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期

工商社會 茶館漸退潮

中國自有飲茶文化,進而被祖先帶到台灣,但如今在台灣卻是飲料店與咖啡館林立,而茶館少見。

工商社會 茶館漸退潮

記者 林燕婷 文  2014/03/23

都市社會忙碌、訴求效率的步調,逼迫茶館文化的生存從大量散佈各地,轉為迅速消失。使得大多數現代人很快地遺忘飲茶文化的精神,茶館存在的價值取決於民眾對本土文化的重視程度。
 

都市社會 一動一靜

太陽賞臉的假日午後,喧鬧的大都市中人車往來絡繹不絕,每個人不是騎著機車、單車、開著汽車,就是徒步踏著快捷的步伐向目的地前進。繁忙的都市即使到假日也還是一如既往的快步調。

但這樣的都市一角,卻有個地方宛如晉代陶淵明詩句中所寫的「結廬在人境」般的意境。只徒留昏暗的燈光照在以茶壺、畫字裝飾的室內,讓陽光自然地斜灑在落地窗旁,配上窗外搖曳的幾片枝葉,有人望著窗外在書上添幾筆,有人伴朋友前來小敘,使畫面更添詩意,進而行茶藝,也就是泡茶與飲茶的儀式化。這裡,就是都市中的茶館。


喧囂中,還是有地方在都市靜謐的一角等待靜謐的人來此休息。
(照片來源/
古蹟.茶館.紫藤廬的相片

飲料店 與消失的茶館

西元前二世紀的《神農本草經》中最早記載茶,爾後中國歷經兩千多年,茶從藥物成為飲料,融入尋常百姓家中,深入至民間習俗,歷朝文人雅士也以茶當作琴棋書畫的主題。其中,清代鄭板橋就曾題畫描寫朋友來訪時,以茶會友,聊天到天明。中國茶文化當中,用茶招待朋友,是一種非律法規定的習俗,是一種象徵中國人好客的精神。

茶館的出現恰恰反映茶在生活上的重要。長年出外的子女和家中父母極少見面,每當節日團聚時,相約到茶館就成為重大活動。不只家人見面,也常見與朋友相約到茶館喝茶,談論國家大事,可知與人相約,必須飲用茶已經是根深蒂固的基層觀念。


規格化的飲料製作讓茶飲以較便宜的原料、生產方式,配上易攜帶的特性,
廣受消費者的喜愛。(照片來源/創業頂讓網網誌

不過連鎖茶飲店的出現,卻大大影響茶館的生存。連鎖茶攤最早是由春水堂老闆劉漢介看到日本的手搖冰咖啡所想到的創意,不僅成為創造泡沫紅茶的第一人,同時將為求方便製造的免洗杯套用在泡沫紅茶上。1990年代後期台灣飲料店業者也引進自動封口機。飲料店沖泡的茶飲方便而且便宜,迅速造就路上人手一杯飲料的現象。在萬事講求速率的都市化社會中,到茶館沏茶似乎顯得多餘,也漸漸少見。
 

快茶消心境 迅速取代繁瑣

品茶文化從煮水、溫杯、熱壺,接著到沖泡、靜置、聞香,最後到入口等等。雖然茶儀式被簡化過,但是和手搖飲相比卻仍舊耗費時間,且還是需要更繁複的手續。簡單的茶桶,一杯一杯的倒入免洗杯中,比起陶壺、茶海、聞香杯和入口杯,講求循序漸進的茶具使用,前者則更能適應都市的迅速腳步,更能迎合忙碌的都市人。

加上在茶館品茶,還需要過目各樣琳瑯滿目的茶葉、茶壺以及相當多元沖泡種類。讓人們在聊天時,得以藉由手上的動作忽略時間,和家人或者朋友暢聊而不掃興。茶文化的精神,在於不失禮貌,與親朋好友維繫深刻情感。雖然富有相當的人際情感,不過讓平時忙碌的都市人,難以停下腳步來細細品味。


琳瑯滿目的茶具雖然賞心悅目,但到底應該怎麼用?
(照片來源/
古蹟.茶館.紫藤廬的相片

然而雖然連鎖茶攤極為方便,不過便宜的手搖飲澀且粗糙的味道、密封的衛生包裝,讓大多數人們開始遺忘泡茶的當下那一種品嘗陶器沖泡下茶葉的香味。也逐漸遺忘那些代表以茶會友、渾然天成的熟悉味道。現代人迅速地拿著飲料就走,將原本的茶文化精神拋諸腦後,久而久之,從集體記憶中被抹消掉。
 

咖啡館盛行 茶精神不再

商談公事、朋友聚會,如果是一個現代人,會找什麼地方?飲料店常常沒有座位,茶館又太難找,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找間咖啡館享受音樂喝著咖啡,或是到便利商店寥寥無幾的座位中,尋覓可以談事情的地方。

咖啡館類似過去的茶館,供人喝咖啡及小敘,不同的是,工商業社會中首次展露頭角的咖啡館,最初以充當商討公事場所出現。在歐洲的咖啡館文化中也曾出現過沙龍,這種用來辯論、交換知識的多人會議。而中國傳統的茶館給人的印象則是大眾娛樂場所,提供多種茶葉、點心且各地皆不同,說書、相聲和戲劇等等也常會出現,有時也充斥著妓女而成為風化場所。


供人們商討公事或朋友相聚的咖啡館。
(照片來源/
【台北】二條通‧綠島小夜曲 戀上老屋咖啡館

儘管現在的台灣早已把相聲、傳統戲劇各自脫離出茶館文化獨立發展。茶館本身也變成現代詩人內心嚮往的僻靜之處,但面對強勢進入的外來連鎖文化,加上西化的影響,崇洋媚外的心理,讓咖啡館得以遍佈各地,排擠掉性質類似的茶館生存。
 

走入歷史文化的場域

斑駁的牆壁屋瓦是古蹟歷經風雨的證據,屋外用白色大小石頭堆砌,養幾隻鯉魚、種些花草構成簡陋的和式庭園,帶來一點禪的味道,屋內則有古色古香的榻榻米地板,適時點綴在牆壁上的書法與墨畫,以及各式茶壺、茶具展式排列在窗前。

業者用歷史的時代感來妝點茶館,使消費者像走進過去的時間般,進入到緩慢、寧靜與深沉的氣氛當中,在席上坐下為自己與朋友沏茶看書、專心談天以及欣賞四周獨特的擺設,回憶起茶葉精神和自己的祖先與文化彼此緊密相關,不可分割。

記者 林燕婷
美好的生命應該充滿期待、驚喜和感激。   我是林燕婷,出生在勤儉純樸的楊梅客家庄,一直傻傻的認為婚禮上一定有沾滿花生粉的客家麻糬,直到離家踏上新竹的土地才發現,客家人、閩南人、香港人口中的麻糬統統不一樣。                                                                  與形形色色的人們 ──在新竹 
記者 林燕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