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期

待開封 我的摩托車日記

我希望上大學之後,可以騎著摩托車,到想去的地方遊玩,但過程中,卻遇到許多障礙。

待開封 我的摩托車日記

記者 莊媛婷 文  2014/05/25

大學,對於受到學測指考壓迫的高中生來說,是個自由的象徵,離開家鄉,我嚮往的是無拘無束的生活,又怎麼能被不便的交通限制住呢?於是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我要學騎摩托車。


我希望上大學之後,可以無拘無束地騎著摩托車,到任何想去的地方遊玩。
(照片來源/
呢圖網

撞牆陰影 家門口的悲劇

然而,對於連腳踏車都不太敢騎到馬路上的我來說,騎車更是需要克服很大的障礙。在準備升大學的暑假,我找住在附近的表姊教我,用她那台輕型摩托車,應該比較好上手。

「你要先壓著煞車,按這邊的『start』,再慢慢地把煞車放掉。」表姊仔細地操作一遍給我看,我戰戰兢兢地跟著學。我們從我家門口前開始,騎到後面的停車場再繞回原地,剛開始,我騎很慢、很不穩,表姊耐心地在後面邊扶著機車邊叫我保持平衡。

「不錯喔,有比較穩了,那在試著多加一點油門。」繞了三、四圈之後,表姊稱讚並鼓勵我,我心裡雖然緊張,但仍暗自竊喜,第一次練習好像蠻順利的。

「那我們等一下轉回家裡那條巷子,就慢慢煞車,休息一下……」我繃緊神經,迎接第一次試驗的終點,可是速度好像快了點。「壓煞車,煞車!煞車!」表姊在後面喊著,我才發現我在最後一個轉彎時催了幾下油門,但為時已晚,摩托車已經迎面撞向我家對面那戶人家的牆上。

巧的是,我媽剛好要出門,親眼目睹這幕悲劇。她快步走過來,問我們到底發生什麼事,表姊和我尷尬地說起練車的過程,我媽邊笑邊為我不斷流血的下巴擦藥,幸好,表姊和我都還算平安,摩托車也沒什麼大礙,但這件事卻在我心中留下陰影。

從此之後,我便對騎車感到恐懼,也放棄當初進大學想要無拘無束到處走走的雄心壯志。除此之外,這件事還有另外一個後遺症,就是我的家人時不時就會拿這件事來嘲笑我,我只能自我安慰地想說他們是用心良苦地用激將法,希望我能繼續努力練車考駕照,但這方法一點用都沒有。
 

重新思索 騎車的必要性

然而,進大學之後,我又開始有些動搖。首先,新竹的交通真的很不方便,沒有機車,就必須要走路,或是搭一小時一班的公車才能到市區。若是在網路上找到不錯的餐廳,也不能想去就去,還必須先查查公車的路線和時刻表,才能安心前往。而參加社團或系上的活動,因為距離和時間的因素,有時候必須得要騎機車,每當在這種情形之下,我永遠都是乘客,久了還是會有點不好意思。再加上,社會上有許多工作都會附上「需駕照」這個條件,更是讓我擔憂。

另外,臉書上許多人的動態也讓我不堪其擾。許多同齡,甚至是比我小的朋友,只要一考到駕照,就會在臉書上跟大家發布這項喜訊,每每看到這樣的動態,我就會覺得很矛盾。剛開始當然是會按個讚恭喜對方,但漸漸地,也會開始思索,我這樣排斥騎摩托車到底對不對,想要去大賣場買個東西,不是要等小紅巴士(科學園區免費公車)就是必須麻煩別人載我一程,十分不便。


許多朋友在考到駕照之後,會在臉書上寫動態告知大家,也讓我產生矛盾。
(圖片來源/莊媛婷製)

升大三的那年暑假,和大學同學的宜蘭之旅,更讓我覺得百感交集。我們一行三個人到住宜蘭的同學家玩,其中有一個行程是到離她家不遠的海邊玩水。那個海邊說遠不遠,說近,也不可能走路過去,要騎車,她家也沒那麼多台,於是同學就開著他們家那台深綠色的小客車,載我們到目的地。在車上,我們三個雖然有點害怕,但還是安全的抵達。當時真的覺得,有個會開車的同學能載大家出去玩,真的很棒,也很方便。然而反觀自己,別說開車兜風旅行了,連騎摩托車去家附近的麵店買午餐都不行,對比實在是有點大。


升大三那年暑假,到大學同學家,他開著車載大家到海邊玩。
(照片來源/林婉婷提供)

雖然在練習的過程中受傷,造成我心中對騎車的恐懼,但在現實層面和周遭朋友與家人的刺激之下,我也慢慢開始思考騎車的必要性。
 

慢慢來或許比較快

但是說也奇怪,每次當我萌生想要練習騎車,然後發憤圖強去考駕照的念頭時,總會有事情讓我望之卻步。電視上不時會播報車禍的新聞,有時甚至是那種可怕的死亡車禍。而身邊的人也多少都曾發生過交通事故,種種意外都更讓我覺得,騎車在馬路上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除此之外,每次看到新竹光復路上車水馬龍的景象,我就會想說他們怎麼敢騎這麼快,甚至在路上鑽來鑽去,他們可以,但我應該沒那個勇氣。

另外,我的室友們也給我一個很好的藉口。我們一寢四個人,沒有車,只有兩張駕照,還都是同一個人的,這讓我感到安慰。每次吃寢聚,大家都同進同退,查好交通車的時刻表,就一起搭車前往,一路上聊天說笑,倒也十分愜意。有時候吃得太飽,也會一起散步回來,雖然偶爾會抱怨車很難等,但是不管是搭公車,還是走路,也都有不同於騎車的獨特風景。

常常會覺得,其實走路也沒什麼不好,但是當距離一遠,可就沒有那種閒情逸致,也沒有那個體力。而且,有照在手,也比較方便,至少到目的地的方式就多了一種選擇。但是,對我來說,這條路的障礙真的有點多,必須要一一克服。我會好好考慮考駕照這件事,但是真的不能貪快,免得又多一道陰影,只能慢慢來,很慢很慢。

記者 莊媛婷
大家好,我是莊媛婷。有點懶,喜歡自由。興趣是看書、看電視、看電影還有玩candy crush,所以造就了臉上那副鏡片很厚的眼鏡。而至於個性想法,全都在文字裡了,就慢慢欣賞吧。
記者 莊媛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