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期

傳統現代激盪 迸出新原音

阿美族歌手Suming來自台東的都蘭部落,他勇敢取材部落傳統與現代音樂元素,創作出一首首別出新裁的好歌。

傳統現代激盪 迸出新原音

記者 楊哲維 文  2014/03/09

一九九六年在全世界矚目的奧運會場上播放了一首歌,其中有一段歌詞的語言相當陌生,但演唱者質樸高亢的歌聲,讓現場和收看轉播的觀眾,都對曲中透露出的自然純真悠然神往。演唱者是來自台灣阿美族的郭英男,他所演唱的這段〈老人飲酒歌〉不僅揚名國際,也讓台灣人聽見自己土地的歌聲。隨後,又有陳建年、巴奈等人的努力,讓台灣樂壇中的原住民歌聲從不缺席。如今有一位原住民青年扮演起承先啟後的角色,用創新的方式,讓「原」音重現。
 

不畏新舊衝突 創意混搭風

Suming,阿美族語全名Suming‧Rupi,台東都蘭部落人。Suming在音樂方面的才華年輕時就表露無遺,學生時期就開始寫歌,每次一投稿就必定得獎,大學之後,他開始幫線上藝人寫歌,不乏齊秦、溫嵐等知名歌手。

二○一○年,Suming發行他第一張同名創作專輯,這張專輯在台灣歌壇上有劃時代的意義,因為所有歌曲皆是由阿美族語演唱,另外他也打破一般民眾對原住民歌謠反覆、無配樂清唱的印象,大膽地加入多種現代音樂元素,像是電音、民謠搖滾,樂器上的編制也十分豐富,聽起來相當有層次感,這也讓他第一次出唱片就得到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的肯定。

〈Kapah年輕人〉就是這張專輯的代表作,不僅歌曲的部分別有新意,音樂錄影帶中由Suming親自編排的舞蹈,也結合傳統的勇士舞以及時下流行的美、韓風格舞步,讓觀眾有穿越時空、古今交錯的新鮮感。


〈Kapah年輕人〉的音樂錄影帶中,可以感受出多種文化、不同時空之間的交錯,產生相當獨特的效果。
(影片來源/
YouTube

如此創新的手法,其實並非一路走來都相當順遂。像Suming這樣的原住民歌手在台灣樂壇處境相當艱難,一方面獨立音樂市場不大,原住民歌曲更時常乏人問津;另一方面又要背負族人、社會的期待,也就是原住民歌手的終極目標即是要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如此獨特、珍貴的文化「傳統」。面對諸多挑戰與質疑,Suming仍然堅持己見,對他而言,融合現代的元素並不是背棄傳統,而是用一種更能讓大眾接受的方式,來推廣原住民文化。
 

離鄉背井 心屬都蘭

在《破報》的專訪中Suming說到:「不好意思!我會打獵又會打電腦!」,由此可見他沒有忘記自己是一位原住民,在音樂的表現上也是如此。除了揉合現代元素外,他知道一般歌手不容易取得的創作素材,在自己的故鄉俯拾皆是,因此在他的音樂作品中很容易就可以發現獨特的原住民意象,還有他對部落的眷戀。

Suming和許多原住民歌手一樣,都曾經為了生計而離鄉背井,他們藉由寫歌來抒發心中的不得志。同樣是出身在台東的原住民歌手巴奈,就是在這樣的情境下,創作出一首膾炙人口的〈流浪記〉,裡面提到:「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裡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puyuma」,歌詞中對於都市人心的不信任,以及深怕自己也被影響,甚至遺忘故鄉的心情表露無遺,再加上巴奈渾厚、悲愴的嗓音,讓人無不為之動容。

與巴奈不同的是,Suming在這樣的情境下想起故鄉的美好。〈路在哪裡〉描寫他到外地後,雖然一事無成,也不太確定未來的方向,但族人給他的叮嚀他謹記在心,讓他明白心在哪裡,路就在哪裡:「年輕人 加油 保重你的工作及身體 不要學壞了 如此家鄉的人都會為你感到開心」,溫暖的母語歌詞,搭配上輕快的旋律,雖然是思鄉之曲,聽完卻可以給人們滿滿的力量及希望。

另一首〈我心所屬〉同樣也是描寫遊子他鄉的心情,曲調相較於〈路在哪裡〉有些微的惆悵,但歌詞非常有意思:「每每自己快樂的時候 想到的還是你 是母親 是父親 是野菜 是野花 是樹林 是山上 是山徑」。歌詞中可以發現許多原住民意象,這表示Suming雖然遠在他鄉,仍然想念著故鄉的一切,並且把他們當作心靈的依歸。雖然歌詞中描寫的人事物不一定是每個人心中所掛念的,但循著舒服的旋律、輕柔的唱腔,還是能找回自己心中所屬的意象。


〈我心所屬〉唱出遊子他鄉的心情,歌詞中出現的思念對象,可以看出原住民的特有文化。
(影片來源/
YouTube

 

取材部落 傳統變新梗

除了對部落的思念,Suming也以自己身為阿美族人為榮,他樂於分享自己生活,讓大眾擺脫對原住民經濟較拮据的想像,因為這裡有都市沒有的精神生活。另外,他也把部落的傳統技藝、風俗習慣當作創作的來源,以一種平易近人的方式,來保存這些珍貴的文化。像是在〈情人袋〉這首歌中,Suming就把這個阿美族獨有的佩袋當作主角,並在歌詞中寫到:「不要忘了我的情人袋 你拉扯的是我用著一輩子約定的愛 不要忘了我的情人袋 我收下的是你月光下最開心的期待 我們的愛」。

雖然從歌詞表面上看起來很像是一般的情歌,但因為「情人袋」這個詞,讓這首歌與眾不同。情人袋是用布料縫製而成的小袋子,可以斜背在肩上,為阿美族人必備的飾物,在豐年祭的最後一晚時會進行情人配對,如果女方對男方有意,就可以將檳榔放到他的情人袋裡,男方也中意的話把檳榔吃掉,就可以湊成一對。

即使歌曲中對於情人袋的用法沒有多加解釋,但憑著大眾對它的微薄印象,再加上歌詞中透露中的線索,就足以讓人好奇想上網搜尋,看看這個小袋子究竟有什麼魔力,可以用來約定彼此一生的愛。就是這樣一個取自生活的小巧思,大大改變時下氾濫的情歌會有的公式,不僅讓聽眾有全新體驗,也學到一個在未來可能會逐漸消失的美麗象徵。


〈情人袋〉雖然是用中文演唱,但使用阿美族的傳統飾物當作主角,比起一般的情歌有新意許多。
(影片來源/
YouTube

 

飲水思源 回饋故鄉

去年Suming在號稱都蘭小巨蛋的都蘭國中,舉辦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這個音樂節相當特別,既沒有大明星,也沒也節目表,因為會上台表演的人全都是部落的明星,並希望來的人不要只看有名的人。Suming在《MATA‧TAIWAN》的專訪裡表示,他辦這個活動的初衷是希望將產業帶回部落,讓年輕人在部落也有工作做,他不在意賠錢,因為如果可以讓更多非部落的朋友知道都蘭、阿美族,進而願意認識部落的人和文化,獲利的才會是都蘭的大家。

由創作取材還有音樂節的例子可以發現,Suming雖然在樂界闖出一片天,但他仍時時刻刻牽掛著家鄉,他很清楚會有現在的成就,很大的部分是取之於部落,因此他抱著飲水思源的心,將他在外界所得也用於部落。然而在部落不斷茁壯的同時,Suming仍會繼續扮演部落大使,把這裡的一草一木、一動一靜,用道地的母語,搭配多變的旋律,唱給大家聽。


Suming會繼續扮演部落大使的角色,唱出部落之聲給大家聽。
(圖片出處/
國立台灣大學藝文中心

記者 楊哲維
楊哲維。 定居地,山海之間的沙鹿, 它位在,南北之間的台中。 血緣界在閩客之間, 家中排行姊弟之間。 各種折衷,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喜歡親近大自然, 也喜歡寫寫東西、看電影。 《喀報》於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我相信同時也是一個可以找到未來目標的契機, 加油吧!    
記者 楊哲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