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期

版權代理 為好書覓伯樂

身為幕後的版權經紀人,譚光磊的職業固然寂寞,但對書的熱愛仍支撐著他,在為好故事引薦知音的路上前行。

版權代理 為好書覓伯樂

記者 陳怡均 報導  2014/11/30

十年來,他的足跡遍佈歐美,有時幾天的舟車勞頓只為換來一本動人好書;在他的手上,千百個故事待價而沽,期盼著在世人面前大放異彩;但把故事送上舞台、功成身退後,他的名字卻往往隱默於書封的作者、譯者身後,成為出版產業中最難有機會被讀者瞭解的一環。

他是譚光磊,一位版權代理人,也是《羊毛記》等多本翻譯小說在臺灣出版前,在國內外奔波、周旋的關鍵推手。


譚光磊的辦公室陳設著一大面書牆。從中隨手拿起一本,譚光磊都能如數家珍地
道出故事內容,以及接洽版權時的趣聞。(照片來源/陳怡均攝)

「版權代理常碰到的是,大部分人永遠搞不清楚你在作什麼。」如譚光磊所說,這項職業即使對資深書迷而言,也尚顯陌生。他形容道:「其實就像是房屋仲介,買空賣空。」以他手上引進外文書版權的業務來說,就是負責與外國作者或經紀人交涉,爭取中文授權。和對方談妥後,再扮演中間人,將手上的版權引薦給合適的臺灣出版社,協助出版社向國外簽下書籍。這些看似制式化的環節,首重的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在買進版權時照顧到作家的需求、向出版社推薦書籍時,掌握每位編輯的胃口,都考驗著版權經紀人的手腕與細心。


熱血奇幻迷 初探版權界

踏入版權這行,對譚光磊而言是早已埋下的伏筆。他從小愛看小說,更在中學時一頭栽進歐美奇幻的世界。當時奇幻文學還未被引進臺灣,他就只能嘗試閱讀艱深的原文。「完全找不到中譯,有五、六年,我都只能看英文,等於強迫自己練。」他說道,而臺灣當年第一本中譯的《龍槍編年史》,還是在他高三那年才出版的。大學時期,譚光磊開始幫出版社翻譯、選書,也在外文書店經營過一個科幻、奇幻小說專櫃。

身為一名資深奇幻迷,一直以來閱讀的《軌跡》雜誌(Locus),則讓當年的譚光磊得以一窺出版界的生態。而在業界頒獎典禮的報導中,也總少不了版權人的全家福照:「旗下十個作家一字排開,經紀人站中間,那時候就覺得什麼Agent的,好像是個很酷的職業。」

 

乘風而起 機遇加上努力

後來在編輯朋友介紹下,就讀臺大外文所時的譚光磊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以新手之姿與一家打算進軍英文市場的版權公司展開合作關係。版權代理對他而言,就這麼從雜誌上的一幀照片變成了現實生活。

雖然過程有些誤打誤撞,但譚光磊的起步,卻有著奇蹟般的幸運:「第一年就碰到《追風箏的孩子》,後來又賣出《風之影》,之後就一路專攻小說。」如同他的筆名「灰鷹」;風,穩固了鳥類的飛翔,也讓譚光磊藉由這兩本「風」字輩的暢銷小說踏穩步履、在業界做出口碑,自此展開一場穩健的長途飛行。


《追風箏的孩子》等書的熱銷,為譚光磊開拓出一片天空。(圖片來源/ipeen
 

版權代理人的快樂之源

為了讓大眾更能了解版權代理一職,譚光磊常在網路上分享一些書訊與工作心得。「但因為都講有趣的,很容易給大家做這行就是看看書、出國玩的印象。弔詭的是,我們比任何一行都需要看書,卻忙得完全沒時間看。」他無奈地說道。

譚光磊的版權人生總是忙碌度日,但那份熱情卻運行不墜,「因為愛書,所以碰到很棒的書,就會很熱血。當你被工作搞得心煩氣燥時,只要看了一本好書,整個感覺就回來了。就是靠這樣不斷讓自己走下去。」

買賣一些大暢銷書固然過癮,但讓譚光磊特別有成就感的,還是那些在國外默默無聞,卻因為找對了臺灣出版社而意外翻紅的黑馬。「像這個,你知道他在美國是個完全不紅的小作家嗎?」譚光磊指了指書架上在臺灣熱銷五萬本的《福爾摩斯先生收》。「當初我看到這本書覺得有趣,跟編輯聊,他們想到怎麼包裝(設計成航空郵件),也在書店弄實體行銷,結果居然大
賣。現在第三集叫《來自臺灣的委託》,就因為在臺灣太紅了!」譚光磊的語氣,在驚喜中帶著幾分欣慰。讓書籍重獲新生的案例,對版權代理人來說,總是最讓他們開心的。


國外未能暢銷的《福爾摩斯先生收》,在台灣找到新的契機。(照片來源/陳怡均攝)


不忘初衷 華語書推上國際

近年來,除了引進外文書,譚光磊也將版圖拓展到版權輸出,試著把中文小說推向國際。「其實我從一開始做這行,就一直想把中文書帶出去,因為覺得那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他說道。譚光磊從入行開始,等了五年才終於有機會,而賣出手中第一本中文書的成就感,至今仍難以忘懷。勝利的喜悅固然甜美,但持續推廣的艱辛亦超乎想像。譚光磊分析道:「華語文學在國際間相對弱勢,根本不要去想有外國編輯是懂中文的。」

中文版權輸出,是場需要投入大量心力的持久戰。雖然前路顛簸,譚光磊仍甘之如飴。他認
為,這既是有意義的事,也是當作投資一個夢想。「只要沒有賠錢,或者說沒有大賠,也就好
了!」他豁達地說道。
 

堅定信念 走過飄搖年代

「還是希望我們能賺更多錢,找更多人進來囉。」談及臺灣版權人才在大環境中的不易,譚光磊詼諧的語氣中,也不免挾帶著幾分「安得廣廈千萬間」的無奈。

譚光磊憂心地表示,目前臺灣的小說出版界相當蕭條。在群眾抗爭接連爆發後,嚴肅的社會風氣使人們失去享受小說的空閒與心情,也不再能夠輕鬆說出「我今天看了一本小說,超棒的!」這類有不關心社會之虞的話語。二一四年的動盪,確實對小說銷量造成極大的衝擊。但譚光磊說道,「我們不可能放棄小說市場,這是我們的看家本領。即使賣不好,我們還是要繼續賣,就這樣,要繼續堅持下去。」透過簡單的幾句話,對推廣小說的熱情,以及對自身「好,還要一直好下去」的要求,都在這位熱血版權人的語氣中表露無疑。

也許正如譚光磊執譯筆的小說《冰與火之歌》所述:「Winter is coming.」(凜冬將至),臺灣出版產業面臨的,是人們越來越不買書的困境。然而譚光磊的熱忱,卻也為圖書產業在未來的漫漫長路上,增添了幾分暖意。
 

帶著好故事 飛離巴別塔

談及從事版權代理最大的成就感,譚光磊說道:「把你覺得有意義的好書賣掉,讓你覺得能夠把它帶到很遠的地方。當你覺得,讓這本書多了一個新的讀者群時,這就是最快樂的事情。」

筆名「Grayhawk」(灰鷹)的譚光磊,曾推動許多外文小說在臺出版,把世界帶進了臺灣;而今,他更要用這同一雙翅翼,把全球華人引以為傲的著作,帶向更廣袤的世界。在離家數萬里的書店中,一個個中文好故事將能以全新的面貌,遇見更多不同膚色、不同面孔的知音。 


透過版權代理人的努力,讀者們將繼續看見一則則來自地球彼端的故事。(圖片來源/forbes

記者 陳怡均
來自不靠海的小鎮埔里、現年20歲的中部女孩。 喜歡讀翻譯小說、看美劇日劇, 超級怕熱,卻嚮往南歐的浪漫熱情。 喜歡大吃大喝、咧嘴大笑, 淚腺也有些過度發達,又偏愛看催淚電影弄得不能自已。  
記者 陳怡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