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期

小宇的小小避風港

關於那兩個讓小宇放心與安心的避風港。

小宇的小小避風港

記者 韓惠宇 文  2014/03/23

「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一直以來都還蠻相信這句話的。只是從來沒想過有些原本覺得是過客的人,竟然在某些特殊的機緣下,成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朋友,甚至是支柱。回想起種種過程雖然有點荒謬,卻讓人非常珍惜。
 

追溯 平淡無奇的開端

在眾多高中朋友當中,因為相處時間的關係,我和高二、高三的同學比較熟,但在高一的班級裡,始終有一群組成和行為都有一點不可思議的好同學們。其中有兩個人,以前根本沒有太熟,頂多就是在學校的時候吵吵鬧鬧,也沒特別聊過什麼心事,本來想說畢業之後他們大概就像其他人一樣,大家各自擁有自己個新生活,變得漸漸失去聯絡,沒想到他們現在卻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環。


原本以為分班之後會跟高一同學漸行漸遠,沒想到跟有些人感情卻越來越好。
(照片來源/韓惠宇提供)

高稜傑,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時,尤其是教數理的老師最容易把他叫成高「零」傑,從此以後大家都比較喜歡叫他「零」傑,他總是會稍微嚴肅並且拉長語調地說「稜」,可惜他的長相和個性實在太沒威脅性,以至於到現在我們還是時不時地喜歡「零傑、零傑」的叫他。

鍾任政綽號「大屁屁」,其實他臀部真的沒有太大,身材也頗標準,這個稱呼只不過是因為他跟零傑有一次在搶座位,零傑一氣之下就罵他是大屁股,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大屁屁」這個小別名再也沒離開過他。


小宇的兩個重要好朋友,大屁屁(左)與零傑(右)。
(照片來源/鍾任政提供)

高中畢業之後,鍾任政跟我進入同一所大學,零傑則在距離我們不遠的聯合大學,讀著三不五時就得熬夜爆肝的建築系,這些小小的交集,後來發散成大大的友情網絡。
 

重新交會 老同學新朋友

雖然在同間大學甚至是同學院不同系,但我跟鍾任政的交集和談話,始終只停留在比較熟的高中同學。他是個非常認真讀書又上進的好青年,也因為想要轉系,他總是比別人更認真。不過有一陣子他的臉書動態充斥著各科考卷分數、讀書心得、課表還有「今天的重訓進度」之類,當時實在打從心底覺得這個同學超級奇怪,人生好像剩下課本和健身房了。

健忘的我常常忘記自己有個還蠻會唱歌的大屁屁朋友,他連續參加了兩屆系上電台所舉辦的金GO盃歌唱大賽,我們也開始從老同學變得像是朋友一樣,偶爾談談心事或吃個飯。有一次詢問到他比較私人的問題之後,我們開始彼此劈哩啪啦地交換平常很少告訴別人的小秘密,也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的關係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大屁屁其實蠻會唱歌而且蠻專業的,記得他年少輕狂時曾經說過自己想成為歌手。
(照片來源/韓惠宇攝)

今年的元旦,零傑從苗栗來新竹和我們久違的相聚,記得那天天氣很好,我們三個在交大校園還有新竹公園散步,明明是正值二十出頭的青春少年們,卻瘋狂聊著高中的往事與蠢事。像是零傑有一次趕著到音樂教室上課,沒想到他竟然在樓梯上華麗地仆倒,更糗的是後面跟著一整個班級,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有人在默默恥笑他。即使我當時並沒有親眼目睹這件事,沒什麼畫面可以回憶,依然笑得樂不可支。

而經過這天之後,我們三個變得像是生命共同體,每天都要互相分享今天發生的事情,無論是開心、生氣或難過,失控或難掩的情緒都在小小的聊天視窗中被釋放。
 

友誼絕對 緋聞再見

因為跟大屁屁同校的關係,我們常常一起吃飯,或是在學校中散步,每兩天至少會一起吃頓飯。在這個捕風捉影的八卦社會裡,隨著我們一男一女單獨吃飯的曝光率越來越高,開始有人覺得不對勁。「韓惠宇!你是原本就跟鍾任政很好對不對?」班上有個可愛的女同學鬼鬼祟祟跑到我身邊,欲言又止地問著。「我們沒有在一起啦!」我帶著無奈地回答她。畢竟連高中同學們都不想相信我們是清白的,更不能怪罪這位可愛又關心我的同學了。


連高中同學都不理會我跟大屁屁只是好朋友,拿著雷神索爾的槌子
說要「棒打鴛鴦」。(照片來源/劉昱萱提供)

前兩個禮拜我將臉書的大頭貼換成和零傑的合照之後,也曾經有人私底下帶著八卦的語氣詢問:「那個人是你的誰啊?」相信他得到好朋友這個答案之後,心底應該有一絲小小的失落。
 

緣起 擺脫不了的友情

在三人之中,零傑依然扮演著丑角,並且扮演地相當盡責。自從他換了智慧型手機之後,語文能力便開始退化,例如把在圖書館「豔遇」變成「驗孕」、吃「義大利麵」變成吃「一大陸妹」,還被我嘲笑胃口很大。諸如此類的事件層出不窮,他卻還要把責任推給自作聰明的手機選字。雖然這對他來說可以說是糗到極致,但對於我們簡直是人生中一大快樂。

除了抱怨和分享之外,我們對彼此也付出實際的幫助,遇到問題時常常第一時間就在共同聊天室中尋找協助。前陣子大屁屁因為社團和許多零零種種的問題,壓力十分沉重,於是我跟零傑便分工合作幫他製作社團活動的倒數照,這對我們來說並不困難,甚至玩得蠻開心的。

至於零傑總是在熬夜時讓人感覺不孤單,記得有次我熬夜趕著喀報,他也在熬夜畫著設計稿,我們的對話框裡充滿無止盡絕望的呼喊,「我還差XXX字」、「好怕畫不完」諸如此類的語句。即使這些對話本身沒什麼意義,也不會加快工作進度,一來一往之間卻是稍微的喘息,未來的某一天我應該會想念,當時在網際網路裡頭扶持對方的我們。


擁有兩個值得信任的朋友,實在非常幸福。
(照片來源/韓惠宇提供)

 

家以外的避風港

大屁屁與零傑都是心思十分細膩,對待人貼心,又讓人感到放心的朋友,離家在外的我,因為有他們的陪伴,不覺得自己太孤單。我不清楚自己在他們兩個心中,擁有什麼樣的位置,但他們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小小卻安全的避風港,讓我可以沒有什麼顧慮地說出心裡的感受,我覺得自己在他們面前是非常真實也踏實的。

記者 韓惠宇
喜歡玩玩具,喜歡散散步, 喜歡晴天多一點, 喜歡溫柔的聲音, 你好,我是小宇。
記者 韓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