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我樂故我在 阿雞的音樂聯合國

一聽到「拷秋勤」這樣的樂團名稱,也許會覺得不知所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甚至有的人會聯想到台語的「打手槍」這類粗鄙的用詞。但其實拷秋勤是有相當深刻、典雅意涵的。拷秋勤是指農業作息「春耕、夏耘、秋勤、冬藏」中的「秋勤」,意指農家辛勤收割稻米,「拷」字則代表農夫手持鐮刀收割的動作。

我樂故我在 阿雞的音樂聯合國

報導/ 蔡昇峰  2007/12/30

一聽到「拷秋勤」這樣的樂團名稱,也許會覺得不知所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甚至有的人會聯想到台語的「打手槍」這類粗鄙的用詞。但其實拷秋勤是有相當深刻、典雅意涵的。拷秋勤是指農業作息「春耕、夏耘、秋勤、冬藏」中的「秋勤」,意指農家辛勤收割稻米,「拷」字則代表農夫手持鐮刀收割的動作。

 

傳統樂器出頭天 結合嘻哈嗆翻天

擁有這樣傳統而極具特色的團名,拷秋勤的音樂當然也不簡單。拷秋勤兩位創始人fishLIN與范姜,在嘻哈音樂創作上,結合對台灣本土文化的熱愛,組合成拷秋勤現在的曲風。拷秋勤的音樂風格將嘻哈音樂結合了河洛的北管、南管、歌仔戲,客家的八音、山歌,江南的黃梅調,北京的國劇、國樂,甚至於台灣早期民謠、勸世歌、台語老歌都是他們創作的素材,這可說是獨立音樂圈一個很特別的曲風,也可以說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曲風。有別於一般的嘻哈團體,拷秋勤最大的特色就在於傳統樂器的運用,而樂手「阿雞」,正是拷秋勤裡傳統樂器運用的重要人物。

▲拷秋勤樂團樂手阿雞

〔圖片來源:台灣樂團節官網

阿雞本名張瀚中,在國中時因為加入國樂班學嗩吶,而開始與傳統樂器結緣。升上高中以後,因為對音樂有著極大的興趣,加上國中時在國樂班所奠定的音樂基礎,讓阿雞開始嘗試許多國樂以外的樂器,並在高一時加入了口琴社。「高中的時候因為基礎比較好所以開始想學其他樂器,」阿雞說,「不過高二就回到國樂社了,因為口琴社的女生很醜…」也許就是這樣年輕人想吸引異性的慾望,加上對音樂的興趣,讓阿雞學會了許多不同的樂器,從鋼琴、大提琴、手風琴、口風琴、吉他、爵士鼓、嗩吶、笙、柳琴、阮…等等,東西方樂器都有所涉獵。

 

 街頭的音樂鬼才

  而與拷秋勤的相識,就要從阿雞在當街頭藝人時說起。「我那時候和幾個朋友在玩街頭藝人,就是上街亂搞那種,我拉手風琴,也有人吹小喇叭、彈吉他、打擊、唱歌…等,還滿有趣的。」因為在音樂上的才華和興趣,阿雞和朋友組了一個以bassanova為主要曲風的樂團,並取得了台北市街頭藝人的執照  ,到處表演。後來阿雞因為參加了金弦獎比賽,認識了教練樂團的成員,並受到教練樂團邀請,為他們用手風琴和嗩吶伴奏。而就是在這樣的契機下,認識了拷秋勤的DJ「j.little」。

「一開始先幫他們錄真實樂器,做sample,然後開始在間奏吹嗩吶。」由於阿雞對傳統樂器的熟悉,讓當時成軍約一年的拷秋勤對他感到興趣。拷秋勤希望的音樂就是要強調台灣本土文化,而最直接的方法除了使用河洛與及客語編寫歌詞以外,就是直接在音樂裡加入傳統樂器的編制。而當阿雞和DJ j.little認識以後,便受邀為拷秋勤錄音、做sample,諸如嗩吶、鈸、笛子、口風琴…等等,成為客席樂手。而隨著演出次數越來越多,參與比例增加,阿雞現在已經正式加入拷秋勤,成為拷秋勤的正式團員了。「其實我一直都算是客席樂手吧,只是參與比例越來越重。因為新的歌加了很多我的錄音跟想法」阿雞說。

 


拷秋勤樂團成員

 

雖然不是拷秋勤主要創作的靈魂人物,但是阿雞在拷秋勤裡也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因為阿雞在傳統樂器的造詣,讓拷秋勤能夠將來自西方的嘻哈音樂,融合台灣本土音樂文化的特色。對他們而言,嘻哈就是「創意」與「融合」,音樂上沒有任何限制,藉著巧思把所有古今中外的元素融合在曲中,並在對社會的批判以外,加入更深一層的人文關懷,配合勸世唸歌等的傳統音樂,創造出屬於台灣自己的本土嘻哈。

 
記者 蔡昇峰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四年級,主修數位媒體學程。國中開始玩樂團一直到現在。跟記者比起來,更想當一個rocker,總覺得彈吉他比寫字容易。記者和rocker其實是相當不一樣的兩個身份,記者對於事情要有客觀的眼光,公正的評斷;rocker則是說幹就幹,相當主觀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過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中試著取得一個平衡點,也許是一件有趣的事。
記者 蔡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