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期

祐仔 無可救藥的想像病

祐仔心中有一種病,存在一個另類的、想像力豐富的人格。祐仔與他之間的小小趣聞。

祐仔 無可救藥的想像病

記者 許祐嘉 文  2014/03/09

「如果有一天,人類可以居住在飄起來的房子,開著浮在空中的交通工具,那會是甚麼樣子?」祐仔無時無刻不這樣想,他的心裡有百分之五十的比例被科幻與奇幻的事物所佔據,並在心裏構成另一個想像人格。祐仔作的夢,除了人的手掌上可以著火、放電,還有像電影【星際大戰】一樣,人人都拿著光劍打來打去。但他覺得,自己在腦袋裡想也不怎麼有趣,祐仔決定要將這些幻想全部呈現出來。讓自己欣賞,也讓別人了解他。
 

第一次發病 作畫病

祐仔從小就是一個喜歡亂畫畫的小孩,一張A4白紙都能讓他在上面不停地作畫。甚至能在白紙上畫了又擦,擦了又畫,自言自語出一則只有祐仔聽得懂的奇幻故事。故事中的環境充斥著不合常理的黑色高山、詭譎的飄浮島以及圍繞黑色尖塔的城堡。畫紙上的人物盡是一些擁有超能力的英雄,怎麼去打倒城堡裡的壞蛋之類的。這樣的故事可以讓祐仔坐在書桌前玩一個下午。

那時候祐仔家裡的電腦,功能沒有很好,大概只能玩個橫向卷軸的2D遊戲,父親也很少讓他有時間玩遊戲。祐仔必須要從小就養成讀書的習慣,假日做完作業就是讀書。當然,祐仔會偷偷拿起白紙作畫,在父親來檢查的時候迅速放到抽屜裡;或者直接畫在課本上,然後趕快翻頁。作畫靈感來自電腦遊戲,又或者卡通裡的角色。成長的過程中,祐仔逐漸培養這位住在他心裏大半的想像魂。


高中時一堂環保建築課,讓祐仔用一張答案卡建造自己的環保建築。
(圖片來源/許祐嘉攝)

高中時,祐仔心裏的想像魂停止成長。原因無它,在電腦遊戲與卡通千篇一律的奇幻模式,早就不能滿足他心中的想像魂。於是,祐仔開始喜歡買翻譯奇幻小說。大本長篇的翻譯小說中,字與句間散發出來的想像力,遠遠超過以前祐仔玩的電腦影像所看見的。但是,想像魂被養得這麼肥大,要怎麼表達?
 

醫生治不好 創造病

到了大學,祐仔參與大大小小的活動,心中的想像魂逐漸退化。也許是因為用不到這些想像力,在祐仔的生活中總覺得好像少了些甚麼。心急的他覺得自己的生命中好像找不到一個可以訴說心事的好朋友了。祐仔將高中買的翻譯小說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看過,努力地確認自己心中的想像人格尚未崩壞。

「好啦好啦,他還在。只是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他表現出來啦!」祐仔心裡依然這樣想,他覺得有這麼好這麼怪的一個朋友,一定讓大家都認識,於是又在靜靜地等待機會。終於機會來了,祐仔的科系有一門課,其中有幾堂課是教3D繪圖軟體。「這豈不是想像魂最喜歡的嗎?」他心裏萌生一個這樣的想法,也就是將從前畫在的白紙上的事物,重現於繪圖軟體。而在學期末必須要用3D的繪圖軟體完成一個房間。祐仔便將房子做的像電影【鋼鐵人】的展示空間一樣,在裡面可以盡情地發揮他在課業上所學的小技巧,以及從小培養起來的肥大想像魂。


有了想像魂,讓祐仔的大學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圖片來源/許祐嘉製)

從此,祐仔的想像魂有了棲身之所,居住在這一間又一間的虛擬房間裡。然而,讓祐仔更想不到的是,在大學一年級投入系上的網路電台成為節目主持人後,竟然就在學期末誤打誤撞地被選入幹部群中。接著更在當晚,晴天霹靂地被納入虛擬攝影棚的團隊裡。不過,這也給了祐仔心中的想像魂一個大放異彩的機會。
 

新型態症候群 設計病

在大二剛剛加入攝影棚團隊的祐仔,原本做的工作是音控員,在一次製作新聞節目時被分配到操作虛擬場景的職位時,系上的學長要求祐仔在學期末要設計一個虛擬場景出來。祐仔被嚇傻了,一時間覺得他自己根本無法做出這樣有質感的場景,不過心裡的想像魂卻非常興奮,他很想知道自己從小被養的肥肥的那些元素,能不能讓他完成這樣的工作。在當晚回去便著手開始設計。

祐仔所設計的虛擬場景最後終於登上大螢幕,而他心中的想像魂也被大家所看到。當然他設計的不只這些,還有數不清的計畫與草稿。內容五花八門,像是歌唱比賽的虛擬場景,專訪名譽博士的場景,聯誼節目等。祐仔心中的想像魂很興奮,這麼多的設計機會是他可遇不可求的,自然一次地給他全部接下來。當然,這樣全接下來的結果,就是累到祐仔自己了。不過祐仔他並沒有疲累,他喜歡這樣的自己,這樣能與自己的想像魂一起完成更多的目標,他很開心。


一次又一次的設計特殊場景,讓祐仔與想像魂得到滿足與快樂。
(圖片來源/許祐嘉製)

祐仔喜歡紅色,他認為紅色熱情,也喜歡穿紅色的衣服。但祐仔心中的想像魂喜歡的完全相反,他偏好藍色,他認為藍色才擁有想像魂該有的憂鬱風格,而狂野的紅色則不好被想像魂所應用。以致於祐仔設計的場景色調都偏向藍色系,跟祐仔工作的攝影棚夥伴都認為祐仔有與生俱來的憂鬱小生風格,而時常關心祐仔。不過祐仔心裡知道,也想跟想像魂妥協,只是想像魂的氣勢略勝祐仔一籌,因為想像魂漸漸支配這些場景的權利了。
 

永遠無可救藥 想像病

擁有想像人格纏身的祐仔,曾經也有想回歸現實的一天。但在現實中,沒有浮在空中的房子,沒有快速穿梭的太空站,也沒有手掌上會著火放電的人類,對祐仔而言毫無樂趣。祐仔能在與他的想像魂相處的過程中找到快樂,就算最後沒有主導權那也無所謂了。


祐仔第一次站在自己設計的虛擬場景中,格外興奮。(圖片來源/許祐嘉提供)

祐仔他從沒想過要捨棄掉這些特別的元素,就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構成現在獨一無二的祐仔。想像與現實,熱情紅與陰鬱藍,祐仔與祐仔,構成一個最特別的、永遠無藥可救的想像病。

 

記者 許祐嘉
我是許祐嘉,可以叫我Yoga。喜歡當一個探險者,不攜帶地圖在迷路中找到樂趣。 也嚮往在誤打誤撞的人生中,可以找到刺激與感動。 很愛也很會回憶,總是忘不掉火車曾經走過的稻田。
記者 許祐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