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期

睡覺那件小事

在迪士尼電影中,有一擬人化時鐘。我想,我非常需要這種時鐘,叫我起床、幫我計時,讓我得以多睡幾分鐘。

睡覺那件小事

秦洛芸 文  2014/04/20

「明天早上七點集合。」

從床上爬起到刷牙洗臉換衣服,快的話預計花費十五分鐘,加上買早餐十分鐘、走路到目的地五分鐘,鬧鐘至少得定在六點半。保險起見還要預留賴床的五分鐘,六點二十五起床,對於大學的我來說,是多困難的一件事啊!


在迪士尼電影【美女與野獸】中,有一擬人化時鐘,設定為管家形象。我想,我也非常需要這種時鐘,
不僅是為了叫我起床,更是希望能幫我計算最精簡的時間,讓我得以多睡幾分鐘。
 圖片來源 /Disney Cocktails


早睡早起 回不去的乖小孩

以前的我,比起現在,可說是超級無敵乖寶寶。想起從前,現在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我可以驕傲地說我從國小到高中從來沒遲到過,當然這光榮的紀錄到了大學就被打破。升上大學前,除了沒遲到過,我常常是班上數一數二早到的,甚至還曾管理過班級鑰匙,早上來開門。

國小的上學時間是到七點五十,那時的我往往是坐公車上學,但到了較高年級,我也開始嘗試走路。升上國中,因為有同學就住在我去學校的必經路上,就約著一起上學。國中七點半後就算遲到,從家裡出發大約要走二十分鐘的路程,加上我習慣性地早到,每天大約六點半不到就自己爬起床。

當然,我也很佩服我弟,跟我讀同一國中的他,是個「壓線達人」,因為貪睡,有過只花五分鐘就跑到學校的紀錄。

高中可以說是我最厲害的時期,特別是高中二年級時,回想起來都很佩服自己。高二的重點體育項目是排球,除了體育課有教之外,還有班際的排球比賽。全校二年級二十多個班級,只有四個場地可以使用,因此,場地之戰幾乎天天都在上演。

早晨可以說是練球的一個好機會,當然前提是要有場地,不然就只能在操場邊緣練習對打,還是多人打一顆球,畢竟球數也不夠。為了能有良好的練習環境,各班不擇手段就只為了佔到一個場。那時學校六點開門,但假如你六點十分到校,還不見得會有場地,十分之差,往往就決定了你之後的練習。

台北捷運六點第一班,因此,以捷運上下學的學生完全無法加入競爭者行列,幸運的是,我們班有人就住在學校附近,走路上下學,更重要的是,他也愛打排球,願意大清早起來搶場地。而我,也決定來熱血一下,雖然跟是否會搶到場地毫無關聯,但我打算盡我所能地早到。

於是,五點左右起床,衝五點半的第一班公車,大約六點十分到達目的地。有時,和同學坐在操場上,聊著天,看著太陽緩緩升高,有時,實在是過於疲倦,枕著書包,以天為棉被,就這樣睡到人聲鼎沸時。

如今回想起來,那樣熱血的生活,已經回不來了。


高中生活,可說是我最熱血的時候,許多往事值得回味。
這是我們班,外表看似平凡,但至今想起,仍意猶未盡。(照片來源 /黃欣怡提供


早起滋味 只能回味

上大學後,就不記得早起的滋味是什麼了,熬夜的體悟倒是刷新了不少。不完全是因為課業而晚睡,往往沒事坐在桌前,網頁進進出出也沒入眼多少資訊,整個人懶懶散散的,不想去洗澡,不想爬上床去睡覺。

寧可軟趴趴地用著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趴在書桌上,大腦一片混沌,眼睛眨阿眨的,狂打哈欠。但不知是不是習慣問題,看時間還不到一點,就是不想爬上床。

大學宿舍晚上十二點熄燈,燈熄後,感覺才是夜晚真正的降臨,總還要再摸個一兩小時培養睡意,更不用說在熄燈前上床,似乎在現在,已經成為傳說。

正因如此,常常白天精神不濟,或者是到了下午就容易疲憊,但不知為何,晚上一到,就是沒有想爬上床的感覺。


半夢半醒 超然之間

晚睡的結果,往往就容易昏昏欲睡,昏昏欲睡的時候,腦袋最不受控制。有時還能意外地得出些出乎意料的結果。

可能是百思不地其解的難題,可能是創作中的繪畫,可能是書寫中的文章,當清醒後再回頭欣賞,往往會訝異於當初自己究竟是如何想的,就像是被他人附身一樣,抑或是靈魂進入到某一神秘境界,忽地靈光乍現,文思泉湧,這是平日自己所做不到的。

其實這種超然的狀態,歷史上也有前跡可循。李白號稱「詩仙」,亦有「酒仙」之稱。他在酒香的環繞之中,半夢半醒,醺然間完成多篇流傳千古的詩作,非後人所能及。王羲之著名的「蘭亭集序」,也是在和友人一觴一詠間洋洋灑灑的揮髦而就,連本人自己都感嘆他再也無法超越甚至創作出與此並駕齊驅的作品。

雖然古人的半夢半醒間似乎都是因醉酒而造成的,但不可否認,在這種超然的時刻,有時會做出些驚人之舉。不過,這種驚人,會不會變成嚇人,往往在清醒之前是不會知道答案的。


睡覺這件事 因人而異

睡覺這件事,說小不小,說大不大。他是生命中的必須,但有人需要的少,有人需要的多。傳說,中國有「睡仙」陳摶,他飽讀詩書,精於易理,可惜考運欠佳,最終隱居山林。他主張以睡眠休養生息,相傳紫微斗數為他所做。對他而言,睡眠就是增進智商的一種方式。但對許多中國傳統的「聞雞起舞」、「懸梁刺股」者來說,睡眠往往是耽誤拖累學習進度的一大難關。


在中國,詩有詩仙,睡也有睡仙。陳摶他是唐末五代人,曾有一眠數日之傳說。
圖片來源 /sogou百科

對之前的我而言,睡覺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夜深入眠,早起上學,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但現在,或許大多時間是屬於自己控制,事情先後由自己安排,自由度瞬間增高,睡眠的多寡,變成必須考量的一件課題。

找了千百個理由讓自己不上床,因為懶、因為累不想動、因為事情沒做完。但我想,相對的會讓我想睡覺的理由,就是那麼簡單,因為疲倦。而提前的睡眠,只是避免自己遲到丟臉,避免自己一覺醒來發現錯過日正當中,白天已消逝了一半。

因此,再怎麼囉嗦,我還是乖乖定下六點二十五分的鬧鐘,不管多晚睡,不管多麼想仰天抱怨。希望隔天不要遲到。

記者 秦洛芸
秦洛芸,個性有時候很衝動有時候很保守,感覺上是矛盾的人,腦袋不知道都在裝什麼。總之,是個不太會自我介紹跟寫感性文的偽理性人士。
記者 秦洛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