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期

《茉莉人生》體悟生命美好

在無彩的鏡頭裡,導演刻意安排許多不經意的巧思,而使得《茉莉人生》的寓意更為震撼人心。

《茉莉人生》體悟生命美好

黃夙蓮  2008/03/09

 

▲充滿智慧的外婆與小瑪琪對話,是這部片很重要的精隨。

《茉莉人生》(Perspolis),改編自瑪琪.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的自傳式漫畫 《我在伊朗長大》一書。 導演選擇尊重原著,以詼諧直接的對白,道出伊朗大時代的變動與老百性的無助。簡單的筆觸、黑白色調、加上異國風情濃厚的神秘感,使得這看似平淡無奇的動畫,令人著迷不已。

 

在獲得2007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後,這部片更以極具批判性的文本內容入圍了奧斯卡動畫獎,雖然最後仍不敵《料理鼠王》這種所謂傳統好萊塢風格的動畫,但其寫實、黑色幽默的氛圍,對於看似包容卻保守的美國已是一大挑戰。

畫面由彩色的機場開始,面對德黑蘭這樣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主角瑪琪遲遲交不出護照和登機證,一根沉思的菸將她帶進了黑白的1978年的德黑蘭:那一年,瑪琪9歲。

 

主角個性鮮明 故事寄寓深刻

她天生反叛、喜歡龐克、李小龍、更立志要當第一個女先知,她不只挑戰老師,更崇拜挑戰公權力的人,她的是個渴望自由、需要自由的人,幸虧她有一對開明的父母和一個富有哲理的外婆,總是能指引、守護著她學習獨立自主。

 

▲反叛的瑪琪,雖然讓父母頭痛,一家人卻也沒有壓抑她的想法。

 

但那卻是一個文化浩劫的時代,如同大陸文革時期或台灣戒嚴時期一般,所有前衛、自主的行為都稱之為道德淪陷,禁止任何不當的集會與敗壞風俗的活動,當然言論與思想更是全面封閉與管制。

在無彩的鏡頭裡,導演反而刻意安排許多不經意的巧思,而使得這些寓意更為震撼人心。舉例來說,一段述說著伊朗被西方強權操控的歷史,便很深刻。英、美兩大國,為了中東地區豐富的石油,一再干涉兩伊關係,甚至對兩造都提供武器打仗,好使自己坐享漁翁之利。以傀儡戲的方式演繹著西方列強與伊朗的關係,象徵著列強的控制與愚昧自私的傀儡政權,諷刺的意味濃厚。

在這雜亂的背景之下,做為一名伊朗女性被迫背負著極為偏差的對待:頭巾必須包好、裙子要夠長、跑步屁股晃動會被士兵質問,與男子有接觸更是絕對禁止,而片中闡述到的女性不平等待遇,彷彿三年前閱讀《活活燒死》(註1)一書的畫面再次傾瀉而出。為了避免瑪琪的性格惹事,父母決定將她送出國。

 

0
▲宛如抽象畫的畫面鋪陳,觀者更能體會到心靈深處的直接與深刻。

 

文明國度的另一種悲哀

在戰火連綿的伊朗,豈有自由可言,而歐洲的安定富足,卻讓他們可以暢談無政府主義、搞樂團、大談男女之情,然而瑪琪卻始終找不到認同感。她會講法文,就表示她是法國人了嗎?她潛在的內心極為害怕做一個伊朗人,因為伊朗人的形象,就是所謂宗教狂熱、互相叫囂的教徒。

 黑白畫面貫穿主軸劇情,使得彩色畫面出現時,特別值得玩味。而導演利用動畫片不受限的特性,運用許多意象的畫面呈現、自言自語式的表白、甚至是想像與上帝對話,都更能強化的表達出瑪琪內心的痛苦與矛盾。

處於文明進步的城市裡,瑪琪卻無所適從,更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情,在人人只關心既得利益的都會區,瑪琪不再是小時候那個充滿反叛與戰鬥力的女孩,她學會了冷漠、虛無,甚至討厭自己。直到她想起了出國前,父親曾對她說過:「別忘了你是誰,也別忘了你的故鄉。」瑪琪因而毅然決然面對伊朗人的身分,回到德黑蘭。

童年時期的搖滾背景音樂再次出現,瑪琪找回生命中的失落,重新成為那個積極、充滿生命力的人,但是一個以離婚收場的愛情,伊朗社 會容不下失去貞潔的女性,使她不得不再度離開,而這次離開,卻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外婆,那個在她生命中給予最多智慧與忠告的人。

▲片中難得一見的彩色鏡頭,卻不如黑白畫面鮮活有趣。

 

畫面再一次回到彩色鏡頭,影像回歸沉靜,瑪琪近鄉情怯,逃避著回去伊朗。她帶著行李搭上計程車離開機場,再度在異鄉遇上同一個問題:「你是哪裡人?」,這次瑪琪已經蛻變而大方說:「我來自伊朗。」

片子終了,一段小時候瑪琪與外婆的對話:「外婆為什麼你總是這麼香?」 「因為我把茉莉花放在胸罩中,就這樣我一整天都很香。」。一段看似簡短無意義的對白,道盡了瑪琪濃濃的鄉愁與懷念,也誠如外婆所說的:「忠於自我。」人性堅韌動人的那一面,就像這部片一樣,簡單、誠實卻沉重地烙印在輕描淡寫之中。

 

註1:《活活燒死》一書,為約旦女性舒雅德的自傳體小說。她以身為ㄧ個「家庭名譽罪 」而幸運逃過一劫的受害者身分,述說部份中東國家婦女所受的血腥暴行與無助。

茉莉人生預告片(以上圖片翻攝於茉莉人生電影官方網站

記者 黃夙蓮
黃夙蓮 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專長領域:新聞撰寫、專題寫作、電子報製作、影片拍攝與剪輯 關心議題:網路新媒體、媒體現象、性別、次文化 我喜歡看東西, 不管是電影、書、圖片、電視。 另外我喜歡蒐集一切冷門的東西:冷門電影、冷門書、冷門音樂、冷門圖片 幻想自己因此而成了冷門獨特的人而可以暫時脫離胡鬧的世界。 我也喜歡寫東西, 不過是在非強迫壓榨的情況之下, 現在正在努力強迫自己看完什麼都要留下點心得感想, 是有點累,但20年後的我應該會感到欣慰。
記者 黃夙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