著重於親情的展現。

 

當運動與族群交和

同樣是真人真事改編的運動勵志電影《打不倒的勇者》,描述一位領導者為了化解南非的族群對立,用沒有族群之分的運動來凝聚國民的向心力,從容地表現在位者力圖改革國內風氣的力度;《攻其不備》反而是敘述一位無依無助的黑人大男孩,因機緣下得到了幫助,改變了自己,也改變了周圍的人看事物的角度,平鋪直敘的拍攝手法,卻淡淡地描述出跨越族群的情誼。

兩片相比,同樣是以美式足球運動作為貫穿故事的主軸,其中都牽涉到不同種族間文化,生活以及看法的差異。《打不倒的勇者》可以說是一部用運動的熱血與團結來振奮人心的電影,場面盛大而帶有激昂的力量,國家的榮譽就是族群間的不分你我。而《攻其不備》是以運動作為配角,作為親情延伸的另一種表現方式,杜希一家與麥克之間的互動隨著時間慢慢增厚,兩部片的表現手法相異極大,前者是國家上位者對人民的改變,後者則是地方上人與人的互動,但兩部片同樣都能給予激勵人心的感動。


跨越族群的情誼不一定是友情愛情,也可以是親情。
( 圖片來源 /
開眼e周報 )

NBA球員Lebron James是現在就算是沒碰過籃球的人都肯定聽過的名子。早在Lebron投入選秀前就已經是家喻戶曉的超級高中生明星,但其實在同一年間也有另一位被全美公認最強的高中生Lenny Cooke與之齊名。Lenny Cooke的遭遇與片中主角麥可非常相似,從小生長的環境不是吸毒,就是槍械,每次上學途中都一定得穿越充滿地痞和幫派份子的地盤。和大多數的黑人一樣,Cooke喜愛籃球運動,但除了籃球之外的事情,只能以糟糕形容。但在Cooke人生中也一樣有一位中年白人婦女願意幫助他完成學業,帶他離開原本的生活,但最終Cooke因為只秉持著自己的天賦而不進取努力,還是在籃球圈裡消失了,一樣的故事元素,卻完全是另一個《攻其不備》的失敗結局。

《攻其不備》片中點出了美國社會中黑人貧民區和一般高級住宅區生活的差異,雖然美國號稱民族的大熔爐,引領著世界潮流,但各族群分布卻是非常極端,尤其像在城市這種就業機會較高的地方,同樣族群會自成一小塊,群體生活在城市的邊緣,形成治安的死角,導致某些地區的的犯罪率、死亡率高升不下。貧民窟即是一例,大多數居民都沒受過高等教育,想要出人頭地、賺取金錢,最快的捷徑就是利用運動,打出知名度,打進職業圈。

與麥克的遭遇相似的人在美國並不少,部分的人在他的人生還沒走到精彩之時就嘎然而止,或許他們生命中如果有一個改變的契機,命運或許就完全不同,這也是《攻其不備》想讓觀眾正視與省思的問題。

 

 

記者 林庭宇
我是林庭宇,名字雖然菜市場名,常和別人重複,但卻很容易可以記住。我喜好打球、喜歡運動,更喜歡耗費精力去作自己喜愛的事情。對於人稱大魔王課程的喀報,我雖然對寫文章不太在行,但希望喀報這堂課程能帶給我更不一樣的樂趣。
記者 林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