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期

原創漫畫 一窺歷史台島

一個蕞爾小島,何以讓大海航時代路過的葡萄牙人不禁讚嘆?漫畫家AKRU帶領讀者穿越時空,回到十九世紀末的台灣。

原創漫畫 一窺歷史台島

記者 王怡方 文  2014/05/25

一個蕞爾小島,何以讓大海航時代路過的葡萄牙人不禁讚嘆?早期福爾摩沙的樣貌在日新月異的時代下已無從想像,但是在漫畫家AKRU其首本漫畫創作裡頭,透過筆下角色的視角帶領讀者穿越時空,回到十九世紀末的台灣。

《柯普雷的翅膀》故事描述一名癡情的歐洲男子托馬,為了找尋來台探索之後卻下落不明的青梅竹馬莎夏,遠渡重洋來台並於尋人過程中與平埔族嚮導體驗與歐洲全然迥異的風俗民情,特別是台灣深山中的景色讓托馬心生讚嘆,還產生一種鄉愁。

在尋人的旅途中,當原住民嚮導斗斗展現所擁有的各種技能和廣泛的自然知識後,劇情的奇幻性逐漸展開。故事裡的福島,也就是福爾摩沙,深山尚未被開發的翠綠、物種、原住民宗教文化以及對自然的崇敬在本書皆有被提及,整體故事呈現恬淡的氛圍,讀者能夠平靜地反覆咀嚼AKRU細膩的筆觸。


故事以歐洲旅人到達台灣尋人作為開端,進而產生奇幻情節。
(圖片來源/
柯普雷的翅膀

文化之間 迸出火花

「咱們英國也有福爾摩沙啊」道出原先主人公托馬內心對這塊土地的想法,他起初認為台灣就只是個「蠻荒之地」,自己的國家也有比福爾摩沙更美麗的天然景色,有何稀奇?

但實際上,十九世紀末的台灣正值清領時期,天高皇帝遠,鞭長莫及,採放任式治理,當時為數不多的漢人與原住民部族共存,同時間外國商船停泊,傳教士來來往往,文化的多元性相當高。

作者AKRU正是用這樣特別的年代作為故事背景,讓主人公藉由與當地居民接觸、互動所產生的火花,讓讀者融入當時的時代氛圍之中,像是描述漢人嚮導對山地原住民的恐懼、斗斗總在每進入一個部落前燃起炊煙,詢問該部落能否進入,以及托馬帶著藥品上山做為過夜的謝禮,結果卻被認定是醫生等等的情節。

福爾摩沙的居民在英國人托馬的眼裡,沒有開化程度誰高誰低的種族比較,他沒有「番」和「中國人」的文化劃界,因為對於他而言都是如此不熟悉。只是這些人的熱情和笑容漸漸打破無形的藩籬,有趣的是,當今民眾在談到台灣有什麼特色時,除了喧鬧的夜市外,濃厚的人情味一直是被強調的重點,不禁使人猜測漫畫這樣的視角是否受當代印象所制約,還是台灣人情味從古至今都是外國人印象深刻的一環?

神秘力量 精靈護佑之所

隨著故事場景推展到中央山區,山中精靈的信仰開始被提及,例如大篇幅出現描繪莎夏能聽得見來自山靈的細語之情節。山靈象徵著原住民族對自然的崇敬,但隨傳教士來台後傳統泛靈宗教逐漸式微,山中精靈的聲音越來越少人聽見,而山靈為族民準備的「宴會」參與者也僅剩一半原住民血統的莎夏一人。顯見在文化頻繁交流後,有些自身的信仰與特色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消逝了,作者在故事中幽微地點出這個現象,而遠古以前深山與原住民族間互動所產生的傳奇故事,就這麼停格在文化交流以前。

而《柯普雷的翅膀》書名點出的是當初山林盛會的樣態,名喚喀布里的花瓣承風揚起,音譯轉換後成了所謂的「柯普雷的翅膀」,形容數百年開一次的花種,大肆地群起開花。這是作者的幻想情節,以突顯精靈的力量和蘊含在台灣山區的未知神秘。


飄揚的「柯普雷」帶給讀者神秘又有力量之感。(圖片來源/柯普雷的翅膀

作者處理該橋段時,採用遼闊的視覺效果,呈現植物突然受神秘力量影響而快速勃發,所帶給人的驚愕感,還有「翅膀」大量紛飛,數量之大掩蓋過人的視線,彷彿一場劇變,讓人措不及防。在尚未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盛會主人卻旋即送客,留給讀者無限想像空間。
 

本土漫畫 紀錄台灣事

該漫畫獲得民國九十七年行政院新聞局劇情漫畫首獎和最佳劇情獎,表現不俗,整部漫畫側寫台灣清領時期的風俗,多民族間的互動關係,更有自然生態的壯闊美麗,每個元素皆互相襯托,故事似是尋人卻也帶領讀者旅行,原本尋人該焦躁的情緒,悄悄地於美景間消逝。

作者更成功地用這樣輕鬆的敘事方式於漫畫結尾,卻有力地帶出台灣這座島將越來越開放,不再遺世而獨立,價值觀和想法會逐漸改變,恰如其分地與內容呼應、做總結,讓讀者思索那份油然升起的惆悵。


漫畫家AKRU特別喜愛有時代感的主題。
(照片來源/
數位典藏與學習電子報

結合歷史卻不偏重歷史,融入奇幻元素去形構出作者想表達的意涵,這類型的漫畫在台灣本土並不常見,但作者AKRU選擇這條路努力,之後的作品《北城百畫帖》也是建立在真實上的虛幻,展現昭和時代北台灣的生命力。

或許與作者曾修讀人類學背景相關,饒富人文意趣的細節在她的詮釋下,連恬淡的劇情也不會讓人疲倦,反倒勾起讀者對議題的反思。
 

台灣漫畫發展 指日可待

《柯普雷的翅膀》雖走歷史架空路線,但漫畫吸引人的元素卻也沒少,主角托馬是個西裝筆挺的帥哥、嚮導斗斗是綁著馬尾的大眼蘿莉,希望藉此吸引到對該漫畫主題沒有興趣的人的目光。

可惜的是,本作劇情較無明顯起伏,只帶點平淡的抒情,這種小清新路線似乎較難滿足讀者越發重鹹的胃口。除此之外,對於「翅膀」的描述也僅在末尾有交代,換句話說,前大段的劇情鋪敘對於書名並無太多著墨,讀者讀完或許會產生標題與內容關聯性的困惑,但以處女之作而言,表現已經相當有大將之風。

台灣近年來原創動漫聲勢崛起,以去年度的漫畫盛事「漫畫博覽會」為例,自由時報報導台灣原創漫畫在為期六天的博覽會上熱銷約五千本,雖不若日本漫畫動輒萬本銷量,但聲勢成長幅度仍是驚人,台灣漫畫市場潛力不容小覷。

除此之外,本土漫畫家人才濟濟,各個作品風格特色鮮明,例如韋宗成結合寫實與萌來嘲諷政治的犀利吐槽風格、彎彎以隨筆插畫為出發點,記錄生活中一籮筐的糗事,以及走綺麗夢幻的三月兔,而 AKRU則是以細膩工筆闖出一片天。

本土漫畫家們更遠征到國外漫畫節替台灣做軟實力外交,像是AKRU在二〇一〇年與另一名插畫家林青慧受邀前往法國參加國際漫畫節,靠著彩筆出頭天。台灣漫畫家逐漸打響名聲,更廣為人知,也吸引越來越多人勇敢地投入漫畫領域耕耘。由此,台灣原創漫畫的崛起與成功可說是指日可待。

 

記者 王怡方
終於來到了會被幼稚園孩童指著喊阿姨的年紀。得學會承擔更多事情。 對於不著邊際的事情常常手足無措,但卻往往做著那樣的夢。
記者 王怡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