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

《飛天小女警Z》 超「萌」新造型

首次亮相的日本版飛天小女警引起觀眾好奇,也引發了兩極反應,原本只有二頭身的小女警們全變成身穿迷你裙的長腿美少女,讓喜愛日本動漫的觀眾直呼「好萌!」,日本版動畫更一改原著設定加入了日本少女動畫永遠不能少的「變身」元素。《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除了沿用原著的角色設定外,似乎和美國卡通頻道原創的《飛天小女警》毫無干係。

《飛天小女警Z》 超「萌」新造型

鍾瑄  2008/03/16

 

 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中小女警變成身穿迷你裙的長腿美少女。

2008年1月21日全新版本的《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在台灣首播,首次亮相的日本版飛天小女警引起觀眾好奇,也引發了兩極反應。原本只有二頭身的小女警們全變成身穿迷你裙的長腿美少女,讓喜愛日本動漫的觀眾直呼「好萌!」,日本版動畫更一改原著設定加入了日本少女動畫永遠不能少的「變身」元素。仔細一看,《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除了沿用原著的角色設定外,似乎和美國卡通頻道原創的《飛天小女警》毫無干係。

 

《飛天小女警》 美國原版

1995年在美國首播的《飛天小女警》,是由糖(sugar)、香料(spice)以及美好的事物(everything nice)與不小心加入的化學物X(chemical X)所製造出來的完美小女孩。三個年僅六歲的小女孩花花(Blossom)、泡泡(Bubbles)、毛毛(Buttercup),運用超能力聯手打擊犯罪、保護小鎮村(The City of Town- sville),是一教導孩童分辨善惡的優良卡通。1998年推出固定一週播放六天的系列影集後,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兒童卡通節目,曾多次獲得美國艾美獎「傑出卡通劇集獎」提名,目前更以高達14國語言在世界各地的電視台播放。

 

《飛天小女警》,是由糖、香料以及美好的事物與不小心加入的化學物X所製造出來的完美小女孩。

Powerpuff Girls(飛天小女警)》的創造,來自對「Powder puff」一詞的反動。70至80年代美國開放女性參與傳統上專屬男性的運動,進而出現了輕蔑女性的「Powder puff(粉撲運動)」一詞,原創者克洛格.麥克奎肯(Craig McCracken)便將原名為《狂歡女孩》的飛天小女警更名為Powerpuff Girls,強調小女孩也能擁有超強能力。

 

劇中刻意將邪惡角色都設定成男性,如魔人啾啾(Mojo Jojo)、壞死幫派(The Gangreen Gang)以及有點娘娘腔的「他」(Him),每集都固定在卡通中上演頭破血流的悲慘戲碼。另一方面,創造女孩們的尤教授,在卡通中父兼母職、是個富有母愛的男性角色;個性軟弱、有點脫線又不太可靠的小鎮村市長,是個毫無魄力只會打電話求救的老先生。比較之下,他們都和三個力量強大的小女孩形成強烈的對比。 

《飛天小女警》變身  日本大改造

為了符合日本觀眾的胃口,也為了一振《飛天小女警》在日本的低收視率,日本東映公司推出日本動畫風格的《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出ましたっ!パワパフガールズZ),13歲的赤堤桃子(赤堤ももこ)、豪德寺都(豪德寺みやこ)與松原薰(松原かおる),因突發意外照射到了化學物Z(chemical Z)變成擁有變身能力的不平凡少女,然而,化學物Z的外洩也使東京市出現許多擁有超能力的大壞蛋,於是她們決定靠變身能力保護東京市,成為「愛的力量、正義的化身」。 

 

迸發出無限閃光、愛心與緞帶的華麗變身,是所有小女孩都無法抵擋的夢幻招式。

初登場的飛天小女警Z最令人在意的當然是角色造型,《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沿用了日本動漫慣用的角色設定手法:背心、手套、迷你裙、修長的身形配上長長的雙腿。看到了變身後的超能花花、旋轉泡泡以及強力毛毛,都讓觀眾不禁讚嘆日本人的改造功力,幾乎完全顛覆了原先的《飛天小女警》雛型。

 

其中,「變身」是促成《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很「日本」最大的原因,「變身能力」已經成為日本少女動漫絕對不能少的元素,1992年講談社少女漫畫月刊なかよし(Nakayoshi)連載的《美少女戰士》(美少女戦士セーラームーン),奠定了日本少女動漫畫的變身模式,高喊變身名稱後,不斷旋轉地自動換裝、搭配了可愛的髮型與配件,連帶迸發出無限閃光、愛心與緞帶,幾乎是所有小女孩都無法抵擋的夢幻招式。這似乎也成為此類動畫成功的可靠路線,日本2003年愛知電視台推出的《真珠美人魚》、2004年東映公司的《光之美少女》,不僅在日本,在台灣也創下不錯的佳績。 

 

印度版蜘蛛人帕維特•普拉哈卡(Pavitr Prabhakar)改用「瑜珈」制敵,連服裝都很印度。(圖片來源:美國卡通 亞洲翻創 )

 

同樣是變身,與美國動漫的蜘蛛人、蝙蝠俠完全不同,同樣穿內褲造型的戰鬥服,用在不同人物身上卻創造截然不同的效果,《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在美國播出也頗受好評,讓美國動畫界不禁擔心日本動漫的恐怖蔓延力。

改版移植  利弊共存

事實上,角色移植改版不是第一次,為了讓卡通人物能在不同文化中生存,製作公司很歡迎這種「再製造」,以符合不同地區的觀眾口味。像是原先使用蜘蛛絲的蜘蛛人彼得•帕克(Peter Parker),在印度版蜘蛛人中變成使用「瑜珈」制敵的帕維特•普拉哈卡(Pavitr Prabhakar),仍舊努力剷奸除惡、維持正義;原來在美國兒童頻道Nicktoon敎授西班牙文的Dora,為了因應全球化下的美國文化,Dora搖身一變成了許多小朋友的英文老師。

改版移植對一部作品來說似乎是好事,藉由不同製作者的文化背景,加入了許多新穎元素,然而《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卻也使《飛天小女警》成為日本動畫產業制式化生產下的犧牲品。《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看不到原創者對善惡不定的矛盾描述、看不到細膩的性別定位,論動畫風格,美國版的《飛天小女警》不如日本動畫來得細膩、漂亮;論劇情內容,15分鐘一集的飛天小女警》,快節奏的戰鬥場面、單純的劇情設計,更能表達《飛天小女警》的主旨:善惡並非這麼好拿捏,如原創者克洛格.麥克奎肯(Craig McCracken)所說的:「英雄不是絕對的善,壞蛋也不是絕對的惡…因為每個人都有好的本性和壞的本性,只看你怎麼選擇。」

《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遺忘了《飛天小女警》的初衷,劇情走向如同過去同類型的日本動畫,善惡兩邊戰鬥後趨於平靜,日復一日、每集都用相同模式發展。過於光鮮的外表,反而模糊觀眾的焦點,也讓人覺得日本的相關動畫總是換湯不換藥,不過就是不同角色、不同戰鬥服,做一樣的戰鬥罷了。而《新登場!飛天小女警Z》像是日本美形動畫角色,穿上《飛天小女警》角色設定,做著跟美少女戰士一樣的事情。
 
但是換個角度想想,能看到不同版本的《飛天小女警》,除了讓觀眾一飽眼福,也能享受兩種不同文化、不同角度的動畫呈現,若非動畫人才的努力,我們不會這麼幸運,能有機會看到兩種精心設計的完美小女孩,維持正義讓世界更美麗。 

記者 鍾瑄
鍾瑄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生,新竹人。 擅長電腦繪圖、人物插畫,插畫內容大多為孩童、聖經故事或另類愛情觀,喜歡描繪人體的線條與體態,風格介於日系插畫與美式漫畫之間,認為畫作跟文字一樣能夠紀錄生活,雖然大部分時間偏重圖像思考,也嘗試用文字書寫,文字平實、不加雕琢,希望創造出的文字與圖畫深具意義卻又平易近人。 對藝術有濃厚興趣,平時多涉獵相關書籍、雜誌與電視節目,對漫畫、插畫、卡通動畫等新知都有興趣。最常收看給小朋友看的卡通片,期望自己就算長大了也能保有孩子般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並且透過繁複的筆畫線條、簡潔的文字意象表達自己的看法、給他人帶來感動。 Email: hsuaninc@gmail.com
記者 鍾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