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期

古典樂新熱潮 日劇扮演大功臣

古典音樂轉型

古典樂新熱潮 日劇扮演大功臣

記者 蘇芳儀 報導  2008/03/23

▲描寫音樂學院生態的日劇「交響情人夢」。(圖片來源:http://blog.xuite.net/hhyyll/music/9554173)

誰說古典樂是上流社會的音樂?本月18、19日,倫敦愛樂交響樂團來台演出,不僅場場爆滿,其中更 有許多高中、大學生,一下課便趕到國家音樂廳,就為了一賭英國頂級交響樂團的丰采。

 以往在台灣的古典音樂會,通常是做一場虧一場,甚至,還需要靠網友連署五千名來評估辦演奏會的需要。不僅音樂會的市場狹小,台灣的古典唱片界長久以來也處在低迷的狀態。然而,去年七月起,日劇《交響情人夢》在台灣上映,讓沉寂已久的古典樂市場,又開啟新一波熱潮。

 

細膩呈現習樂生態  影迷愛劇也愛配樂

《交響情人夢》是一部描寫音樂學院生態的日劇,不僅充滿了新世代的kuso作風,更忠實呈現學生們在激烈競爭環境下的壓力與辛苦。全劇以貼近生活、幽默生動的方式,一改音樂學院給人的貴族氣息,不僅讓大眾更了解真實的習樂生態,音樂系的學生也直呼:「交響情人夢,細膩的展現了我們的生活。」

受到《交響情人夢》的影響,日劇中經典的古典名曲配樂大受歡迎,也間接帶起年輕人對古典樂的興趣。許多唱片業者也搭上這股熱潮,在去年暑假推出劇中演出曲目的大師專輯,甚至,台北愛樂管絃樂團更舉辦了以《交響情人夢》為名的演奏會,門票更是前所未有的在三天內銷售一空。即使演出曲目如: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並不特別,但都是在日劇中曾出現過的配樂,反而吸引到了不少死忠的影迷。不僅在春節期間來台表演的紐約愛樂管絃樂團,四千八百元的高價學生票也能銷售良好,即將在本週來台的倫敦愛樂交響樂團,想必也能吸引到不少年輕聽眾。

 

專業與普及的矛盾 理想與市場的糾葛

許多古典樂迷認為,古典樂向來被視為菁英音樂,透過受歡迎的日劇向大眾推廣古典樂是很好的事情;但也有人質疑,這種對古典樂的喜好是來自於商人的操弄,而非自發性的接觸,是否會影響古典音樂的市場價值?當今,許多受歡迎的年輕音樂家如:朗朗、邁可森、陳美等,有著不錯的演奏技巧,專輯和演奏會門票也都大賣,但似乎都欠缺對於樂曲完善的詮釋,而這也正是古典樂的內涵所在。在交大音研所學習音樂科技的賴愷婷表示,古典音樂有深厚的傳統,不像流行音樂那樣的充滿直覺性,需要帶著更多知識和了解去欣賞,才會有更深層的感動。被譽為跨界音樂家的新秀們,雖然都出身正統古典音樂教育,卻因太早進入商業體系,使得他們的音樂擺盪在歷史規範和流行市場的需求之間,因此誕生了「跨界」這樣的稱號,但實際上卻只是一種對於古典樂曲詮釋的爭議。然而,對於一般的聽眾來說,因為無法區分這麼深層的好壞,商業塑造的形象影響力遠大於實際樂曲的好壞,所以對劇迷來說,主角彈奏的好壞不是重點,氣氛的營造、彈奏飛快的音符和耳熟能詳的曲目,才是吸引他們的關鍵。

雖然古典樂的普及絕對是一件好事,但是許多人對於《交響情人夢》能造成多久的熱潮,都還有所保留;有人甚至認為交響樂不可能、也沒有普及化的必要。交大音樂教授黃瓊慧表示,其實古典樂從來都不曾像現在的流行音樂那麼普遍,即使在巴哈、莫札特的時代也是。許多人總以為過去流行的音樂就是古典樂,然而古典樂人才的培養是需要極大金錢與時間的,因此才以宮廷音樂的形式流傳,古典樂也因而保有貴族氣息,而這也是古典樂難以普及的原因。雖然現在的音樂市場被流行音樂佔領,古典樂在買氣不佳的市場,以小眾、精緻的方式維持下來,但支持古典樂的人也不擔心他會消失,學音樂的人認為,古典樂之所以迷人在於他複雜深層的內涵,雖然這也正是他的弱點,但相較起直接明白、甚至被 認為是「簡單」的流行樂,古典樂值得反覆聆聽,其中很多學問可以探討,甚至,更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體驗,當自己想要嘗試不同品味的音樂之時,古典樂無疑是很好的選擇。  

 

▲倫敦愛樂年輕的首席指揮家-尤洛夫斯基。(圖片來源:奇摩新聞

 

熱潮過後 又該何去何從

然而,對於台灣的古典音樂界而言,「小眾」意味的不是精緻化,而是市場、職場的萎縮,對於唱片業來說,銷售量較佳的往往是古典跨界流行樂手。台灣人比較能接受「人聲演奏」,像是莎拉布萊蔓、安德烈波伽利等,採用古典聲樂式的唱法來演繹一些較為流行市場接受度高的歌曲;反觀古典音樂則大多是「器樂的演奏」,因為需要深度了解才能體會其中韻味,能夠支持樂手的聽眾當然不如流行樂來得多。對於大多數學習音樂的人來說,這樣的市場讓想要成為演奏家的人愈來愈少,通常以當老師、教授樂器為職業居多;雖然近年來國際興起一陣年輕音樂家的風潮,如倫敦愛樂指揮尤洛夫斯基及其首席小提琴齊奈德,或是四川蕭邦王子李雲迪等,在台灣演出都獲得佳績,替新一代古典音樂家注入新希望,但就台灣的環境看來,聽眾對於本土新秀的支持還是薄弱的。

看來,這些因《交響情人夢》和「年輕化」古典樂帶來的熱潮,在本土新秀的發展上,幫助十分有限,雖然帶出暫時性的聽眾群,但沒有大力廣告或商業行銷的支撐,大多數也只能放棄演奏家夢想,成為音樂老師。這波熱潮最大的受惠者其實是業界商人,對於新一代進入職場的音樂家,最直接的幫助大概是創造了一批想學習音樂的人,卻無法增進大眾對古典樂近一步的探索,無法培養更普及的聽眾。

記者 蘇芳儀
  姓名:蘇芳儀 筆名:大花 E-mail:p9939@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album/megansu2001       從小因為活潑話又多,我就常被人家說很適合走傳播這行,但真正開始摸索這個領域是到加入傳播系之後,雖然不像大多數同學有文科深厚的底子,但自然組出身的我正積極培養對文字的敏銳度,並努力開發潛能,以不同的思考模式來面對傳科系帶來的挑戰,這才發現要成為一名好記者,必需先經過傳教般的道德教誨。       我很喜歡旅行,從找尋旅遊資訊當中,豐富自己對各地文化的了解,也因此培養出不少興趣,如藝術、設計、攝影、音樂等,許多神奇有趣的靈感也是在旅行途中蹦出來的。        我有雙不安分的眼睛,對於週遭事物有獨特關懷之處,喜歡藉由攝影來反映自己關注的世界,用小小的鏡頭捕捉每個千變萬化的瞬間,曾經掛著單眼相機,在夏日的泰晤士河畔,從日出拍到日落;也曾自己進過暗房,在一片黑暗中,吹毛求疵的尋找每張照片最好看的樣子。        
記者 蘇芳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