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期

肩負傳承 「戲」說客家

政府宣傳、推廣客家文化已經不是新鮮事,而有一群人就在這樣的風潮席捲全台之前就已經在默默努力耕耘,他們是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有別於對於傳統戲劇講台語的認知,他們顧名思義以腔調正的客家曲調演出,令人意外地是其中主要成員皆是以年輕人為主,搭配傳統的古裝服飾表演,綿延著傳統和現代作為揉合,是否傳統能夠繼續延續下去呢?

肩負傳承 「戲」說客家

記者 黃萱如 報導  2010/10/03

車前往苗栗後龍鎮,一路上民情純樸,經過幾個轉彎後,一間以鐵皮搭建的建築出現眼前。屋簷處掛著大大「榮興客家採茶劇團」的招牌,一踏進去,劇團裡的藝術總監黃月雲漾開滿臉笑容,熱情地迎接。恰逢中午大伙用飯時間,眼前大約有二十幾個人來回穿梭拿菜,有看起來充滿人生歷練的長者,也有活潑的年輕人,一夥人像是親密的大家庭,圍著電視坐成一圈,一邊吃著飯一邊聊著排演趣事,洋溢著溫馨與美好。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排演場一角,牆上照片訴說著劇團歷史。
                           (攝影/黃萱如)

牆上掛滿看來已有年代的照片,不禁令人好奇這個曾經獲獎無數的劇團的創始經過,「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是由50年代客家採茶戲名伶鄭美妹女士之孫──鄭榮興,於1986年重組的劇團,目前大約有六、七十個成員,這個劇團的年輕人大部分來自於國立台灣藝術戲曲學院。「我們平常一到五都要上課,靠寒暑假和六、日來學習,希望能額外增強經驗。」成員之一的黃屏瑜說著, 她看來不過20歲出頭,卻每天拉筋、跳身段,犧牲自己的休閒時間來唱戲,問她會不會累,黃屏瑜說:「當初我也是誤打誤撞進來的,一開始覺得很累,加上我又是原住民,客家話一句都不會講,可是慢慢適應後,就找到自己的屬向和喜歡的東西。」經過黃月雲的介紹,才知道原來這個劇團現在幾乎以傳承年輕人為主,有幾位比較具有經驗的老師教學,希望能將傳統發揚光大。「我們和台灣藝術戲曲學院有建教合作,他們都會有學生來這裡學習客家戲。而且現在學客家戲的人客家人只佔了三分之一。」。

                                       侃侃而談的黃月雲女士,目前擔任榮興客家
                                       採茶劇團的幕後藝術總監。(攝影/黃萱如)

 

 

客戲曲 歌仔戲?傻傻分不清楚
客家戲曲的表現方式和閩南歌仔戲有些類似,都是以古裝劇為主,內容主要描述一些雋永的愛情故事或是英雄事蹟。
藝術總監黃月雲解釋「客家採茶劇團」名稱中的採茶,其實並不是真的拿竹筐上山採茶的劇碼,而是一種腔韻,「那是客家戲的基礎,因為腔調是從以前的客家人唱山歌傳下來的,採茶戲是一種小戲,演變成後來只傳承腔調。」而目前客家台所播出的客家大戲其實並不是原本客家戲曲最佳的詮釋方式,「客家的腔韻比較細小、柔順,是比較鄉土的表現法,如果拿這種腔調去演皇帝或是三國那種磅礡的畫面,不是顯得很奇怪嗎?,」所以為了顧慮到能讓觀眾看到最合理的演出,一旦遇到大場面的戲劇,便會化繁為簡,將重點放在人物細膩的表情和一些故事發展的細節。「總不能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嘛。」黃月雲笑著說,解答了以往觀眾看客家戲劇的納悶。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演出實景,趣味橫生。(攝影/黃萱如)

 

而為了滿足觀眾的視覺,客家戲劇穿著打扮非常華麗,而且還會因朝代的劃分而有所差異。不過一般人對於客家戲曲與閩南歌仔戲之間的分別,除了在語言的使用上較有明顯差異之外, 很多人經常會將兩者搞混。對於這點,黃月雲解釋:「因為基本上傳統客家劇都是古裝劇為主,明朝或宋朝比較多,但我們會在細節部份加以著墨做出區隔,例如客 家戲會有一個長衫,就很特別,是其他戲沒有的。」

客家戲劇除了服裝上有自己的特色,唱腔也非常具有獨特性,搭配著絢麗的燈光效果和特技雜藝的演出,令觀眾看了大呼過癮。劇團就曾於新竹竹北樹圮林文化館內演出時而大獲好評,掌聲不斷。剛從紐西蘭回國的觀眾陳瑞香表示這部戲非常精采:「我看戲二十多年了,客家戲劇是第一次看,卻是我看過最好看的戲,演出相當賣力,尤其女主角演技極為出色。」散戲之後她仍然興奮的表情,彷彿還意猶未盡,也表示會繼續支持榮興客家採茶劇團,會一直看下去。

 

 

現實挑戰 堅持傳統的心
然而,客家戲曲的生存也一直面臨著文化間差異與缺乏實質援助的挑戰。縱使目前客委會和文建會積極推廣客家文化,黃月雲依然憂心客家戲曲的限制性太大,「畢竟客家人並不是大眾,你看雲門舞集他是跳現代舞,全世界都看得懂,優人神鼓則是標榜精神,而客家戲最大的限制在於語言,不是每個人都聽得懂。」因應這個難題,榮興自己也有應對方式,「所以我們在每一場大型演出時都會打上字幕,但是在廟會前面的民戲就不會打,因為每次演的都不一樣。」即使榮興劇團很有心地要使客家戲劇普及到世界各地,但著眼於現實面來說,確實是有困難的。也因為期中的限制太多了,企業給予的關注比較起其他團體相對也少。「站在一個企業主的角度來說,他一定會找對他有幫助的。就像鴻海會去找雲門舞集一樣,栽培其站上國際舞台,跟藝文團體掛鉤才有幫助,榮興很難給別人帶來加分的動作,因為客家身分就是最大的限制。」縱使表情無奈,黃月雲仍然堅持維護傳統,致力於將心力投注在客家戲劇上,這樣子的精神令人忍不住肅然起敬。

 

 

創新中守本分 盼年輕活力注入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一直以保存傳統為己任在進行戲劇方面的表演工作,觀賞人潮大多數以中老年齡層為主,年輕人居於少數,對於這一 點,黃月雲表示:「沒有辦法,因為中老年人時間多一點,年輕人外務多、遊玩多、偶像劇也多,假日不是去約會就是去網咖,很少人願意來欣賞傳統戲曲。」因為 難引起年輕人的共鳴,榮興劇團曾考慮過創新現代戲,「我們也有民初時的抗日劇,像「大愛風雲」有吳湯興、江紹祖等人的故事,比較偏近現代,但這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一創新常常反而蓋過傳統光芒,現代還做傳統這塊的不多了,可以創新,但是要適可而止,像我會在燈光、服裝做一些考究。」在這種考量之下,榮興劇團依舊是以傳統的客家戲劇為主體,但是將從以前傳下來的故事大綱中較不合乎現代人觀點的誇張神話橋段給刪除,再加入一些比較新穎的情節,隨著時代潮流,榮興努力經營傳統,卻也不忘持續進步。

正在努力彩排的年輕人,是榮興劇團的新希望。(拍攝/黃萱如)

客家戲劇發展需要世代接替的傳承,在越來越多傳統文化消逝的現今,有一個默默努力的劇團正賭上一切專注於維繫傳統之美,除了希望政府給予更多的關心照料,他們也盼望年輕一輩能夠不忘這些過往美好,「我希望有很多這方面的人才可以給予協助,例如大學生或研究所的年輕人,他們並不一定要很會演戲或是當演員,但能以專業給我們編劇,或是燈光或服裝上帶來突破。」黃月雲一邊感嘆一邊堅定地說著,同時她也勉勵喜歡參與戲劇表演和對於客家戲劇有熱誠的年輕人:「我們會放手讓他們去做,也希望年輕人要更有毅力,不要半途而廢,只要你感興趣,我們都是非常歡 迎。」隨著黃月雲步入排演場,這時場中剛好正在排練下一部將於台北市新舞台上演的年度大戲──《雙花緣》,一個美麗的女演員正在吟唱著柔美曲調;黃月雲看著台上正在演戲的年輕人,此刻在她眼中,看見的是傳統已不復在的哀嘆還是未來無限的可能性?

 

 

正在努力彩排的年輕人,是榮興劇團的新希望。(攝影/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
                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句話,卻因為喀報的交稿時間很緊迫,發現還是要趕快開船、變化航道以免遲交稿件。曾被老師批判「裝飾即罪惡」,但仍然很難忽視花俏繁複的設計,最近很想追求樸實無華的風格,不過有點難度。信奉星座,天蠍座的個姓敢愛敢恨,最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情就是主動向喜歡的人告白;而且還得到簽樂透都沒這麼好的運氣。希望喀報能帶給我無限的精彩,再由我帶給大家更多的精彩。         以上,我是傳科01的記者,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