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期

九局下半滿壘 沒有退路

導演運用與以往棒球國球電影不同的思維,讓觀眾更能透過電影與過去的歷史搭起連結。

九局下半滿壘 沒有退路

記者 林庭宇 文  2014/04/06

沒有退路,剩下的就只有往前一搏的勇氣。電影【KANO】描述在一九三一年日本殖民時代的台灣,一群由內地日本人、漢民族以及原住民組成的嘉義農林棒球隊,從原本默默無名的雜牌軍,到意外地闖進日本甲子園決賽,震撼了日本球壇。導演馬志翔運用與以往棒球國球電影不同的思維,不以賺人熱淚的固有形式描述故事,而是根據一段據實存在的史實,加上豐富的故事劇情張力,搭配現代拍攝手法,讓觀眾更能透過電影與過去的歷史搭起連結。


九局下半滿壘,沒有退路,剩下的只能是往前一搏。
( 圖片來源 /
三立新聞網 )
 

掌握節奏 出奇制勝

「一、二、三,攻擊,一、二、三,攻擊,或者一,二三,攻擊」。

展翅、俯衝加速、伸爪攻擊,電影中新任教練近藤兵太郎教導隊上王牌投手吳明捷的老鷹理論策略,目的是為了抓住打者的心態,強迫對手進入自己的節奏,當敵人無法猜透自己會投出哪種球路,對於好球或是壞球的正確判斷就會下降,勝利自然手到擒來。

【KANO】作為一部商業電影,其長度長達三個小時,比一般常見商業片多了一小時,這樣的冗長時間除非是特效大片,否則很難讓觀眾長時間專心於劇情中,尤其是以棒球為基底的專業知識電影,對於沒有棒球觀念的觀眾來說更是難以呈現。棒球運動電影中的元素不外乎是一場場的練習與比賽推砌而成的努力,最終開花結果而取得勝利,但如此相同的劇情推演,平鋪直敘的描述在過往國球國片中的確了無新意。

導演馬志翔同樣運用了類似的老鷹理論策略,掌握觀賞者的心態。原本的劇情編排上有兩條主線結構,一個是球員們遇到伯樂教練,開始了嘉農隊的艱辛歷程,另一面是嘉南大圳的動工,兩邊看似毫無連結的劇情不約而同地碰到阻礙,前者的種族歧視與經費缺乏,後者的當地居民不信任及天災,讓故事的情緒在前中段跌到了谷底,隨著嘉農隊奪得台灣全島優勝和嘉南大圳的完工通行,水圳閘門打開時萬水奔騰的壯闊畫面與大街上萬人空巷的盛況,兩份喜悅與歡呼聲重重打在觀眾心理,兩邊主線在此結合,成為一個嘉義人最值得誇耀的時代,在電影中段就讓電影情緒有了非常強烈的對比。


嘉南大圳在一九三〇年完工,編劇為求劇情張力安排,刻意在電影中延後一年好讓與
十七屆
甲子園大結合,這樣的巧妙安排雖與史實不符,但對電影卻是種加分的效果。
( 圖片來源/【KANO】電影劇照

【KANO】後段進入決賽時,最緊張的時刻,卻不用球場上主角吳明捷的心態來表達,而是用播報員的口白、嘉義民眾的期待、綠葉演員的話語等等,以多種畫面的重複剪輯,達成「蒙太奇」的手法,不用言語說明,用畫面自然讓觀眾能同樣體會比賽的緊張感。控制觀眾心情進而控制節奏,國外近幾年運動類型電影【攻其不備】、【魔球】皆有類似手法,顯現運動類型電影不再是一味的失敗、練習、挑戰成功同樣的萬年劇情走向,融合劇情片手法更能讓人印象深刻。
 

聲音 連結影像與感動

聲音的魅力所在,是能為觀賞者構築一個更為理想的畫面進而與影像重疊。一部電影能夠感動人心,除了劇本的催情程度外,適時的背景音樂才是打進觀眾心裡的關鍵。電影【KANO】中邀請日本知名配樂師佐藤直紀擔綱大部分的配樂創作,佐藤直紀也曾為許多知名日片【海猿】、【大和號】等作配樂。

作為片中最常出現的旋律〈熱火蔓延〉,以弦樂器作為開頭,加上法國號的吹奏表達出激昂熱血的澎湃情感,最後用鋼琴與弦樂表達溫暖情感注入心頭,如此的音樂情緒搭配了嘉農隊第一次的得分喜悅、第一次的全島優勝、凱旋歸國的畫面,也同樣感染了觀眾的心情。〈陽光的溫度〉則是在描述嘉農隊兩年來不斷辛勤練習的過程,輕快的木吉他,搭上電子音,表達練球時的過程,有汗水有淚水也有歡樂,在這一段,【KANO】難得表現出輕鬆愉快的電影氛圍,也是運動電影最常見的青春熱血之感。


〈熱火蔓延〉作為電影中最常出現的旋律,給人溫暖且正面的能量。( 影片來源 / YouTube

棒球球隊通常都擁有一首激勵自家球員的歌曲,以充滿力量的旋律讓球隊上下一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代表歌曲為台灣中華職棒中兄弟象的〈戰歌〉。嘉農隊的打氣歌〈小鳥之歌〉,是導演馬志翔自編的歌曲,輕快又有節奏的歌曲琅琅上口,雖是日文歌詞,卻有原住民唱腔的影子,這樣的文化交流下所產生的音樂,在【KANO】的主題曲〈勇者的浪漫〉中也明顯地表現出來。而由【海角七號】演員中孝介、范逸臣以及原住民歌手羅美伶、舒米恩等演唱,除了展現出打破族群藩籬的界線,也呈現了電影主旨之一。


〈小鳥之歌〉作為打氣歌曲(影片五十三秒處),輕快又富有節奏感。(影片來源 / YouTube

在沒有電視機的年代,聲音是最好的表達影像實情的工具,如劇中在廣場中聽著廣播放送的嘉義民眾,隨著播報員專業的播報球賽,字裡行間每一句的情緒都緊扣著嘉義人們的期待,從民眾的歡呼與失落似乎都能窺見其腦裡所呈現的影像。【KANO】讓觀眾們透過電影中人物的情緒表達看到比賽,像是在觀察另一群觀眾的心態而讓自己感同身受,這樣的手法新穎,也是聲音帶給人的驚奇。
 

編織整篇章節的綠葉

演員多的電影最擔心的就無法讓觀眾記得演員,【KANO】中許多支線的綠葉角色雖然與主線沒有太大關係,但導演卻常花上一段陳述或是臉部特寫來表達這群綠葉演員的心態轉變,讓綠葉在觀眾心中變得更立體,雖然讓主要劇情模糊了焦點,但也讓情感表現更為豐滿。

錠者博美,可以說是【KANO】片中背面的主角,電影一開始用倒敘手法,描述一九四四年因戰爭來到台灣的錠者,為了到嘉義看到曾經打敗自己的嘉農到底是生長在怎樣環境的一群人。在球場上被對手打到潰不成軍,而承認這群自己所認同的對手,錠者這角色的定位是非常特別的。導演安排他參與電影的開頭與結尾,並從憤怒、沮喪到釋懷的心態來敘述故事,另外稱職的綠葉還有由游安順飾演的農民,不信任水圳的農民到看到水圳開通結果的不可思議之感,導演用特寫鏡頭特別描寫其臉部情緒,以不同角度切入故事讓【KANO】有不同見解存在。


綠葉演員(右為八田與一)讓電影有不同角度的解讀。
(圖片來源/
【​KANO】電影劇照

可惜的是,劇中精彩的章節,如招募球員進入隊伍的畫面,卻用簡短且沒有陳述的手法帶過,或許是電影長度有限,部分劇情只能點到為止,來控制電影步調。 

【KANO】許多細心之處為近年國片中值得效法的。近年國片興起,除了以好的故事元素來吸引觀眾,更要有好的劇情才能讓觀眾買單,然而仍有許多電影是空泛內容,消費了過多台灣元素,卻沒能表達完整故事,期望國片能對台灣有更多瞭解,能有更深一層寓意在,便能讓台灣電影再向前邁進一步。

記者 林庭宇
我是林庭宇,名字雖然菜市場名,常和別人重複,但卻很容易可以記住。我喜好打球、喜歡運動,更喜歡耗費精力去作自己喜愛的事情。對於人稱大魔王課程的喀報,我雖然對寫文章不太在行,但希望喀報這堂課程能帶給我更不一樣的樂趣。
記者 林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