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

肺結核─可怕不可怕

可是我怕

肺結核─可怕不可怕

記者 沈昭邦 報導  2008/03/16

日,一輛X光檢查車開進了交大,在平靜的校園中非常顯眼,原來是有一名學生感染了肺結核遭到隔離,也因此跟他有高度接觸的師生們,都被強制檢查,所幸最後結果顯示並沒有人受到傳染,最後這名學生也順利出院。

 

台灣疫情較嚴重

根據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的資料顯示,肺結核依舊是台灣法定地區法定傳染病中感染人數最多的疾病,且疫情是日本的兩倍,更是美國的十倍,顯見台灣在防治肺結核上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事實上,在台灣還有另一群人,自己感染了肺結核卻不自知。

最大的原因,就在於病人並沒有早起診斷治療。新竹市東區衛生局的劉秀玲表示,肺結核的症狀和感冒極為相似,一般小診所無法檢驗出來,更容易被民眾給忽視,往往都是病情惡化,去大醫院照了胸腔X光才知道,「只要連續咳嗽三個禮拜以上,就一定要去大醫院檢查,最好是驗痰,不然就去照光。」劉秀玲強調。她也表示,肺結核的常見症狀還包含了食慾不濟、體重下降、容易疲倦與發燒等等。

除此之外,病患沒有持續的服藥也是肺結核病人居高不下的原因,劉秀玲表示,其實肺結核不難醫治,規律且持續的服藥,是將結核病菌趕出體內唯一的辦法,可是由於服用藥物的時間長達六個月以上,服用後的後遺症很多,包含頭痛、肚子痛、噁心、想吐、沒有食慾、肝功能下降等等,因此常有病人出院之後無法持之以恆的服藥,導致結核菌產生抗藥性而更難治癒。

 

不管颳風下雨,新竹市東區的關懷員孫惠美每天七點就要開始拿藥給他管區各個肺結核病人吃。(攝影/沈昭邦)

專人按時送藥

新竹市東區衛生所關懷員孫惠美就表示,沒有規律服藥的情形又以老年人居多,當這些老年人吃完藥之後覺得不舒服之後,很容易產生抗拒感,也因此,每一位病人都會分配到一位關懷員,而關懷員的任務,就是每天帶著藥到病患的家中,並看著他把藥吃下去,並提醒他按時到醫院複檢。不過她也表示關懷員也不能天天盯著病人,週末假日的時候,就只能請病人家屬擔任志工來做監督,「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病人自己要有完全治癒的決心與毅力。」孫惠美表示。

 

認知不足產生問題

對肺結核的病人來說,雖然定期服藥就可以根治,但是親友同儕間異樣的眼光,卻是他們沒辦法控制,且比藥物的後遺症感到更加煎熬的,由於一般民眾不了解肺結核,因此對於周遭的肺結核病患,難免會加以防備,新竹市東區衛生所關懷員孫惠美就表示,她手邊就有一個案子,一位國小的肺結核病患,出院後不僅受到同學的嘲笑,連同學的家長也一致要求他戴口罩,讓這名病患飽受委屈。

交大另一名曾患過肺結核的陳同學,也表示得病時最煩惱的,就是出院後不知該如何面對同學的眼光,不過所幸衛生所與學校衛保組,不僅有協助照光,還幫同學們上了一堂認識肺結核的課,讓他出院後的校園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跟同學相處也十分正常。

衛生相關當局在肺結核的宣導上花了很多工夫,新竹醫院裡隨處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文宣。(攝影/沈昭邦)

 事實上,肺結核也並不如民眾想像得如此可怕,行政院衛生署立新竹醫院胸腔科的主治醫師朱曦就說:「並不是所有肺結核都會傳染。」他表示,肺結核又分成開放性與非開放性,只有開放性的病患才具傳染力,不過受感染的機率也只有十分之一,「一般來說,只有身體抵抗力差的時候,受到肺結核感染才會發病。」朱曦說:「而且肺結核是可以百分之百根治的。」

同時朱曦也更進一步說明表示,只要被發現是肺結核,病人一定會馬上被隔離兩個禮拜,並再次進行照光與驗血的動作,經過醫師診斷之後才能出院,儘管肺結核病人出院之後仍需持續服藥,但只是將體內的肺結核殺死,病人本身已沒有傳染力,因此周遭的親友們都可以放心。

記者 沈昭邦
  「好好的一個人幹麻去當記者?」「X!腦殘妓者!」這些是現在網友們常用的術語。   曾幾何時記者彷彿政府官員一般,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搬弄是非、危言聳聽,是多數人對於記者的看法。但承受著長官壓力的記者們,又何嘗不是滿肚子委屈?   〈瘋癲看世界〉,是我的筆名。也許平時看起來瘋瘋癲癲不太正經,其實我一直在默默的觀察,觀察這個世界,並默默的對每個事物給予評價。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一面,不正是記者所需要的嗎?   社會議題,是我一直所關心的項目,希望我這種不同的報導角度,能夠帶給讀者們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思考。   瘋癲的報新聞,但是該有的程序可不能隨便,該有的採訪、資料蒐集可少不了!假如讀者對於我的新聞有所意見想法,歡迎來信指教:bombinkfc@hotmail.com
記者 沈昭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