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期

狩獵或被獵 北歐犯罪小說

挪威犯罪小說作家,顛覆一般犯罪思想模式,劇情曲折驚悚,探究人性弱點。

狩獵或被獵 北歐犯罪小說

記者 吳建勳 文  2014/10/05

北歐文學對多數讀者而言,陌生程度大概就和這些國家的地理環境一樣貧脊且惡劣。殊不知以英美文學為主流的時代。一位來自挪威的作家,以哈利.霍勒警探系列一鳴驚人,問鼎英國國際匕首獎及美國艾倫坡獎題名,成為挪威史上最暢銷的作家,同時以「北歐犯罪小說天王」的稱號享譽他國。
作者尤.奈斯博(Jo Nesbo本業是一位成功的金融分析師,並且曾是挪威知名的搖滾巨星。為了紓解工作與樂團上的雙重壓力,於休假期間提筆寫出一系列讓他聲名大噪的小說,而其中獵頭遊戲是獨立於他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單行本著作,內容一樣富涵揭露人性黑暗的啟示,但設定上卻有別以往。


尤.奈斯博是一位多元發展的藝術家(照片來源/kiwicrime
 

跳脫傳統 獨樹一格

一般大眾熟悉的古典偵探小說,故事架構上往往是塑造出一位帶有雅痞風格的偵探名星,擁有無人能及的推理能力,並遵守一套絕對奉行處世原則,其中較為經典的例子如福爾摩斯系列亞森羅蘋系列。而近代能見度較高的英美推理小說,多朝向充斥著福馬林、DNA、指紋辨識等鑑識科學為主的作品,成為當代的主流。雖然稍微擺脫以往的造神手法,但以讀者的觀點來
說,這種一貫的情結設定實在了無新意。作品間相似度過高,價值感與獨特性也相對地被稀釋掉了。

反觀獵頭遊戲是一部顛覆傳統的犯罪小說,主角不再是光明磊落的大偵探,而是一位帶有人格缺陷的平凡人。在身理和心理上皆有著無法突破的障礙。他低於平均值的身高,以及貧困出身的背景,成為他自卑的來源,因此他隨時鞭策自己力爭上游,有一天一定要出人頭地。主角成年後表面上有令人稱羨的職務與收入、身旁有美麗的嬌妻、在黃金地段擁有高級住宅,堪稱人生勝利組,但如此的功成名就並未讓他的自卑感得到救贖。為了滿足嬌生慣養的老婆之外,還需擔負龐大的房貸與稅金,主角暗地裡藉職務之便,進行名畫竊盜與轉賣,為故事的前情綱要。
 

推理對決 當獵人遇上獵人

故事的主角羅格.布朗是一位任職於人力仲介業的獵人頭顧問。從「獵人頭」這三字即可發現,作者在主角的職業設計上,刻意呼應這本小說的狩獵意象。獵人頭顧問的工作即是利用偵訊技
巧,判斷應徵者的人格特質與工作能力,並將有能力的人才推薦給有需要的公司。善於分析情
勢、縝密佈局即是作者賦予羅格的獵人形象,而在獵人頭這個行業中,主角更是頂尖的專家。

主角的對手克拉斯.葛雷夫從登場後,就被塑造成迷樣般的人物。為何他有如獵犬般的敏銳直
覺,以及他為何執意的要追殺羅格等謎團,主導著故事的劇情。作者也為這個角色創造許多遠勝於羅格的外在條件,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靦腆帥氣的外表、一口標準的挪威語,以及在羅格之上的聰明才智,即是想創立一個足以勝過主角的反派角色。為處於下風、必須逃避獵殺並反敗為勝的主角增添了不少困難,由此不難發現作者對這個角色的設計別有用心。


漫畫風格的封面,為獵人頭的意象更加突顯(照片來源/cargocollective
 

需要與被需要 反諷父權

在故事中最受人矚目的情節,除了兩大男主角彼此間的鬥智廝殺外,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刻意安排的女性角色。羅格深愛著的妻子狄雅娜是一位眾所周知的社交名媛,無論家世背景與外在條件都遠優於羅格,是作者特別為劇情設計的完美角色,創造出與主角相比下的高反差。她一方面代表著成功男人的附屬品,一個完全屬於羅格的女人,滿足羅格的大男人主義;另一方面又是羅格的自卑來源,羅格需要狄雅娜,卻不相信狄雅娜能滿足他身為一個男人,渴望自己被需要的期
待。

羅格雖然愛他的妻子卻又不全然信任她,所以作者又為主角設計了另一個角色柔媞,在故事中設定為主角的情婦,是一個和羅格的生活完全無利害關係的第三人。柔媞能滿足羅格在愛情中被需要的欲望,但也讓羅格一步步落入對手設下的陷阱。這個角色讓讀者對外遇者的心裡歷程能更加了解,人性的矛盾與複雜,也在這三角戀情中表露無遺。

除此之外,綜觀整篇小說,可以發現作者於字裡行間,悄悄暗示並諷刺當今社會仍存在的父權思維。例如主角童年常被父親家暴的陳述,或刻意將女人與藝術品相提並論與比較。書中的角色,也以男性擔任重要職位者居多。作者將當今社會,仍是以男性主導的社會現象,描述的十分貼
切,但同時闡述父權主義的背景下,男性也得背負的包袱,如必須要事業有成,才能擁有漂亮的老婆。主角因為身高矮於妻子因而有自卑感,作者即是利用這種衝突,呼應主角雖然擁有優越地位,卻也帶著自卑的人格形象,將男人的可惡與可悲描繪得淋漓盡致。


作者透過故事背景和角色關係,反諷現實世界的父權主義。(照片來源/icec
 

第一人稱視角 引人入勝

多數作家為了之後小說的劇情鋪陳,大多採用分鏡的方式,將不同時空下的場景交叉陳述,最後再進行統整。而《獵頭遊戲》,則是以第一人稱視角,並以一鏡到底的方式陳述劇情。閱讀時就好像主角親自跟讀者對話,講述自身經歷一樣,拉近讀者與故事角色的距離,讓讀者對角色的遭遇更能感同身受。配上懸疑緊湊的劇情,第一人稱寫作手法令讀者毫無喘息的機會,深刻體會主角被獵殺過程中的恐懼與疑惑,以及分分秒秒都可能出現危機的緊張。

 

反映現實 人性黑暗與弱點

獵頭遊戲的特點與價值,在於以人性的弱點與黑暗本質出發,對一個不平凡的平凡人進行深入的側寫,更加貼近現實的人生案例,因此更能引起讀者的共鳴。作者主要表達的是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多多少少都會羨慕自身所沒有的東西,如豪宅、名車、嬌妻、身高、健康……等。人為了滿足慾望而去追求,但是慾望卻是個無底深淵,永遠都填不滿,直指「貪念」是人性黑暗面的源頭。

 

記者 吳建勳
大家好,我是吳建勳,淡水人,喜歡看電影、聽音樂跟拍照,嚮往無憂無慮的生活。
記者 吳建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