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期

劃過世界的紅色十字

還是要再來一次2009年台灣演唱會的經典廣告:「人生有多少個二十年可以遺憾?」

劃過世界的紅色十字

記者 蔡少安 文  2010/10/03

 


目前的官方團員照。(圖片來源:JMA)

 

假總是商場必爭的時節,今年八月初在美國芝加哥舉辦的Lollapalooza音樂節倒是出現了一個日本樂團─X JAPAN;緊接著九月底,X JAPAN展開了「夢想中的」北美巡演。西方許多電視台如BBC、ABC還播出了與團長Yoshiki的訪談、前陣子樂團邀集樂迷在美國街頭拍攝MV、報紙與雜誌及網路上的專題報導,用各種形式在各種媒體大肆宣傳。如此多管齊下的宣傳手法,吸引到了新聽眾,也讓老樂迷再次嘆道,「果然是 Yoshiki這傢伙的作風啊」。

 

X JAPAN早先於2007年宣佈復出,2008年三月在老地盤東京巨蛋開了復出後的第一次演唱會,接下來宣佈了世界巡迴行程,要完成當年「進軍世界」的計劃。會這麼執著於此的大概只有日本人了。

 

但「本質」究竟是什麼?

 

 

 

是X,還是X JAPAN?

 

X JAPAN是日本神級的搖滾樂團─行銷公關會這麼說。X會被奉為神其實是因為他們也是人,是他們一路走來的種種讓他們成神的吧。

 

回顧歷史,X早於1980年代便開始活動。歷經了一段顛沛流離的歲月,樂團陣容安定下來大概是1987年的事。短短兩年後正式出道進入主流市場,便把日本樂壇鬧得天翻地覆,一如他們當年在live house打拼時的作風一般。

 

1992年年初,X在東京巨蛋舉行了連續三天的演唱會後,月底就發了一份新聞稿給媒體,公佈Taiji離團的消息。Taiji是X的bass手,舞台風格強烈而鮮明;獨樹一格的旋律線不僅再為X華麗的guitar line增強背景,也強化音樂的「戲劇性」,讓聽眾感受到躍動的活力。X前期與後期的音樂性差異,可以說就是差在Taiji吧。而那連續三天,有著非比尋常張力的邁向破滅的演唱會,或許才是X真正的「The Last Live」?

 

 

 


X On The Verge of Destruction─Week End(來源:YouTube) 

 

1993年的X JAPAN RETURNS演唱會,新的貝斯手Heath初登場。演唱會上唱完了Week End〉,舞台上只剩下Toshi,然後他在一陣槍聲中倒下(舞台效果)再出場的時候已經把倒豎的頭髮放了下來那個怒髮衝冠、憤怒的Toshi已經死了就如評論家說的,那個時候的X已經不是以前那個X了。

 

事實上從此以後X的風格確實有了很大改變。音樂性上,有人說是「軟掉了」大概是指缺少了Taiji,再加上Toshi唱腔和個人心境的改變,音樂整體變得有些太薄了吧。

 

 

 

Yoshiki

 

X另一個特殊的是歷年來的作品:放眼望去幾乎都是出自Yoshiki之手。而傳唱最廣,以及當今演唱會「碩果僅存」的表演曲目,更盡是濃濃「Yoshiki美學」味道的作品。早期還在地下樂界時的《Vanishing Vision》,正式出道後的《BLUE BLOOD》、《Jealousy》, 基本上都是硬搖滾和速度金屬。但慢慢地Yoshiki的個人風格開始滲透,進而演變成整個樂團的風格;甚至除了音樂性以外,最終Yoshiki的形象成了人們對樂團各方面的印象和認知。《Jealousy》可算是一個分水嶺,也許Taiji離團後便再沒人擋得住Yoshiki的節奏了吧?1996年《DAHLIA》之後,便是樂團的解散。從正式出道算起十年,榮光的軌跡。

 

 

 

X JAPAN WORLD TOUR ASIA Live in HONGKONG─Tears(來源:YouTube)

 

X的作品打從還是硬派的地下時期開始便有著ballad的成分,到了後期ballad甚至變為樂團一個重要的元素。這依舊是Yoshiki的原因,應該說Yoshiki的作品一直都有ballad的元素,而且隨著樂團不同時期遞嬗越來越明顯。Yoshiki的抒情曲除了搖滾樂團基本的編制外,常加入管弦樂器強化音樂的背景,也營造出他個人獨特的曲風,姑且說是混合了淒美、哀傷、愛、死亡等種種的「蕩氣迴腸」的氣勢吧。但他老兄最近卻在SHOCKHOUND的訪談裡說這些ballad是唱片公司的主意,「I can do it, but I hate doing it.」,這又是另一段說來話長的故事了。

 

 

 

Introducing, X JAPAN...

 

Yoshiki在1998年hide過世後曾寫過一首鋼琴曲〈Without You〉紀念他,2008年復出時的奪魂鋸第四集主題曲〈I.V.〉,2009年同樣是首緬懷hide作品的〈Jade〉,2010的也許是為了北美巡演作的〈Born to be Free〉, 目前的新曲就是這些。和一般市場的步調不同,X早在1990年代時便曾有過六年沒有出專輯的紀錄,復出後截至目前為止也沒有正式發行單曲或是專輯。另外, 不算入剛開始的北美巡演和2009年的香港和台灣演唱會,也已經在日本舉辦了四次共九場的演唱會。因此招致的另一個批評便是陷入停滯。

 

仔細看看節目表,X的曲目和演唱會大致流程已經沿用了十多年,而後期樂團的演出幾乎是由Yoshiki主導。套句Toshi在1997年樂團解散後說的,「X已經是Yoshiki的樂團了」。即使Yoshiki的作品從來不大量量產,能維持高品質,但復出後每次演唱會頂多只有一首真正的新曲難免略顯不足。

 

2008年的復出演唱會有時隔10年的再會,2009的東京巨蛋演唱會有令人感到緊繃的龐大氣勢,2010北美巡演前在日本的演出就有比較多雜音了。有批評的聲音問道,「花了11000日圓買門票結果實際上只聽到不到十首歌,實際演出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看到兩天的演出都顯得沒什麼精神、臉上表情漠然的PATA,老樂迷甚至揶揄道,「PATA是X最後的良心!」。

 

 

 


2010年8月14日在日本橫濱日產體育場的演唱會
(PHOTO BY Hiroshi "HEATH" Morie)

 

對新樂迷來說,不論新曲或舊曲都是新鮮事,但是對老樂迷來說已稍嫌老套,甚至在暑假的演唱會後萌生「被騙了」的感覺。在X許多名曲都已成為定番的情形下,不論是要如剛復出時說的,只是想畫下個完美的句點,或是依照最近的想法繼續幹下去,「新把戲」或許是下一步要想的吧。

 

 

 

「1992之前他們是五個仰天大笑的搖滾小子,而不是1996之後那個一想起就令人傷心的神話」

 

說到某些方面音樂性的喪失之前,得先談談Yoshiki。

 

Yoshiki不斷地在他的音樂裡談論「生」與「死」這兩個主題,樂曲裡的主人翁陷入精神的掙扎、錯亂,然後死亡,接著在晨星閃爍時重生,邁向明日。

 

當然邁向明日不代表皆大歡喜的結局,而是繼續下去的旅程。

 

 

 

   
X JAPAN THE LAST LIVE─Rusty Nail(來源:YouTube)

 

1997年年末的解散演唱會被封為要認識X必看的演唱會,許多樂迷都無法忘懷第一眼感受到的那股無言中奔瀉而出的各種情感。

 

也許正如樂迷說的,Toshi經過了十年的旅行,而種種心結和困難也一一克服的當下,對歌曲的詮釋和聲音的掌控更加得心應手。但,X音樂的本質是悲傷的,有著如此本質的音樂在1997年的The Last Live中登峰造極。現在的X已經不是以前那個X了,不論是以前那個搖滾精神的X或是後來在Yoshiki主導下的X。現在帶著新的心情上路的X,怎麼可能再唱得出那個悲傷呢?

 

The Last Live的〈Rusty Nail〉之所以經典是因為Toshi唱出了Yoshiki歌詞裡的意境─死與新生,精神世界無盡的掙扎,還有,永遠銘刻於身的哀傷;但是復出後的 Toshi常常把歌詞與歌詞切斷,整首曲子變成有氣無力的斷簡殘篇,聽起來總是不協調和不過癮。雖然放下了哀傷,但是音樂本身似乎也難以避免地變形了。

 

 

 

その、 そのバンドなわ、 エクス・ジャパンです
那‧‧‧就是,X JAPAN                                                                                  ─Toshi《The Last Live》

 

人學有所成,老了之後,即便是對於自己的專業,也會變得從很宏觀的角度談,因此很多時候年輕一輩會覺得和他們說話、問問題不得要領,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回答,而是聽到一些空談。現在樂迷所面對的就是類似這樣的情況吧。

 

不管X接下來怎麼走,終歸是彼此各自的旅程。樂團的旅程,樂迷自己的旅程。真相是什麼也許X知道就行了吧,不是我們所認知的真實,而是他們知道的屬於他們自己真正的真實。

 

記者 蔡少安
清晨六點的經國大橋 沒有喧囂的車流 只有七點即將轉為炎熱前的清風和自己留下的軌跡。 每一天每一天,彷彿被什麼追趕著度過。 什麼時候可以上路去尋找最佳地點?
記者 蔡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