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

學生住宿 機率決定一切?

住宿權 住宿舍 住校外 面面觀

學生住宿 機率決定一切?

記者 汪承漢 報導  2008/03/16

 

交通大學男生宿舍一隅。攝影/汪承漢 

 

「你有抽到嗎?」「有啊有啊!」「我沒抽到…...」這是最近幾週交大學生見面時最常聽到的話題,所討論的正是有沒有抽到住宿權,因為這關係到未來的一年會不會有宿舍住,對於交大的學生來說,抽住宿權算是一學期中非常重要的事。

交通大學的住宿權抽籤辦法,是由學生上網登記取得序號,過幾天之後登記的系統就會關閉,不能再提出申請,然後系統就會進行分發;第一階段出來的結果就是確定學生有沒有住宿權,有住宿權的,就可以放心的去選宿舍,不必擔心下學期沒有地方住,但是沒抽到住宿權的同學,命運可說是大不同,運氣好的可以等候補,下學期開學後或許就可以有宿舍住,但候補的名額有限,候補序號太後面的,就只能選擇在外面租房子,或者偷偷住在同學的寢室裡。

偷住同學的宿舍是違反住宿法的,而且真的不太舒服,只能在地版上打地鋪,房間也不是非常的大,想要上網做作業,運氣好有筆記型電腦的人可以選擇在宿舍的讀書中心或餐廳上網,沒有的人只能等室友睡覺的時候才能使用網路,整體來說住宿的品質並不是很好。

校隊擁有宿舍優先候補權

其中要特別提到的是,學校的校隊同學具有的一項權益就是優先候補權,由於校隊的同學平日練習辛苦為校爭光,加上比賽期間需要密集的訓練,住學校是比較方便的,因此學校給予校隊同學優先候補的權益。籃球隊材料系大二陳思漢表示:「公佈住宿權的時候我沒有抽到,還好有校隊的名義可以提出優先候補,開學之後很快就可以分配到宿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同為籃球隊的傳科系大三生,陳濡群就沒這麼幸運了。由於申請住宿權的那段時間逢清大、交大兩校之間的梅竹賽,身為主力球員的他積極備戰,因而「忘記」申請住宿權,因此也喪失了優先候補的權益,只能選擇在外面租房子,陳濡群說:「住外面是感覺還好啦,因為之前三年都是住宿舍,可是想到上課或練球都要提早起床然後騎車到學校,還要從車棚走到教室,想到就覺得好痛苦。」

傳科系大三的沈昭邦則是在申請住宿權的期間生病住院,因此沒有得知要抽住宿權的訊息,因而錯過時機,對於這項疏失,他有點難過的表示:「大二、大三連續兩年沒抽到住宿權,想不到大四竟然還是這種結果。」他也曾經到住宿組反應過,但住宿組組長喬治國表示這種情形只能當作特殊個案在會議中提出,或許有機會可以安排優先候補,但機會不大。喬治國更指出:「很多學生都是忘記申請住宿權,跑來申訴,但這沒有辦法,因為規定寫的清清楚楚,學校網站上都有公佈,宿舍也都有張貼告示,也都有寄電子郵件通知學生,抽籤是公平的,不能罔顧其他學生的權益。」

住校外 房租驚人

那麼住宿舍和住校外的差別在哪裡?新竹市的地價因為竹科的關係,本來就高,如果學生要選擇在清交兩校附近租屋,那房租更是高的嚇人,並不是每個家庭都可以負擔。再者,住在校外雖然可以享受到更大的自由,不會像宿舍一樣十二點熄大燈,吃飯的選擇也大於學校餐廳,但通勤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每個月所耗費的油錢大增,要上課也必須提早出門,在通勤上就花了不少時間和金錢,電工系大二黃召穎表示:「之前住校外,上課就常常遲到,而且排課必須排的很滿,不然中間有空堂不知道要幹嘛。」

住在校外,有時也會面臨到一些自己無法解決的事情,而感到無助。傳科系大三沈昭邦就表示他現在住的房子,隔音不好,隔壁住一位作息正常的工程師,有一次在他的門縫塞了一張打滿滿的字的A4 紙,內容是警告他講話太大聲,打鍵盤的聲音會吵到他。面對如此趨近無理的警告,沈昭邦淡淡的表示:「我晚上講話幾乎都用氣音,結果他還是覺得我吵,白天的時候能叫我不講話嗎?他的打呼聲也影響到我,我有時候在學校弄功課比較晚,回去不敢洗澡,就怕吵到他…」

這幾年交大新成立的系所增加,收的學生人數變多了,但宿舍並沒有增加,所以導致越來越多的學生沒有宿舍住,這點在男同學的身上特別明顯,但校方短期之內似乎沒有興建新宿舍的計畫,校方應研擬出更多的方案,讓比較沒有經濟能力的大學部學生,或者家境比較困難的學生有優先住宿的權利,但長遠來說,興建新的宿舍,似乎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校方在每年學期末將多餘的預算拿來「大興土木」的同時,似乎該多多考慮將錢花在學生身上。

記者 汪承漢
姓名:汪承漢 我的名字是汪承漢,綽號是高各,會使用Premiere進行簡單的剪片及後製、簡單FLASH動畫製作。本身是籃球校隊,因此對於籃球的議題相當有興趣,包含NBA、國內籃球SBL、國際賽事、等籃球相關新聞。 因為自己本身也是球員,希望未來能寫一些和籃球相關的新聞和雜誌專題,或拍攝相關的影片,不管是球員專訪、體壇動態、比賽評論、體壇和社會相關議題、運動傷害…等。 目前也在練習如何拍攝籃球賽的照片及影片。 cancertaurusomo@hotmail.com
記者 汪承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