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理想‧自由-鄔定衡

從大學生失業率高、起薪又低說起。 許多高中生放棄一般的大學生活,選擇投入軍警體系,生活規律、薪水穩定,減輕父母不少學雜費的負擔,但犧牲了自由與理想。 鄔定衡,政戰學校心理系畢業兩年,畢業分發抽到海巡,目前是基隆和平島安全檢查所副所長。畢業後沒有歷經待業的過程,順利踏入社會,但是工作時間不自由,日夜顛倒,工作內容與所學的心理也大相逕庭,所以他打算重拾書本,考心理研究所在職專班,走一條自己想走的路。

理想‧自由-鄔定衡

報導/ 吳念慈  2007/12/23

近年來許多五專、學院改制,大學林立。今年八月,高中指定考科填選志願放榜,大學錄取率竟高達九成六;不少企業紛紛將求才學歷限制,上修到碩士學位,大學畢業生,已成為失業最主要的一群。行政院主計處公佈,九十六年十一月份,總體失業率為百分之三點八七,其中以教育程度細分,大學及以上失業率為百分之四點七一,居各教育程度之冠。經濟不景氣,大學畢業生起薪低、失業率高,許多高中生選擇放棄一般大學生活,轉而投入軍警體系;除了生活規律、薪水穩定外,也減輕父母在學雜費方面的負擔,但換來的代價卻是犧牲自由與理想。

 

鄔定衡與朋友出遊時的生活照。  照片來源:鄔定衡提供

 

日夜顛倒的生活  逐漸與理想背道而馳

鄔定衡,畢業兩年,正在當警察。政治作戰學校心理系,畢業分發,抽到「海巡」,目前是基隆和平島安全檢查所副所長。鄔定衡說:「是被高中教官,葉中華,騙進政戰學校的啦!」高中上軍訓課時,被教官的一席話所動,不像其他同學就讀一般大學,鄔定衡選擇了一條父母也都舉雙手贊成的路-─就讀政戰心理系。畢業後沒有歷經待業過程,順利與社會接軌;但是工作時間日夜顛倒,工作內容又與所學的心理大相逕庭,這一點令鄔定衡覺得與自己的興趣、理想漸行漸遠,且感到相當疲累。

鄔定衡說:「與其說我是海警,倒不如說我是掛警察階級的軍人。」一開始覺得當海警很好,每個月的薪水除了固定給家裡家用、自己零用以外,還足以挪一些出來買基金;這樣的待遇,比起一般國立大學畢業生、甚至碩士畢業來說,都還高出不少。當時間一拉長,鄔定衡發覺,當海警其實很累,而且他一定要做到三十歲。海警的工作內容,不外乎檢查出港船隻、在海上或路上巡邏,但工作時間卻每天都是日夜顛倒:巡邏必須到早上六點,睡覺時間則是六點到十一點,鄔定衡說:「睡很少就算了,還都熬夜,每天都覺得很累,身體都捱壞了,相較之下,我還比較想當個小小上班族,但求能養活自己就好,我還寧願比較自由一些。」

個性使然  使他選擇就讀心理系

當警察的時候,鄔定衡常在海邊撈到很多洋娃娃(他們稱屍體做洋娃娃),大部分是釣客不小心掉下去,但也有遇過兇殺案,他說:「每次看到白白、腫腫、爛爛的屍體,都會吃不下飯,不過就把它當作在做好事囉!」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遇到一個自殺的女生,後來才知道她有一點精神上的疾病,不願拖累家人,最後選擇自殺。每當家屬前來認領,激動、傷心的哭著,鄔定衡也會覺得非常難過。雖然與死者素未謀面,他也清楚明白這是工作內容的一部分,但難過的心情、低落的情緒,仍會影響他好一陣子。

鄔定衡本身的個性與他總是替死者家屬難過的同理心,是他當初選擇心理系的主要原因,他說:「我覺得心理很有趣啊!我喜歡聽別人說他們發生的事,喜歡當別人的垃圾桶、聽他們訴苦。」曾經去過很多醫院實習,像是松山醫院、北投精神病院、八里療養院等,跟精神病患做「晤談」;由於每種症狀都有一定的判斷標準,可以藉由聊天、對談進而發現他們患有哪些症狀,但這並非對談一、兩次就能夠判定的,必須長期觀察。

住在精神病院裡的,大部分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鄔定衡提到自己曾遇過一個案例,「他跟我說他腦袋裡有一個接收器,可以直接跟上帝對話,又說他有七十二個老婆,每個都住不同地方,他最喜歡的是林志玲…」一般人聽到這樣的內容,應該會覺得好笑、認為是無稽之談,但鄔定衡卻很有耐心的仔細聆聽,並加以記錄,他會記起患者所講的話,隔天再來考他們。鄔定衡說:「當你隔天再問他,他又會跟你說不同的東西了。不過我覺得跟他們談話很好玩,他們會講的天花亂墜的,明知是假的,但他們又說的很認真,會覺得他們其實很可愛。」 

重拾書本  繼續自己的理想

說到實習趣事,鄔定衡不禁感慨地說:「因為我們是軍人,上頭把我們分到哪裡,就得去哪囉!」無法學以致用,不能從事心理相關的工作,鄔定衡覺得非常的可惜。雖然警察被賦予公權力,盡心在為人民服務,但是當面臨情緒崩潰的死者家屬、毫無求生意志的人時,一樣束手無策。不想只以「存錢」為生活目標,鄔定衡打算重拾書本,給自己幾年的時間,努力報考心理相關研究所在職專班,希望將來能夠繼續心理方面的工作,直接幫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重拾失去已久的理想與自由。

記者 吳念慈
    BLOG:http://www.wretch.cc/blog/nian08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吳念慈,這是當我還未出生時,爺爺奶奶就為我準備好的禮物。雖然不像電視劇女主角那般高雅脫俗,又極易與某知名藥品聯想在一起,但我還是很喜歡它,喜歡這我來到世上的第一份禮物。 我喜歡運動,特別是排球。參與校隊的我,花很多時間、精力,來增進體能、提升技術,只是為了喜歡打球這個念頭。不認為自己稱的上是個運動員,對於體育新聞我也不慎關心,幾乎不曾瀏覽,反倒是一些生活化的議題,實用性高的新聞,或社會中小人物的故事,更令我感興趣。想跟大家分享不同人的生活經驗及樂趣,希望我的報導能帶給大家實用性的資訊,更希望讀者看完文章後能產生共鳴。
記者 吳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