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期

熊本生之歌 零安樂死達成

流浪動物議題一直都備受關注,《我要牠們活下去》紀錄了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十年來朝零安樂死奮鬥的過程。

熊本生之歌 零安樂死達成

記者 洪詩宸 文  2014/11/16

二○一三年電影【十二夜】的上映在臺灣社會引起一陣譁然。導演透過影像,將動物收容所背後的真相傳達給社會大眾。同年,也是日本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推廣「零安樂死」計劃的第十年。

《我要牠們活下去》一書,記錄了日本熊本市在二○○三年到二○一三年這十年間為了零安樂死所做的一切努力。從公務員自發性推廣,到結合獸醫、寵物業者、動保團體及市民等,串連許多不同層面的人,由政府和民間所共同進行的一場愛的接力賽。


《我要牠們活下去》紀錄了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
十年來對零安樂死的奮鬥歷程。(圖片來源/薈文網
 

不安樂的安樂死 毒氣窒息

安樂死的定義為:若迫不得已需結束動物性命時,須以最低程度的疼痛,在最短時間內讓動物失去知覺。普遍方式為施打麻醉藥劑或巴比妥酸鹽,然而這樣的方式雖然人道,卻會耗費較多的金錢與時間來保定(安撫將被安樂死的動物,以防施打藥劑人員受傷),無法應付熊本市立動物收容所(現改名為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一週兩次的安樂死需求,因此長久以來都是用施放二氧化碳的方式來為動物安樂死。


在缺乏資金與時間下,低成本又能一次安樂數隻流浪狗的二氧化碳箱,
一直是多數日本收容所的首選。(圖片來源/
地球圖輯隊

書中一開始便以安樂死數隻流浪狗震撼開場,從公務員松崎正吉的視角,鉅細靡遺地描述他第一次安樂死動物的經過:將害怕的狗兒趕進毒氣箱後,注入二氧化碳到箱中,慢慢讓裡面的動物窒息,經歷五分鐘後,狗爪掙扎刨地的聲音才消失在大樓中。

這樣的情形讓松崎幾近崩潰,認為自己是劊子手的想法在他心中不斷迴盪著,於是他浮現出一個念頭:「我不想再殺動物了!」。即便收容所中的其他員工都有類似想法,但是多數也只是消極接受,然而松崎決定將他的想法告訴所長淵邊立夫。在淵邊的支持下,松崎開始思考怎麼樣才能讓這些流浪動物擁有一個家,而不是在毒氣室中完結一生。
 

協會草創 企劃制定難行

在幾名有志一同的公務員聯手下,創立了熊本市動物愛護促進協會。然而在創立之初卻面臨種種困難,無論是民間對於政府的不信任或是協會成員中不愉快的氣氛,都讓計畫窒礙難行。在愛護中心工作的松本充史,同時也是負責協會行政事務的統率成員,他花費大量時間與精力來制定新的運作模式,藉由「政府和人民同一陣線」的理念努力打破民間對政府機關的敵意,至此協會的運作才順利起步。


熊本市歷經10年終於接近零安樂死目標,成就獲得許多認可。(影片來源/YOUTUBE

爾後的故事主線,透過許多公務員、志工、協會成員等不同的角度,來描述愛護中心與協會的改革措施,雖然這樣的敘述方式,在閱讀上會因為人稱調換過於頻繁而無法清楚理解,但是透過多視角的方式,卻能帶出每個成員對待流浪動物的看法。

當所有成員的想法團結一致時,「零安樂死」變成他們共同奮鬥的目標。雖然他們曾被人譏笑,認為根本是癡人說夢。但是隨著十年來不懈地努力,與各種措施的推行下,他們也確實逐年降低安樂死率與提高領養率,並且隨著安樂死率的降低,毒氣箱不再被啟用,所有不得已被安樂死的動物,都被愛護中心的員工以人道的方式送走牠們。

零安樂死對這群奮鬥的人們來說是目標,而不是目的,他們想要的是一個流浪狗可以安心找到新主人,市民都不會棄養的友善動物社會,而非拘泥於零這個數字上。
 

流浪動物問題 臺日皆相同

《我要牠們活下去》一書雖然是日本熊本市的零安樂死紀實,但是書中提到的高棄養率、不負責任的飼主與不正確的觀念,都與臺灣所面臨的棄養動物議題有相同之處。

高棄養問題在日本特別嚴重,其原因是來自於日本的動物愛護管理法中有一條是:若有人要求收容所收養他的寵物時,負責單位不得拒絕。與之配套的還有在大街小巷中行駛的寵物回收車,這樣的措施與法令造成了許多不負責任的飼主,書中即有飼主未將寵物結紮,常態性將幼崽帶到愛護中心棄養,或是飼主因為不想養而任意丟棄,在遭到公務員拒絕時大聲咆哮的例子。


熊本市的達成零安樂死的三大要訣:不給棄養的民眾方便、協助市民處理棄養問題、
替所內動物尋找新家。(圖片來源/呼叫政府

為此愛護中心的公務員們訂立了一套標準,盡力阻止飼主將動物送進愛護中心,如勸導飼主不要任意棄養,灌輸「要養就必須負責到底」的認知,若真的無法阻止則協助尋找新飼主,並且棄養原因必須獲得動保專員的認可,若無法獲得認可則可以完全拒收。

 

動物友善環境 防疫加分

對於在路上遊蕩的流浪動物與餵食牠們的民眾,則是派員協助溝通,期望餵食民眾能與該社區約法三章,達到互惠平和的關係,並大力推行TNR措施(Trap Neuter Return,也就是誘捕、結紮、原地放回),以減少流浪動物的繁衍。TNR利用流浪狗會佔領地盤的特點,在狂犬病期間增加疫苗注射,加強狂犬病的防治。若是直接丟到收容所中安樂死,會讓其他野狗佔領地盤,對於流浪動物在社區中造成的問題很難根治,狂犬病疫情也很難掌握。


剪耳是世界共通的TNR認證方式,表示該動物已接受過TNR。
(圖片來源/
寵物主義

類似於熊本市政策的方案也在臺南市實施,除了TNR措施外還有將各地流浪犬造冊管理,以及替兇悍的流浪狗找尋出路。在書中,二○○九年只有一隻流浪狗被安樂死的紀錄,其原因就是該犬的攻擊性太強,在一次咬傷工作人員後,經過所內各項評估決定將牠安樂死。許多不親近人的流浪犬常因為這樣被安樂死,或是遲遲無法找到新主人。臺南市對此推出了工作犬與防疫犬計畫,將兇悍的流浪犬應用在看守魚塭,或是保護主人不被野生動物咬傷,為牠們找到新的主人。

 

生命教育 國家道德指標

書中點出一個很大的問題:不負責任的飼主可以將爛攤子丟給政府,要求幫忙善後,但是這些看起來理所當然的事情,卻會為執行的人帶來痛苦、浪費許多資源在殘害生命,對待流浪動物不僅僅是個人道德上的問題,更會造成社會負擔。


在許多國家收容所都有時間限制的情況下,
流浪動物的生存權益日益受到重視。(圖片來源/
地球圖輯隊

甘地曾說:「一個國家道德進步與偉大程度可用他們對待動物的方式衡量。」尊重生命並不是一時的風潮,要如何讓這樣的認知根深柢固在社會大眾的心中才是最重要的。

記者 洪詩宸
嗨,我是詩宸。 雖然個子很小,但是很好動,常常靜不下來。 興趣是看各式各樣的小說,和拿著相機四處拍,四處旅行。 喜歡用相機紀錄下感動,或值得紀念的人事物。 覺得不論是風景還是人物,每個快門的瞬間都值得我去紀錄。  
記者 洪詩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