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期

寓言電影 小故事大道理

電影的靈感來自生活,生活也因電影而獲得啟發。以故事傳遞意義,期待觀眾從寓言電影中學習、領悟與反思。

寓言電影 小故事大道理

記者 黃馨儀 文  2014/10/05

俗話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電影的靈感往往來自生活,生活也因電影而獲得啟發。以故事傳遞意義,這般寓言類型的電影題材呈現在大螢幕不下數次,主角因緣際會地遭遇不同事件,在過程中出現心境上的轉折或反映現代社會議題,並從中學習、領悟與反思。
 

幽默口吻 悟人生道理

「寓言故事」在西方的詞彙解釋近似於「Anecdote」,是趣聞的意思,詼諧中帶有教訓。這類型的電影通常是輕鬆幽默的小品,從劇情領會導演想表達的涵義。中國當代作家王蒙也說:「幽默是一種酸、甜、苦、鹹、辣混合的味道。嚐起來似乎沒有痛苦和狂歡強烈,但應該比痛苦狂歡還耐嚼。」

二○○六年,美國電影【命運好好玩】以主角獲得可以控制時間的萬能遙控器為笑料,快轉了他認為不重要的人生片段,卻換來家庭破碎的後悔,從之體悟活在當下、享受生命的真諦;二○○九年,英國電影【尋找艾瑞克】講述家庭分裂、生活凌亂不堪的中年男子,在詼諧的脫序狀況層出不窮之餘,展開探索自我的歷程,最終發覺只要轉念,人生便能重新來過;二○一一年,法國電影【逆轉人生】描述癱瘓大亨僱用監獄青年作為看護,兩人矛盾的價值觀碰撞出有趣的火花,卻也讓彼此的生命出現非凡的希望。


電影【命運好好玩】中男主角得到了可以快轉人生的遙控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寓言型國片 嶄露台式風情

反觀台灣,從【海角七號】開始引起一股國片熱潮,國片的蓬勃發展也讓電影風格越趨多元。相較於西方大多以詼諧的手法引導正向的人生觀,台灣多以不同形式的劇情帶出寓意,並與本土時事和文化結合,從中看見台灣人面對事情的態度與價值觀。

二○一二年的【變羊記】是國內難得一見的靈異題材電影,取材於台灣坊間各種不吉利的傳聞。欲傳達世界上最恐怖的往往不是鬼怪,而是人性內心深處、在現實和自我意識之間糾葛的執著。二○一三年的【拔一條河】以紀錄片的形式呈現,講述八八風災後新移民與孩童面對災後的處
境,就像練兵、操兵般反覆跌了再站起,用失敗累積成信心,共同重建理想家園。二○一三年的【行動代號孫中山】幽默卻不失意義,呈現在M型社會下,台灣貧富差距的階級議題。

台灣電影以不同的風格帶出國內的文化風情,傳達的是社會較下層與黑暗的層面,藉由劇情引領觀眾反思人性的陰暗面與現今社會上的問題,也期待觀眾用不同的角度看台灣社會,發覺自我與社會值得改善的一面。


國片【拔一條河】呈現台灣人堅持不懈的積極態度。(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寓言電影 深度難拿捏

在過去的文學作品中,西方的《奧德賽》講述英雄在返家的過程中遭遇風浪,從挫折中磨練心
志,最終凱旋而歸;中國的《西遊記》藉由路途上的種種災難領悟人生道理。用故事包裝教訓的手法早在千年前就有,至現今的多媒體時代才轉由電影呈現故事。

寓言題材的電影,由於要傳達的意涵相似,容易因為劇情雷同而淪為沒有新意,也有可能因為想呈現的理念過多,導致結構鬆散,觀眾難以理解。二○○九年的美國電影【回到17歲】透過來回時空的劇情,傳達傳達給觀眾:「把握每一個當下,未來就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樣的概念就與一九八○年代的【回到未來】系列電影相去不遠。

而二○○二年上映的美國電影【神采公路】採用「各地遊歷」的方式呈現劇情,主角在每一段故事中都會得到不同的啟發,雖然敘事手法富有創意,但並非每一段故事都能夠引人入勝、引起觀眾的共鳴,也造成劇情不夠集中,略顯可惜。


電影【回到17歲】與【回到未來】系列出現雷同劇情。(圖片來源/黃馨儀製)
 

從電影反思社會體制

二○○九年的印度電影【三個傻瓜】一上映就博得好評,在台灣也引起廣大迴響。電影中固然傳遞了真摯的友情與追求夢想的積極面,但更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反映了印度社會的教育體制,在制度嚴密的理工學院中,機械式的教育模式重視成績與技術,泯滅了學生的創意與思想。

補習風氣極盛的台灣也一樣反映了重視學歷的社會文化。就像【三個傻瓜】的劇情,學生的壓力往往來自家庭期許與同儕競爭,抹殺了台灣學生自主思考的能力。由於重視文憑,台灣也曾出現遺漏技術型人才的案例,世界麵包冠軍師傅吳寶春,國中時由於家境因素無法順利完成學業,長大後發覺自身能力的不足,想要到大學念EMBA,卻遭到國內大學以「僅有國中學歷」的理由拒絕這位技職達人,這樣的問題也導致了台灣人才流失的現象。

教育結構與貧富差距也有一定的關連,電影中有錢人只想讓自己更富有,無權之人始終無能為
力,而讓貧窮人難以翻身。而台灣的教育體制使得學生除了課業上的壓力,才藝也不能差人一截,於是才藝補習班林立,只為了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點。這對家境不甚良好的家庭來說,又造成另一種負擔。「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升學體制值得重新深思。


台灣補習風氣盛,學生升學壓力大。(圖片來源/T大的Xuite日誌
 

寓教於樂 活出自我

電影帶給觀眾的樂趣不僅僅在於絢爛的聲光效果,而是觀眾透過劇情融入角色的情境,並且解讀片中欲傳達的意義。此外,寓言電影中往往不直接表明關於個人情感或社會制度上的問題,而是要觀眾從劇情中獲得線索,尋找人生的價值、面對困境的方式、甚至從中看到社會的癥結點。

相同的是,寓言類型的電影都想藉由故事讓觀眾體悟人生的正向價值,期待觀眾從中找到生活處事的方式,在面對挫折時能夠積極面對,並看到生命美好的一面。戲如人生,觀眾透過劇情詮釋自己對人生的理解,卻不可以將人生當做演戲。生命只有一次機會,活出有價值的自我才真正不虛此生。

記者 黃馨儀
我是黃馨儀,一個如同名字般常見的平凡女生。 雙魚座,喜怒哀樂溢於言表,容易衝動,卻也容易感動。 喜歡天真單純的美好,於是總騎著車就往山裡跑 朋友總說我像小孩一樣無知,而我則樂於享受這樣的簡單。   喜歡用音樂表達內心最深層的感受 用流不盡的眼淚講述那些感動與難過 用真心結交朋友,用真誠感動生命 我是黃馨儀,希望能用最真切的文字,認識最真實的你們。    
記者 黃馨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