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院十年

客家學院校車 便還是不便

校車為客家學院學生往返兩個校區的交通方式,但約一小時一班的固定時刻表,也帶給學生諸多不便。

客家學院校車 便還是不便

記者 莊媛婷 文  2014/05/04

「校車幾點來啊?」

「我要趕X點X分的校車!」

諸如此類的對話常常圍繞在交通大學客家學院學生的生活中,因為宿舍位於新竹市的光復校區,而學院卻在竹北的六家,因此客院的學生必須仰賴校車作為往返兩個校區的交通方式。校車將客院學生在學校的兩個生活圈結合起來,但約一小時一班的固定時刻表,也帶給學生諸多不便。

 


校車將客院學生在學校的兩個生活圈結合起來,但也帶給學生諸多不便。
(照片來源/
莊媛婷攝)

校車大不便 課程選擇受限  

因為校車有一定的時刻表搭配學校的上下課時間,學生要搭幾點的車去學院上課、搭幾點的車離開,幾乎都被固定了,對於沒有其他代步工具的同學更是如此。雖然有校車往返兩個校區十分貼心,但是校車一小時約一班,加上從竹北校區到光復校區的校車是從高鐵站發車,在等校車的過程中,也會花不少時間。總務處事務組負責管理校車事務的王可欣表示,校車的時刻表是在每個學期開始前,由客家學院主動排出,並會依照選課的人數編排加開的車輛。儘管如此,人文社會學系的學生林欣儀還是認為:「校車的班次太少了,而且有時候下課時間沒有校車,只能在客院枯等。」

一小時一個班次,使得學生若是沒有趕上校車,就等於必須遲到整整一堂課。另外,校車的時間也成為學生在期初選課時的考量,例如大一、大二生在星期三下午GH(交大以英文字母作為課程時間編號)在客院有一堂導師時間的課程,然而,第G堂課的上課時間是三點三十分,因此學生必須搭三點十分的校車,但是第F堂課剛好是三點十分下課,在光復的學生不可能趕上此班校車,所以學生不能夠選擇EF的課。對此,客家學院傳科系行政人員鍾心瑜表示:「校車時刻表的安排是以客家學院的課程為主,因此才會排定三點十分的校車。」


校車為客院學生往返兩個校區的交通方式,但是固定的時刻表卻使學生活動受到限制。
(圖片來源/莊媛婷製)

而在期中考時,也凸顯出校車的不便利。期中考通常會提早下課,但這個「提早」是依每個人寫考卷的速度而定,寫得快的,或許可以搭上早一班校車回到光復校區,若是慢了點,錯過上一班校車,雖然提早下課,卻只能留在客院打發時間等校車。這使得部分學生,在考試時戰戰兢兢地注意時間,希望能在校車抵達前交卷。另外,因為電台、虛擬攝影棚等設備都設在竹北,除非自己有車,不然參與相關活動或是課程的學生也只能受限於校車的時間。然而,王可欣指出,校車的行駛主要是例行性的時間,通常會以大多數的學生作為考量,較無法滿足所有學生的需求。

活動時間受限 報備可安排

另外,中午從高鐵站出發到竹北校區的時間是十二點十五分,高鐵到客院的車程大約是十分鐘,而客院到光復的車程也大約為十分鐘,使得學生上午十二點就已經結束課程,卻要到十二點三十五分左右才可以回到光復校區,大大地壓縮客院學生中午的休息時間。若是下午一點二十分有課,中間時間也比較尷尬,回寢室休息的話時間好像太短,但吃完飯就直接去上課又似乎早了點。

除此之外,校車的時刻表也使得學生在客家學院的活動時間受到限制。從高鐵到客家學院的班次在傍晚六點四十五分之後有個斷層,再下一班的時間就要等到晚上九點二十分,在這段時間內,除非是坐計程車或是有騎車、開車的同學,否則無法回到光復校區。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的系學會會長王彥琪就指出:「之前系學會在客家學院辦交換學生講座,必須讓活動控制在六點四十五分內結束,不然大家只能搭九點二十分的校車或是延長活動時間以免空等。」針對這項問題,王可欣表示;「在客院的臨時性活動,在時間上較無法控制,不太可能因為以後會有什麼活動,而在學期前就決定加開班次,這樣在平常時間加開的班次便會沒有人搭乘,也會造成油料上的浪費。」

但是,客家學院的學生在光復校區並無系館,沒有一個晚上能提供給系上學生活動的空間,因此若是要辦活動還是要到竹北校區較佳,尤其是像客家週、傳科週等要聯絡院裡或系上感情的活動,更是應該要在客家學院讓學生、老師們共襄盛舉。為此,主辦單位也必須安排好時間,太晚結束的話,可能會搭不到十點十五分的末班車,但太早的話,又可能會出現一群參與者在候車亭等車等很久的窘境。校車在晚上這段時間沒有班次,也讓許多人覺得這個時候到客院參加活動十分麻煩,而因此選擇不與大家同樂。關於這種偶爾安排在客院的活動,王可欣建議,可以提前向事務組報備活動的時間,事務組也會派遣校車,讓學生往返的交通時間得以和活動時間契合。

 


客家學院的學生在光復校區並無系館,沒有一個晚上能提供給系上學生活動的空間。
(圖片來源/
國立交通大學)

和高鐵連結   有利有弊

交通大學有很多學生都是離開家鄉到新竹讀書,近的有桃園、台北,遠的也有到高雄、屏東等,這時候交通就變得十分重要。台灣高鐵是學生選擇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對來自較遠地區的學生來說,真的縮短許多乘車的時間。所以竹北校車和高鐵站的連結,對於以高鐵作為返鄉工具的同學來說,提供非常大的便利性。不只是客家學院的學生,連在光復校區的學生也會搭乘校車到高鐵站,甚至,也有住在台北的教授會搭乘校車到客院授課。

然而,雖然竹北校車與高鐵站的連結讓許多學生回家更方便,但也產生一些問題。二○一三年台灣燈會在竹北高鐵站附近舉辦,因此那時候竹北的校車頓時變成新寵兒,許多光復校區的學生或是一些觀光客都會搭乘校車去欣賞燈會,但是這些要去欣賞燈會的人潮,相對來說壓縮了校車的空間,也對要去客院的學生造成困擾。而林欣儀也表示:「有時候下大雨,就會有許多校外人士搭乘校車,也讓很多同學因為車上人太多,而無法搭校車去客院上課。」
 

 


二○一三台灣燈會在竹北高鐵站附近舉辦,校車為交通方式之一,卻也帶給學生困擾。
(照片來源/
台灣高階管理全球經貿協會知識分享網誌)

此外,校車有到高鐵站對搭高鐵回家的學生來說的確很方便,但是校車於周末沒有班次,星期日卻是大多數學生要回到學校的時間,提供他們返鄉的便利,但回學校卻沒有校車可以搭乘,實屬矛盾。

校車讓客院學生將光復和竹北的生活圈聯繫在一起,但確實存在不便之處。在交大「與校長有約」的講座中,也曾有客家學院的學生向學校提出和校車時間有關的問題,但仍沒有得到有效的改善。然而搭乘校車是客家學院學生非常重要的交通方式,學校和學生應重視這項問題,並加以溝通討論,解決交通與課程活動上的矛盾,讓學生不會對客家學院在晚上辦的活動感到卻步,更不會因為校車不靈活的時刻表,而在選課上有所顧慮。

記者 莊媛婷
大家好,我是莊媛婷。有點懶,喜歡自由。興趣是看書、看電視、看電影還有玩candy crush,所以造就了臉上那副鏡片很厚的眼鏡。而至於個性想法,全都在文字裡了,就慢慢欣賞吧。
記者 莊媛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