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期

競速與青春 逐風少女

在購物的商店裡,闖入的女子競速滑輪隊員,即將改變布麗絲原本無聊的人生。

競速與青春 逐風少女

記者 許祐嘉 文  2014/03/02

雙腳腳底下裝置的四個滑輪迎面駛來,操縱得宜是名為布麗絲的女孩。她是競速滑輪的得分者,任務是戰勝眼前敵隊的防衛者,並且突破所有的障礙,成為賽道上最快的一陣風。布麗絲在求勝之餘,也在跌倒與重新站起來之間學習如何面對恐懼,在賽道上與隊友合力衝刺與嬉鬧中愛上團結。而在賽道上一圈一圈的競爭以及與家人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之間,布麗絲不僅體會到自我成長,更讓她心中的那一朵青春之花,自此綻放。
 

競逐青春 來自偶然的傳單

【飆速青春】是二○一○年美國女演員茱兒芭莉摩首次執導的作品,改編自小說《Whip It!》。運動電影的主旨通常都涵蓋夢想與實現、團結合作達成目標,或著努力與毅力燃燒青少年的青春等。這部運動劇情片和其他劇情片相異的地方,在於將親情衝突較明顯的表現於電影裡。本片敘述一個簡單卻感動的青春小品,讓觀眾體會一個女高中生承受家人的期待與壓力,以及對於自己喜歡的競速滑輪的毅力與執著,最後試著引領觀眾重新找回自己曾經擁有的那一份熱血青春。

主角布麗絲(艾倫佩姬/飾)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一個名為博登的小鎮裡生活,正值高中生的她,期待去探索不同事物。然而,布麗絲的母親,是一位年輕時從鎮上的選美比賽中屢屢獲選的傳統觀念女性,卻時時刻刻期望布麗絲可以像她一樣,成為一個有著優雅儀態的女性。面對家人所給予的期待,讓布麗絲每天活在飽受壓力的環境。


【飆速青春】訴說一則親情與夢想相互衝突的故事。
(照片來源/
IMDb

在一次與家人在德州大城奧斯丁城購物時,三位競速滑輪隊的隊員從商店的門口滑入,並在桌邊放上競速滑輪賽的傳單,引起布麗絲的興趣。布麗絲在欣賞完該次比賽之後,深深地愛上競速滑輪,她翻箱倒櫃地找出小時候的滑輪鞋,甚至謊報年齡以及欺騙家人,加入競速滑輪隊,踏上賽道。

【飆速青春】所描述的競速滑輪並不是布莉絲母親所想像的,是一種暴力、不正當的運動。從事這項運動的女選手甚至將比賽的瘀青或傷口視為一種自我爭取而來的成就。為了體會這些熱情,布麗絲鼓起勇氣穿上曾經的滑輪鞋,試圖探索新事物,以及找回她這個年齡層應該要擁有的年輕熱情。
 

妥協去選美 執意要滑輪

【飆速青春】裡,布麗絲就像是少男少女的縮影,正值年少輕狂的叛逆期,不願意接受家人所安排的道路,擁有渴望探索的內在與企圖心。在成功通過女子競速滑輪隊的選拔之後,布麗絲假借報名補習班的名義去加入培訓與比賽,選美會當然被她擱在一旁,無暇顧及。此時此刻的布麗絲,一顆心都懸在滑輪競賽的成就感,還有和隊友間共患難時的團結。

片中所描述的奧斯丁城女子競速滑輪賽事,僅僅是一個只有五隊的小型比賽,而這五個隊伍的成員彼此間都互相認識,比賽當下的環境與場所其實算是一個倉庫。自然在布麗絲的父母眼裡,這樣的活動只是阻礙女兒的發展與前途。

【飆速青春】中所描述的親子關係,是電影中除了追逐夢想以外另一個省思點。影片反映現實生活中類似的現象,有些高中生的家長,希望孩子將來能夠在環境較好的學校就讀,也就是所謂的「有前途」。讀書是達成「有前途」的唯一途徑,而忽略孩子的天分或者興趣將他們全部分在同一群。


唯有樂觀地越過前方的障礙,才能獲勝。(照片來源/Phil on Film

布麗絲身處的環境無疑地和許多青少年所面對的問題一樣,從小就活在家庭給予的壓力下,尤其是母親極大的期待。影片一開始就以其中一次的選美會作為起頭,母親在看到布麗絲因為將自己的頭髮不小心地染成藍色,而搞砸選美會。然而,在布麗絲無法達成母親所期待的樣子的過程中,這樣的望女成鳳心理,會在達不到目標後漸漸地演變成一種對女兒的嫌棄感。加上布麗絲是長女,但表現卻沒有布麗絲的妹妹理想。每當布麗絲看見又讓自己的母親失望,自己變更為沮喪,信心則逐漸喪失。

布麗絲的母親讓觀眾感受真實的為人父母的感覺,也讓觀眾省思父母的期待是為了孩子的將來?還是建構在自己的私慾?未來通常是模糊且遙不可及,而因此在親子的溝通間才會產生矛盾、衍生出代溝。

 

輕鬆歡樂風 勵志小品

從【飆速青春】這部電影中,導演茱兒芭莉摩所營造的整體氛圍不會過於沉悶,故事以輕鬆的方式帶觀眾探討親子關係、青少年觀念等主線。影片中穿插歡樂的內容,如滑輪隊之間的「排斥主持人」聚會,還有互相丟食物的賽外賽。雖然片中部分橋段銜接得並不是很恰當,但對於第一次執導的茱兒芭莉摩來說,用簡單、貼近生活的橋段,更能讓觀眾融入劇情。

【飆速青春】這部片裡的配樂也是電影的一大賣點,襯托出女主角布麗絲是一位熱愛龐克搖滾的女孩,以及表達想走出小鎮,開拓自己的世界的氛圍。不過電影裡的配樂使用的相對較多,導致該橋段所要表達的情緒,反而較易受到配樂影響,是本作品中稍嫌可惜的地方。


導演茱兒芭莉摩也飾演片中的脫線隊員。(照片來源/Front Row Review

另外,片中也嚐試點出布麗絲第一次去看滑輪賽所巧遇的男孩,並且一見鍾情的初戀情節。雖然能夠反映身處布麗絲這個年紀的男女愛情觀,不過對於原本的主旨來說稍嫌多餘。但在電影的中後段,布麗絲因為初戀男孩劈腿而造成的情傷,卻成為布麗絲與母親,願意敞開心房達成第一次的溝通。也剛好為作品增添不少情緒與轉折。
 

樂觀迎挑戰 逐自己的夢

電影中女主角布麗絲參與的胡爾童子軍隊,是聯賽所有隊伍裡最弱的,但隊上的選手即便遇上這樣的壓力,自始自終都是歡樂的面對。無論戰績有多麼的差,依舊苦中作樂的樂觀。布麗絲喜愛這樣的氣氛,也在無形中幫助她持續為目標奮鬥。

無論現況存在著甚麼樣的障礙與困難,無論遇到怎樣的衝突與難過,只要肯保持樂觀歡笑,從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中爬起來,一定能嘗到目標達成的果實。每人心中都有一雙滑輪鞋,穿上它們,未來有許多的防衛者等著突破並勝利。

記者 許祐嘉
我是許祐嘉,可以叫我Yoga。喜歡當一個探險者,不攜帶地圖在迷路中找到樂趣。 也嚮往在誤打誤撞的人生中,可以找到刺激與感動。 很愛也很會回憶,總是忘不掉火車曾經走過的稻田。
記者 許祐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