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期

慢下來也很好─慢活運動

新興生活模式

慢下來也很好─慢活運動

記者 郭品君 報導  2008/03/23

你是否曾在聽到捷運關門前的嗶嗶聲時,開始在電扶梯上奔跑?或者在電腦前等待檔案下載時,不自覺地在滑鼠上催促似地敲打?從這些經驗裡,可以感受到在現代生活中,人們忙亂的腳步,以及與時間競賽的壓力。但你或許已經察覺,在這一切講求快速達成目的的時代,有一股反彈的力量正悄悄蔓延──這股力量即是由義大利興起的「慢活運動」。

當社會隨著工業化與都市化的腳步邁進,人類也進入追趕著時間的生活。在大都市中,熙來攘往的人群,總像逃難似的,急急忙忙地向前疾行;更甚者,一邊快步行走,一邊用側臉夾著手機與人交談,雙手則捧著漢堡、可樂,迅速解決三餐。沒錯,這一幕感覺相當熟悉、卻也相當無奈的情景,正是大多數現代人的生活。隨著科技的進步,人們的生活步調不是愈加從容,而是愈加急促。甚至有位醫師John Girdner在1901年發明了「紐約炎」(newyorkitis)一詞,病狀則是性急、無禮、煩躁、激動、焦慮、追求新奇與偉大等都市病徵。當大夥兒被時間與速度壓得喘不過氣,便有人開始思考,如何改善這樣的生活,慢活運動於焉誕生。 

從慢食到慢活

慢活的概念是由慢食運動發展而來。慢食運動在1980年代興起,由一位義大利記者Carlo Petrini提出,主要概念在於「吃的東西應以和緩的步調加以培植、烹煮與食用」,同時強調食物的新鮮與純淨,重點不在食用的速度,而是飲食的整體品質,可謂是速食文化的反動。雖然他的活動領域只侷限於飲食層面,但這樣的概念,其背後的意識,則是向一味講求快速的生活文化宣戰。隨著緩慢意識的興起,倡導減速的團體應運而生,包括歐洲的時間減速協會(Society for the Deceleration of Time)及日本的樹懶俱樂部(Sloth Club)。他們透過網際網路與傳播媒體,正大力宣導緩慢哲學的概念。而在近幾年,促使緩慢的概念,進入生活各個層面的力量,則可歸功為Carl Honore的推廣,他是一位駐外記者,在2004年出版了「In Praise of Slow」一書,將緩慢的意識實踐於生活的各種面向,包含飲食、都市生活、運動、醫療、性愛、工作、休閒及教育,他認為慢活的本質應是掌控自己的生活步調,在快與慢中取得平衡。這些緩慢活動的推廣,成功地讓許多踩著急促步伐的都市人,開始嘗試在生活中,放慢腳步,感受生活。  

 

▲現代生活不乏看到許多標榜「慢活」的各式商品,左圖為風潮音樂發行的東方慢活音樂專輯,右圖則為宏碩文化出版的旅遊雜誌。(圖片來源:數位閱讀網 、 風潮音樂網站。)

 

不只是口號 更要成為生命態度 

現代生活雖然依舊秉持快速為上的理念,卻不乏看到許多標榜「慢活」的各式商品,包括渡假行程、住宅、食品、單車、美工設計、音樂、建築、時尚、空間佈置等等,它儼然已成為一種新興風潮與流行口號。但這種概念應用於文化商品的推廣,卻顯得過於氾濫與矯情,似乎加上「慢活」兩個字,就能確保他的高等品質與頂級享受。這樣的商業推廣或許是最迅速的傳播方式,但卻違背了慢活最初始的真諦。

乍看之下,新奇的慢活運動,似乎是一股新興的風潮,但本質上,卻是歸返原始生活的最初形式。原始世界裡,秉持著單純、樸實的生活態度,因為懂得觀察生活中的枝微末節,快樂與滿足俯拾即是,在任何事件與活動中,都能享受最單純的美好與愜意的幸福。在現代快節奏的生活中追求「慢活」的生活模式,這樣的趨勢,其實只是社會發展的循環過程,從緩慢的生活追求快速的感官刺激,再從超速的生活步調中,發現緩慢的舒適與快樂。

Carl Honore在其著作中提到,「慢活」應是一種社會價值觀,它影響著世界各國的生活文化與社會風氣,試圖喚醒在時間漩渦中掙扎的人群。幾百年來,我們一直抱持著「快還要更快」的信念,對於時間的知覺,早已失去了平衡。猶如法國作家Octave Mirabeau在1908年便已感受到社會中生活步調的失衡:「(我們的)思想、感覺與愛都像一陣旋風。到處的生活都急促瘋狂……一個人周遭的一切都在蹦跳、亂舞、奔忙」。若要秉棄對速度的盲目追求,其實需要政府、社會、與大眾的認識、認同與支持,才能加以推動與改善。希望「慢活」概念的推廣,在未來能夠成功調節人們的生活節奏,平衡這個即將失速的世界。更希望「慢活」能在每個人的心中,轉化為一種生命態度,而不是一時高掛在街頭、刻寫在書中的時尚潮流。

記者 郭品君
記者 郭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