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沒落的花煙巷弄-歸綏街

沒落的花煙巷弄-歸綏街

沒落的花煙巷弄-歸綏街

圖文/ 謝佳慧  2007/12/30

位於台北市大同區的歸綏街,曾是公娼館聚集的地方。日劇時期,總督府將之規劃為漢人風化區,不同於大稻埕「江山樓」的藝妓們,服務的是有頭有臉的客人;在歸綏街,娼妓們服務的是中低階層的勞動階級,夜晚一到,狹長的街道瀰漫著胭脂味,來往的人群川流不息。

2001年,前台北市市長陳水扁正式下令廢娼,強制取締性產業,歸綏街的娼妓們背負著性道德污名的壓力,只能流竄於社會黑暗角落,毫無生活技能的他們,成了四處躲藏的私娼,性問題不但沒有解決,昔日花煙巷弄的歸綏街也逐漸沒落。

 

 

 ▲一排座落於歸綏街上的二層樓建築,其斑駁的紅磚讓人想起過往的繁華,雜草叢生的圓拱彷彿訴說著歲月的滄桑。

 

 

 

 ▲沒有娼妓也沒有尋芳的男子,歸綏街上銀樓的生意就像倒在地上的招牌,一蹶不振。

 

 

 

 ▲昔日在歸綏街裡接送娼妓和客人的三輪車還在,彷彿看到30年代老上海的風華,只是當年的車夫如今已不在。

 

 

 

 ▲現代組合屋出現在老街上,雖突兀卻不覺奇怪,歸綏街早就包容著許多不被社會接受的人、事、物。

 

 

 
 ▲小小一條歸綏街上,充斥著多家按摩店,不論是「純」的還是「黑」的,不都是為了給人幸福的感覺?

 

 

 

 ▲「文萌樓」是當年人氣鼎盛的公娼館,廢娼後,在眾義工和前娼妓們的努力下,於2007年轉型成為「身心靈性/幸福雜貨店」,提供性諮詢、精油按摩、星座塔羅牌等服務,期盼除去被污名化的性道德。

 

 

 

 文萌樓的牆上掛著一張張身、心靈性/幸福輔導師的照片,成員包括社工、教授、研究生、前公娼等。

 

 

 

 ▼文萌樓的對面是由義工和學生組成「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旨在協助、關懷性工作者。義工佳君說,往年勞委會的多元就業補助協會四至五人的薪資經費,明年卻只補助一人,不知道一月一號後,協會還能不能撐下去?

 

 

 ▼公娼走後,歸綏街上的店家生意不再,隨處可見廢棄的攤車。

 

 

 ▲台北都市發展計畫欲將歸綏街一帶的老舊地區重新規劃、整舊復新,然而,我們只見企業蠻橫進駐、破壞老街,居民們只能任其擺佈,就像當年的廢娼政令,不顧公娼們死活一樣。

 

 

 ▲環境的壓迫、政策的殘酷,不知把多少公娼逼上絕路?而政客們在意的只是海報要印上哪些宣傳口號,「國強民富,長治久安」八字,在歸綏街裡顯得格外諷刺。

 

記者 謝佳慧
    姓名:謝佳慧  科系:交大傳播科技系四年級  E-mail:e-mail:ttttstttt2001@yahoo.com.tw   擅長美術編排、影片拍攝剪輯、3D動畫 關心科技新知、國際時事、影劇娛樂  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自己,覺得自己隨時都在改變。   不過也有些是從沒變過的。   最喜歡看蠟筆小新的漫畫。 最愛看卡通田中太郎。 最喜歡聽龐克搖滾。 最愛在身上亂穿洞。 最喜歡跟家裡的狗蛇吻 最愛把褲子穿到胸部下面   就是如此的沒大腦 所以暑假出了本叫「忘了帶大腦出門」的書      
記者 謝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