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期

萬千骨牌 鋪出冒險之路

骨牌是一種人與人交流的媒介。受骨牌感動的張子奇創立骨牌公司,期望透過這項活動,帶給臺灣小小的改變。

萬千骨牌 鋪出冒險之路

記者 簡品心 報導  2014/11/02

鼻樑上架著無框眼鏡,說話的口吻平和沉穩,流露出一股知性人氣質的張子奇,唯有提及骨牌與因骨牌聚集的夥伴時,會不自覺地放軟聲調,眼睛也閃耀出點點光芒。邁入五十歲大關的他,卻宛如初見世面的孩子,將自己因骨牌振奮、受羈絆感動的心情展露無遺。

二○○六年,張子奇還是個在科技公司工作、受到良好待遇,並領有穩定薪水的平凡上班族。二○○七年,他已號召國立臺北大學、逢甲大學以及新北市立秀峰高中的學生,一起熬六天五夜,挑戰推倒十七萬片骨牌,創下當時臺灣的骨牌最高紀錄。


熱愛骨牌的張子奇,如今的生活幾乎以骨牌為中心。(圖片來源/張子奇提供)
 

放棄康莊大道 冒險啟程

骨牌被按倒之時,塌陷過程的每一環都有著扣人心弦的張力,而那隻按倒骨牌的手,也一併按下了張子奇的人生開關,揭開往後一連串圍繞骨牌的冒險旅程。

張子奇自小便觀賞過骨牌節目,也曾目睹日本電視頻道於宜蘭舉行的骨牌金氏紀錄之現場轉播。當時,萬千骨牌層層疊疊倒落,行進機關也連結得絲絲入扣,這般盛況空前的畫面,印在他的眼裡,刻入他的心口,成為日後張子奇無以忘懷的景致。


壯觀的骨牌在張子奇的腦海裡留下深刻印象。(圖片來源/台灣骨牌學院

二○○六年,張子奇任職的企業欲實踐社會責任,尋求能展現團隊合作與創意的活動。曾經深受骨牌震撼的張子奇便提供概念,創立臺灣第一個正式推廣骨牌的協會,連年舉辦相關賽事。然而協會因經費問題而運作困難,加上此協會以公司名義運行,代表著企業的名譽,倘若張子奇無法取得協會與企業之間的平衡,甚至會將善待自己的公司拖下水。被迫於兩者之間抉擇的他,最終一腳跨入了那條名為「骨牌」的岔路,辭去原有工作,於二○一二年成立骨牌公司。

其公司擁有自己的骨牌團隊,張子奇以同好團體的方式經營這樣的「社團」,團員利用閒暇時間聚在一起練習骨牌並表演。多米諾骨牌效應是指在一個相互維繫的系統中,一個初始的小能量便能產生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而該團隊的成員多數透過骨牌活動而相識、相熟,正彷彿於人類世界上演的多米諾骨牌效應,由一個人連起另一人,慢慢地許多人便藉由骨牌這個媒介而相互牽引。
 

骨牌牽羈絆 蘊含人生道理

「奇怪的是,開始玩骨牌之後,我跟因為骨牌而認識的這種團隊,凝聚力會非常強。」骨牌的精華不在於一整面轟然坍塌的剎那,而在於漫長而細緻的堆疊過程。張子奇著迷於堆骨牌時挺直背脊,卻又反覆栽跟頭的瓶頸,因為這些挫折都讓參與者愈加合作,愈加信任彼此。良好的氛圍與團隊間深刻的革命情感拉扯著張子奇越陷越深,他明白一旦自己失手戳翻骨牌,即使夥伴會笑話他,卻更會互相鼓勵重新排起,而這是現代社會相當欠缺的人情溫暖。

臺灣鮮有不需要個人天賦、不需要日曬雨淋,便能於短時間內凝聚起所有人的活動,骨牌恰巧是其中之一。張子奇神采飛揚地描述,彷彿正嘗試將內心滿溢的感動散播至空氣中。骨牌無形間便有一種特質,這種特質聯繫起了所有的夥伴,讓他將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信賴盡收眼底。在這個人人自掃門前雪的現代社會,與其說他喜歡骨牌遊戲,不如說,張子奇深愛著這股骨牌賦予人們的力量。


骨牌是一種簡單的遊戲,卻能將參與者凝聚在一起。(圖片來源/張子奇提供)

此外,回憶過往工作的情景,張子奇的心中湧起更深的感觸,感慨著如今的「一心多用」風潮。現代人總是渴望能同時掌握多項要務,把自己忙碌得暈頭轉向,但張子奇於接觸骨牌的歲月裡,體悟到一心一意的重要性。排列骨牌時非專注不可,以按部就班為基本準則,靜心完成當下的每一個步驟,才能積累出數以萬計的壯麗花色,這個觀念也通用於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長久以來,張子奇推廣骨牌活動,也推廣著潛藏於骨牌行列間的人生道理。
 

跨越挫折 無以比擬的感動

一隻小老鼠,可以是人們捧在手心呵護的小寵物,也可以是摧毀一棟大樓的元凶。二○○八年,張子奇的團隊與各大專院校的學生合作,近五十個人以八天七夜的時間,挑戰二十八萬片骨牌紀錄。那是一場考驗選手耐力與毅力的賽程,選手們以比賽場地為家,日以繼夜地將骨牌搭上體育館地板,容不得絲毫閃失。然而,當夥伴偷空歇息的凌晨時分,一隻老鼠卻從骨牌中間橫衝而過,撞倒用上萬片骨牌組成的臺北一○一大樓圖案,令參賽者眼睜睜地傻愣一旁。

進行骨牌活動時,無論「過街老鼠」有否出動巡邏,參與者依舊會面臨許多難處。地面的平坦程度、空間的寬窄以及階梯的存在,都會影響骨牌排列之時的難易度。不過,除開硬體設施,張子奇認為最大的困難在於如何突破自己,如骨牌圖案與路線設計的變化,或是突發狀況發生時的應對能力,而這些都是需要與同伴一起度過的。

遇上阻礙,便集結夥伴的力量翻越高牆,成功越過時的感動則是無可取代的。正如當年,二十八萬片骨牌即將被推倒之際,張子奇抬頭一瞧,發覺比賽現場坐了滿滿的人。整座體育館前不久還只有參賽同伴、數十萬片骨牌以及連日來的疲憊,此時卻座無虛席,所有人屏息靜待第一片骨牌被壓平的瞬間。那刻,張子奇忽然覺得,自己彷彿已達成了人生目標。


示範排列骨牌時,張子奇的手傷還未痊癒。
他也相信每一場骨牌都是對自己的挑戰。(照片來源/簡品心攝)

 

骨牌前進 推動臺灣

「我希望骨牌能帶給臺灣一點點不一樣的東西。」翻過以銀白為底的名片,上頭輕巧地勾著一句「讓骨牌有前進的力量」,乍見玄妙,卻飽含張子奇對骨牌發展可能性的期盼。臺灣社會即使認同骨牌的正向性質,實際接觸過的人卻仍偏少數。張子奇擔起責任,一面推廣骨牌活動,一面勾勒將骨牌藝術化的藍圖,期望拓展骨牌領域。「看骨牌倒的樣子,一片接一片倒,其實就是有傳遞的力量在。對我,我也有這種責任,把這個使命傳遞下去。」

萬千骨牌交疊成橋樑,引領張子奇踩上富有溫情的土地,而這場關於骨牌的冒險之旅仍未終結。

記者 簡品心
不愛動,不擅言語,睜著眼時只懂得固守疆界,閉上眼後就被風帶往遠方。 喜歡說說那些相愛與否,或誰為誰遺落什麼。 若始終能以掌心的文字且歌且走,然後哪一天,停下腳步,想,這便是一輩子長度的夢。
記者 簡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