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期

來自土地 不朽的反抗之聲

來自客庄美濃的樂團,融合傳統八音與搖滾樂,交工樂隊用貼近鄉親的客語,唱出底層人民的心聲。

來自土地 不朽的反抗之聲

記者 劉冠伶 文  2014/03/09

融合傳統八音與搖滾樂,來自客庄美濃的樂團,交工樂隊用貼近鄉親的客語,唱出底層人民的心聲。林生祥、鍾永豐、陳冠宇、郭進財和鐘成達,因為反美濃水庫運動組成這支抗議樂隊,即使成軍到解散只有短短四年,他們的作品至今仍能撼動群眾,激起共鳴,堪稱社會運動中永遠不朽的反抗之聲。
 

搖滾山歌 迸出革命火花

在當時抗爭的背景下,許多傳統的客家山歌被反美濃水庫運動者作為凝聚士氣的戰歌,但在「觀子音樂坑樂團」加入抗爭行動後,音樂在這場運動中扮演的角色逐漸改變。觀子音樂坑樂團可以說是交工樂隊的前身,由當時還是學生的林生祥和朋友組成,以山歌為創作藍本,透過演出的方式為活動募資,並時常到抗議現場造勢。長期下來,這些歌曲漸漸成為運動中新的凝聚力,也讓活動參與者們開始計畫組織樂隊,透過歌曲吸引更多社會關注,於是交工樂隊誕生,《我等就來唱山歌》這張專輯也成功發行,作為反美濃水庫運動對外的號角。

《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收錄的作品都以反美濃水庫作為創作主軸,整張專輯用客語填詞,以樸實的俗語,甚至較為粗鄙的字眼,直接地表達抗議者的憤怒。除了演唱的部分,有時會加入口白或是訪問錄音,營造民怨四起的氛圍,讓議題更顯迫切、真實。而在曲風方面,交工樂隊融合搖滾的反叛與在地的聲音,以客家八音為基底,由鑼、鼓、嗩吶、三弦及月琴等中國傳統樂器,加上現代搖滾樂的吉他和貝斯,賦予客家山歌新生命,但仍不失傳統的韻味。

其中,最具代表性歌曲為同名單曲〈我等就來唱山歌〉。這首歌曲紀念一九九三年一場在立法院的抗議行動。歌曲的開頭,以簡單的和絃與緩慢的節奏,帶出美濃鄉親初次來到台北,面對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的緊張與不安,之後隨著現場的廣播號召,曲子從平淡的獨唱轉為激昂的一唱一答,透過這樣的歌曲形式,重現當時人人高唱山歌的情景。「唱啊到樓屋變岌崗 唱啊到大樓變河壩」句句歌詞都鼓舞遊行者不畏強權,勇往直前。歌曲所呈現的熱血與號召力,使得在今日的社會運動中,仍時常將這首歌作為抗議會場的背景音樂,喚起群眾的士氣與反叛意識。


〈我等就來唱山歌〉至今仍為抗議場合時常聽到的歌曲。(影片來源/YouTube
 

在地的聲音 唱出農村困境

二○○○年,政府宣布美濃水庫暫時停建,抗爭得到暫時的勝利,反抗運動也漸漸緩和,但交工樂隊並沒有因此停止為社會發聲。之後,他們轉向關懷農業問題,創作《菊花夜行軍》專輯,從家鄉的農民困境出發,反映台灣產業結構的失衡和農民工所面臨的困難。

交工樂隊維持過去的樂團配置與特色,以更成熟的音樂表現,持續以母語創作。雖然同為對時事的針砭,比起《我等就來唱山歌》直接地向政府怒吼,《菊花夜行軍》少了抗議時期的激進,取而代之的是樸實的農民心情。《菊花夜行軍》採用細膩的敘事手法,由回鄉青年「阿成」的故事貫穿,敘述他在城市受挫後返鄉務農的心路歷程,歌曲間的情緒承接,讓整張專輯聽起來就像是一場有起承轉合的音樂劇。

全專輯在美濃的菸樓採用實況錄音,未經過任何機器的壓縮,透過麥克風直接收音錄製,保留了聲音的純粹,也保留了表演者所賦予歌曲的溫度。而且在錄音時,不時會側錄到車聲、口哨聲等現場音,如〈菊花夜行軍〉中那段鐵牛車發動的聲音,至今仍被認為是實況錄音的經典。這些平常人眼中的粗糙雜訊,在此反而讓歌曲增添層次,也使這段故事更顯真實,更貼近聽眾的心。


〈菊花夜行軍〉中那段鐵牛車聲成為歌曲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橋段。(影片來源/YouTube
 

公路歌曲 情景交融

《菊花夜行軍》以〈縣道一八四〉的卷頭詩作為序曲,襯著淡淡的民謠吉他旋律,交工樂隊的寫手鍾永豐以平淡的口氣朗誦詩句,描繪故事發生的場景。縣道一八四是美濃與城市的連接道路,對年輕人而言,它是一條通往財富的康莊大道,但對在地的長輩們來說,它就像水蛭一樣,把農莊的年輕養分通通吸走,以壯大自己。「巴著我們這個庄頭 越吸越肥 越吸越光鮮」,這樣的形容,不禁讓人感慨今日的城鄉差距及農莊留不住年輕人的悲哀。


 以新詩朗誦與淡淡的吉他襯樂,描繪縣道一八四的樣貌。(影片來源/YouTube

除了展現農村現況,交工樂隊也以阿成作為農民子弟的投影,在歌曲中刻劃其面對工業社會所產生的矛盾心情。〈風神一二五〉以縣道一八四為舞台,演繹阿成返鄉過程中的自我對話,屬於台灣少數的公路歌曲。「就是這樣 我騎著風神一二五 老舊鬆脫呼天搶地 管它景氣甚麼前途啊  我不在乎」,句句歌詞作為阿成在路中的獨白與吶喊,從啟程的愧疚和反省,到路途末段的悲壯,樂曲隨著情緒起伏漸漸激昂。一開始的平穩節奏與吟唱,在進入副歌後轉為高亢,並融入嗩吶,取代搖滾樂一貫的吉他獨奏,它獨特的音色讓歌曲的張力更為凸顯,深刻呈現回鄉遊子內心欲重返避風港,卻無顏面對江東父老的矛盾與酸楚。


〈風神一二五〉表現遊子的矛盾心情,令人鼻酸。(影片來源/YouTube
 

為家園 永不停止的吶喊

二○一三年,交工樂隊的兩張專輯推出經典紀念版,在唱片業如此低迷的情況下,非主流的客語專輯能夠第三次發行,足以見得交工樂隊在樂壇的地位及影響力。雖然樂隊已解散多年,但他們仍各自在樂壇持續耕耘,用最貼近自己的母語,為土地創作,為環境發聲。


融合傳統八音與搖滾樂,交工樂隊用貼近鄉親的客語,唱出底層人民的心聲。(圖片來源/豆瓣

近年來,台灣的社會運動興盛,抗議歌曲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如近期由獨立樂團號召發行的《No Nukes! Long Play!不核作-台灣獨立音樂反核輯》,證明音樂與台灣社會的鏈結,已不再限於娛樂,而成為一種改變的力量。交工樂隊以前輩之姿,創作許多屹立於風雨中的反抗戰歌,期待這些經典持續啟發社會,讓更多人加入關懷,守護許多人誓死捍衛的家園。

記者 劉冠伶
大家好,我是欸咪:)  喜歡沒太多計畫的旅行,期待轉角遇上的驚喜,然後在明信片上碎碎念給大家聽。 願接下來的日子天天精彩,充滿勇氣:)
記者 劉冠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