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期

舞出自我 成長的轉捩點

講述一位鎖舞女孩在學舞過程中內心的成長歷程與改變。

舞出自我 成長的轉捩點

記者 黃詩涵 文  2014/11/02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跟著音樂的節奏搖擺,喜歡控制身體肌肉的力道,喜歡踩著韻律的步伐,喜歡一種擁有跳舞的生活。跳舞讓我從一個自信的女孩變成一個無敵自信的帥氣女生,除了找到生活中讀書之外努力的方向,也因此認識一群擁有相同興趣且可以一同成長的夥伴。
 

鎖舞女孩 鎖住自信

鎖舞(Lockin),屬於街舞的一種,特色是快速華麗的手部動作搭配輕快的步伐及放鬆的臀部動作。這類舞蹈之所以取名為鎖舞,是因為其風格與「鎖」這個概念有很大的關聯性,鎖舞追求在節奏迅速的音樂中快速變化著各種動作,再從連續的運動中突然地凝固不動,短暫地保持一個固定的姿勢數秒之後,再度恢復為原本的速度。在許多快速動作中突然的停頓,就像是身體突然被鎖住一樣動彈不得,鮮明的對比為此舞風增添更多的樂趣。


突然的定格動作是鎖舞的特色之一,看似簡單的基礎動作其實要花很多的功夫練習
才能有完美表現。(圖片來源/Shift 轉 - 多媒體工作室攝)

由於鎖舞結合了默劇式的風格表演,所呈現的是一種盡情表現歡樂的舞風。剛開始學習鎖舞的時候,什麼基礎都沒有、什麼動作都不會,只知道賣力地展現燦爛微笑來將鎖舞最初的想法傳達給所有觀眾,卻意外獲得學長姐的鼓勵與肯定,也因此讓我對鎖舞產生更大的期待與熱忱。

兩年過去了,轉眼間我也從大一新生變成「跳Lockin的學姐」。跳舞時臉上所掛著的微笑依然燦爛但也有所轉變。從一開始無措中帶點羞澀的微笑,漸漸轉變為自信與緊張參半的笑容,到最後狂放內斂收縮自如的百變魅力笑臉。臉部表情的轉變也述說自我認同與自信心的增長,在面對表演或是個人獨舞時能克服緊張與壓力,並和觀看者產生更多的互動,將想要表達的東西透過神情傳遞。

現在變成學姊的我,也會告訴學弟妹們關於自信笑容的重要性。在學舞的初期因為基礎與身體控制能力的不足,在練舞的時候往往容易產生挫敗感,唯有持續相信自己,並保持最初開心跳舞的態度與笑容,才能不斷地成長茁壯,蛻變成一個擁有自己專屬風格的舞者。


臉部表情是舞者與觀眾直接互動的方式之一,笑容能感染觀賞者的心情,
讓其他不會跳舞的人也能感受到同樣的快樂。(圖片來源/鄒沛剛攝)

 

心態轉變 突破自我

加入大學的熱舞社之前,其實就已經決定學習鎖舞這個舞風,想練舞的出發點很簡單,就只是想在比賽中獲得勝利,想要打敗其他人,如此而已。這樣的想法萌發於高中畢業的那年暑假,由於喜歡了兩年的鎖舞男孩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內心感到無比的失落與難過,也因而種下了想跳鎖舞的念頭,期望能在比賽場合再次與他相逢,並在比賽中擊敗他,讓他對我印象深刻進而記住我的名字。

在這個動力之下,開始了我的鎖舞生涯,原本的我只想學厲害的招數,且拼了命的每天練習,期望能快速練成炫麗的舞技,然後去比賽。在這樣的信念下努力所造成的壓力,讓我反而忘記享受音樂的美好,更不用說是體會單純跳舞的感動。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大學生活的多采多姿,使我漸漸淡忘那個鎖舞男孩的影子,並重新看見鏡中跳舞的自己。

鏡中的身影一日比一日清晰,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那屬於我且越來越鮮明的影子,已經完全將記憶中的鎖舞男孩蓋過,不再為了什麼人而努力,開始為自己跳舞。心態上的轉變使我在學舞之路跨出了一大步,單純享受跳舞的快樂與美好。不再執著於高難度的技巧,從基礎開始一步步穩扎穩打,在時間的淬煉之下緩緩往上爬,身體的肌耐力與對音樂的理解力慢慢提升,動作開始變得更大更有力量,心靈也變得更勇敢更強壯。


心態改變後我在舞蹈中重新看見美好自信的自己。
(圖片來源/Shift 轉 - 多媒體工作室攝)

 

跳舞夥伴 亦師亦友

跳舞的魔法讓一群相似的人聚集起來,體驗分享的魅力,並且為共同目標而努力。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大學裡,跳舞給了我一份珍貴的禮物叫做「友情」。我們一起學舞、一起練習、一起吃飯、一起表演、一起比賽,彼此分享著跳舞的技巧、舞蹈的觀念以及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喜悅與悲傷,即使大家來自不同的家鄉、不同的科系甚至是不同的學校。

不用多餘的言語,只要放著音樂一起搖擺,就能知道友情在我身邊,就明白友誼如何跟著節奏閃耀。在比賽中我們或許是戰友,也有可能是對手,不管是哪一種,都學著彼此互相欣賞並給予對方鼓勵。因為退去了戰袍、捨去了名次,終究還是朋友,還是那個可以分享的人。

學舞的路上,很幸運能遇見這些人,如果沒有他們,跳舞之路將會只剩下無止盡的孤獨與寂寞,沿途風景縱然美麗,也少了與人分享的喜悅。而因為他們的存在,跳舞在我生命中成為更美好、更令人嚮往的事情。


因跳舞而遇見的友情時常能帶來許多分享的喜悅,鼓舞著彼此走出人生的低谷。
(圖片來源/廖揚鴻攝)

 

品味舞蹈 簡單的幸福

鎖舞的奧義太深太廣,讓我不斷地想繼續在這個街舞殿堂探險。有人曾問過我,未來工作會不會想往這方面發展?對我而言,未來的事有太多變數,實在無法當下就能很肯定得去保證些什麼。但是我目前並未將舞蹈納入未來的職業考量當中,原因是害怕一旦喜歡的事,會因為為了生活而變成負擔。單純的興趣與經濟的壓力糾纏在一起,這種簡單的快樂就變質了,或許變得更好卻也有可能變得更差,而我太弱懦,沒勇氣去冒著個險,也不願失去目前擁有的那股簡單的快樂。

現在的我只想要好好繼續走下去,繼續跳下去,繼續體會前所未見的感動。能遇見跳舞這項興趣是人生中很美好的一件事情,而我欲細心地品嚐這份美好,即便過程中不全然是甜到心頭的熱戀滋味,倦怠期的出現也同樣的有苦有辣有淚。不過也正因為有不同情緒的體會,踏出的舞步才能更貼近真實世界,更能感動不同的族群以及不會跳舞的人。

跳舞的魔力太強大,美好到我現在仍舊深深著迷。為跳舞癡狂是件幸福的事,而我想要就這樣緊握著幸福,開心地繼續活下去。


跳舞的美好我還想要繼續用心體會。(圖片來源/劉揚安攝

記者 黃詩涵
我叫黃詩涵,綽號是乾乾。 很害怕曬太陽,更害怕昆蟲類。 喜歡安靜簡單的生活, 過著平凡的一天天, 追著大家眼中不偉大的夢。 一步一步穩穩的, 不快,卻很踏實。
記者 黃詩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