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期

求新求變 打造搖滾世代

介紹美國流行搖滾樂團共和世代(One Republic)的音樂風格,以及樂團近年來的轉變和嘗試。

求新求變 打造搖滾世代

記者 吳建勳 文  2014/11/02

二○○六年,一則來自唱片公司的解約消息,打碎One Republic(共和世代樂團)的發片夢。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原先懷抱期待的團員們措手不及,然而他們並未放棄夢想。

One Republic以社群網路作為媒介,繼續將音樂實力展現在大眾面前,終於在一年後熬出頭,以〈Apologize〉這首歌曲一舉成名,問鼎美國告示牌單曲第三名,更入圍葛萊美獎最佳流行團體,得以在音樂界一展長才。
 

初試啼聲 覓得伯樂

來自美國的流行搖滾樂團One Republic,由主唱Ryan Tedder、主吉他手Zach Filkins、節奏吉他手Drew Brown、鼓手Eddi Fisher和電貝斯手Brent Kutzle五人所組成。樂團成立初期,曾和哥倫比亞唱片公司(Columbia Records)簽約,但在發行前夕,唱片公司卻臨時反悔。因此,他們將無法發行的專輯歌曲發佈到網站上,超乎預期地引起網友們的廣大迴響,成為未出道就有一定知名度的樂團。而此舉也讓製作人Timbaland發現他們的才華和可塑性,並決定帶領這個年輕團體一路發光發熱。

One Republic的成名曲〈Apologize〉由主唱Ryan作詞作曲,Timbaland負責後製,加入人聲、低音bass和電子鼓等音效,讓原曲多了幾分現代音樂感和R&B風格。


成名曲〈Apologize〉造成廣大迴響,也是One Republic邁入音樂界的一大步。(影片來源/Youtube)

〈Apologize〉這首歌描述愛人不知為何離別,卻只得到「抱歉已太遲」的結果。以憂傷的鋼琴聲和大提琴的低音作為開頭,為歌曲慢慢堆積情緒,接著,人聲帶入主歌,主唱以充滿懊悔和疑惑的情感,唱出失戀者不懂愛人為何離去,並且極力想挽回的心情。

唱到副歌前一刻,所有音樂停止,獨留以人聲吶喊出的一個高音。隨後展開的副歌,則由吉他、低音貝斯和鼓聲一齊加入,產生震撼的聽覺效果,主唱更以吶喊式的唱腔,配合真假音轉換,詮釋失戀者已哭到聲嘶力竭的狀態。藉由巧妙的音樂堆疊、人聲中投入的情感,加上古典和電子樂器不違和的交融,唱出不少人們遭遇感情挫折時的心聲。

 

流行結合古典 曲風多元

One Republic的樂曲風格多元,融合了流行音樂、搖滾樂和古典樂。在首張專輯《Dreaming Out Loud》和第二張專輯《Waking Up》中,不少單曲嘗試融入弦樂器跟電子樂器,在傳統和現代的交織中,創造出新穎又富古典風格的音樂。

收錄在《Waking Up》中的〈All The Right Moves〉,即利用弦樂為襯底,加上爵士鼓節奏強烈的敲擊,塑造動感的舞曲風格。樂曲開頭以電子音模仿管風琴的聲音,呈現古典宮廷舞蹈的曲調,隨後,爵士鼓的敲擊逐漸增強,結合圓舞曲四分之三拍的節奏,伴隨著人聲高潮迭起,而大提琴手更是時時緊扣著主旋律,增添弦樂的強度。


〈All The Right Moves〉成功結合流行與古典。(影片來源/Youtube

歌曲一路上揚到中段結束,主唱與所有樂器突然間一個急煞,改由鋼琴單音彈奏,配合人聲主導著樂曲,而吉他和大提琴僅作和弦配樂,避免鋼琴單音過於單薄。緩和前段激昂情緒後,鼓聲開始加快節奏、累積能量,伴隨電吉他效果器的運用,慢慢堆疊強度,然後一次爆發,回歸到前段副歌的風格。最後由大提琴獨奏主旋律慢慢淡出,為歌曲畫下句點。古典圓舞曲節奏,配上流行曲風,One Republic成功結合兩者,展現出他們融合多元媒材的才華。

One Republic原先的走向是流行搖滾(Pop Rock)風格,因此在他們的首張專輯《Dreaming Out Loud》中,不乏搖滾味較重的抒情曲。如〈Mercy〉、〈All We Are〉和〈Tyrant〉,皆以電吉他和貝斯為主旋律,支配著整首樂曲。


剛柔並濟的抒情搖滾歌曲〈All We Are〉(影片來源/Youtube)

歌曲〈All We Are〉的主歌雖然仍是以鋼琴為主音,但一到副歌後,加入貝斯和雙吉他的演奏,為歌曲增添不少層次感。電吉他的加入為歌曲增添更多力道,貝斯則修飾了鋼琴的低音強度,而鋼琴和人聲,更恰當的柔化曲風。整首歌聽起來剛中帶柔,在搖滾風格裡,夾帶了些許抒情和流行感。
 

電音潮流 不失本色

隨著科技的進步,電子音樂在近年來迅速發展,也顯著地影響著現代音樂。流行樂團聯合公園(Linkin Park)、打倒男孩(Fall Out Boy)、嘻哈歌手阿姆(Eminem)近年的作品都嘗試加入電音元素。One Republic也不例外,在他們的第三張專輯《Native》中,就有不少歌曲開始加入電音風格。如〈If I Lose Myself〉、〈Preacher〉、〈Something's Gotta Give〉和〈Life in Color〉,皆是專輯中電音成分較重的曲目。以〈Life in Color〉為例, One Republic以往的歌曲中,鋼琴聲還是以未加效果的古典鋼琴原音為主。但在這首歌曲中,特別改用電子鍵盤彈奏高頻且快速的琴聲,產生煙火般絢麗燦爛的效果。這種顛覆過去的手法,塑造出新鮮且輕快的風格,也讓樂迷聽見他們對音樂的嘗試與突破。


〈Life in Color〉改成電子鍵盤演奏,創造更夢幻的曲風。(影片來源/Youtube)

另外,同張專輯中的熱門單曲〈If I Lose Myself〉也大量地使用電子音,創造出富現代感的舞曲曲風,在單曲發佈後意外地造成廣大好評。雖然減少過去常用的弦樂器,但替換成電子音後,反而更符合現代舞曲的潮流。尤其在樂曲尾段,特別加入閃動般的音效,塑造舞池中魔鬼燈閃爍的效果。雖採用如此創新的手法,但樂曲本身依舊保有原來的風格,讓樂迷得到新鮮感的同時,還是能享受熟悉的樂團本色。

整張專輯的曲目雖然充滿濃濃電音味,One Republic仍從中挑出了〈If I Lose Myself〉、〈What You Wanted〉、〈Burning Bridges〉三首歌重新配樂,改為無電音版本(Acoustic Version),並安排在專輯最後面。突然轉變的弦樂曲風,和前面多首歌曲的電音風格雖有極大反差,卻也給予聽眾耳目一新的感覺。


無電音的清新曲調,成為專輯中的亮點之一〈If I Lose Myself Acoustic(影片來源/Youtube)

捨去華麗的音效,回歸鋼琴、木吉他和提琴的原點重新出發,One Republic藉由此張專輯末尾的幾首歌曲,帶給樂迷們最純粹、原味的音樂,不僅讓人體會音樂最初的感動,也吸引了更多不同面向的聽眾。這樣的專輯安排手法雖然稱不上創新,但運用在初次實驗加入大量電音的專輯《Native》中,的確能夠緩和部分樂迷無法適應的情形。
 

獨特風格 大膽嘗試

出道初期,不少人將One Republic與酷玩樂團(Coldplay)和基音樂團(Keane)作比較,因為他們都屬於另類和流行搖滾樂團,並且不約而同地運用弦樂,為樂曲創造更多元的變化。但相較之下,後兩者偏向英式風格,且歌曲的音樂力道較輕巧,而One Republic則是走美式風格,歌曲力道頗為強勁,因此在曲風上仍有一定的區別度。此外,在One Republic隨後的幾張專輯中,都能持續聽到更多的改變和嘗試。打破現有的既定印象,同時穩固一定的聽眾支持度,One Republic成功展現了他們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的功力。

古典與搖滾、現代亦或電音,在各式樂曲風格中,One Republic充分發揮音樂才華,將不同元素加入作品中。大膽嘗試、求新求變,卻又不全然盲從潮流的態度,讓他們在流行音樂界能夠獨具風格,佔有一席之地。

 

記者 吳建勳
大家好,我是吳建勳,淡水人,喜歡看電影、聽音樂跟拍照,嚮往無憂無慮的生活。
記者 吳建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