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期

象牙塔外 明星高中存廢戰

針對十二年國教實行的現況、明星高中備受爭議的現勢以及大眾紛歧的觀點作探討,歸納出可行的未來發展。

象牙塔外 明星高中存廢戰

記者 陳怡均 報導  2014/12/07

檯燈下,就讀國二的小琪埋首在作業堆中振筆疾書。維持課業成績之餘,她仍抽空參加學校的節奏樂隊、每周花上好幾個小時作科展,更在周末到圖書館擔任志工、準備英檢,簡直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的通才,樣樣都得精通。十四歲的她,生活忙碌卻少有怨言。因為她知道,這些努力將在隔年的免試入學放榜後得到回報。小琪從小身為背負爸媽期待的「北一女寶寶」,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上路後,想進入明星高中需要滿足更多條件,成績保持頂尖外,課外活動也一樣都不能少。而像這樣的例子,在如今的十二年國教下絕非個案。


設計成名校制服的圍兜,反映許多父母對孩子的深切盼望。
這份期待,也讓明星高中的概念自小在孩子心裡紮根。
(圖片來源/
ETtoday

標榜舒緩升學壓力的十二年國教,於二一四年正式開跑。繁複的入學管道,讓家長與學生一時仍摸不著頭緒。其中鼓勵就近升學的方針,是希望消弭明星高中光環,讓學子們不再需要為了擠進前幾志願的窄門日夜苦讀。然而實行至今,升學掛帥的明星高中仍擁有較高聲勢,透過十二年國教消除階層的理想,看似未獲成效。而在以資源均等為宗旨的體制下,原先因高升學率成為學子拚搏目標的明星高中是否該繼續存在,也成為現階段頗具爭議的課題。
 

十二年國教 折衷之路?

十二年國教這項影響甚鉅的教育改革,早在上路前便廣受各界關注。其中,支持全面就近入學、廢除高中排名以解除孩子重擔的「免試升學」主張;與提出用成績將學生分等,再配發到對應等級高中的「成績競爭」論調,分別站在對立的兩造。在兩方拉扯下,目前的十二年國教,正是妥協後的成果。

現行的十二年國教分為免試入學、特色招生兩類入學管道,其中又以前者為主。免試入學,顧名思義便是可直接申請就讀。但有鑑於臺灣社會的明星高中迷思,申請前幾志願學校的人數超額,可說是必然的結果。此時,則必須由各高中依學生的會考成績、志願序、多元學習等項目評估是否錄取。換句話說,若想躋身社會價值觀中的傳統名校,國中生們依舊得以學業成績一較高下。
 

管道繁瑣 家長孩子霧煞煞

身為十二年國教上路第二屆的學生家長,從事教職的郭元慶說道:「十二年義務教育應該要有,但入學資格和依據必須更簡單,比如說統一辦一次大考就好,不用再排比序、採計社團表現之類的,會讓大家很困擾。很多規定講也講不清楚,不知該怎麼辦。」郭元慶的一席話,也道出不少家長在面臨複雜的新制時,對孩子未來的憂慮。


高分落榜的孩子走上街頭,抗議形同實驗的十二年國教。(圖片來源/風傳媒

各校有限的錄取名額讓學生仍需面對篩選機制,只是篩選的變因不再只有課業成績,就連選填志願的排序差異,都可能讓人與心中的第一志願錯身而過。環環緊扣的多重比序,使免試入學帶給孩子的壓力不亞於過去的基測,而採納特殊表現的規定也讓學生除了努力讀書,更要六藝精通才能順利取得免試門票。然而,並非每個家庭都有能力負擔昂貴的才藝班及社團費用,大眾普遍認為,此項措施將可能在無形間削減弱勢環境中孩子們翻身的機會,助長了臺灣社會的階級複製。
 

新制上路 名校照樣擠破頭

十二年國教的精神,原是讓學生在較無升學壓力的環境中多元發展,而就近入學,正是一種實踐方式。但從擺脫不了名校光環的學生、家長,以及明星高中校方的反彈中,可發現臺灣社會似乎尚未準備好面對這項重大轉變,也因此教育部在推行新制的路上可說是窒礙難行。在各界壓力下,只得推出保留基測特色的會考制,減輕轉型的劇痛,卻也造成效果不彰。而今,各地第一志願的免試入學管道,依舊是多數學子的首要目標,競爭名額的激烈程度更勝基測。


中段學校報到率偏低,說明了對明星高中的追求仍舊存在。(圖片來源/陳怡均製

長期關注教育議題的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表示:「明星高中其實只是升學壓力下塑造出的『菁英幻象』。明星的點是在於原本就只招收學業優異的學生,而不是學校本身的教學有甚麼過人之處。」她同時指出,現行的十二年國教早已偏離原意,若就近入學的理念真正被落實,明星高中的概念自然就會淡化。施宜昕認為,所謂的折衷方案並不存在,人本基金會的訴求,是資源共享、不放棄任何一位孩子的教育體制,而為了鬆綁學生的壓力、成就快樂學習的環境,象徵壓力與資源獨佔的菁英教育必須消失。
 

扶弱 無關乎鋤強

然而,曾就讀臺中女中的臺大財金系學生陳立欣,卻對明星高中的存在抱持不同意見。她說道:「目前的明星高中,也就是『升學導向名校』應該存在,但不必集眾人寵愛於一身。我的想法是要適性發展、重視每種專業,而學術專業當然也是其中一環。想培養好人才,篩選是必要的,有了篩選,才能夠維持好環境,也才能把好環境分配給投資報酬率較高的人。但同樣的邏輯不只可以用在學業,像美術、音樂等各種不同的才能,也可以有自己的明星高中。」

政治大學大三學生石詠之,本身未曾就讀明星高中,但她認為,試圖剷除明星高中的想法只是「把最好的拔掉」,強行塑造出齊頭式平等,這樣的作法其實沒有必要。她說道:「最大的問題其實不是資源夠不夠,而是取得資源的管道要暢通。」教育資源的可近性,是她心目中最重要的一環。石詠之認為,即便是在資源較匱乏的學校,若有心想學習的學生依舊能藉由開放管道取得資源,那麼明星與社區高中的階級差異,也就不那麼值得爭論。
 

不同聲音 一致的盼望

綜觀而論,人人都能享有十二年義務教育的政策,在多數民眾眼裡都具有良好立意,但繁瑣的升學管道與換湯不換藥的半吊子路線,才是引起學生與家長反彈的主因。儘管關於明星學校的存廢,在眾說紛紜間仍無法得到解答,各方對於提升教育品質的願景卻達到了共識。施宜昕說道:「希望落實十二年國教後能讓各校重新洗牌,校方也能更努力投入資源在教育學生以建立口碑,成為真正的好高中。」新制上路後,若能鼓勵升學名校與一般高中職同樣努力改善教學品質,打造出各校自身的特色,這樣一批「真明星學校」的誕生,便會是眾人所樂見的。陳立欣更打趣地說:「期許未來能出現『小當家高中』、『畢卡索高中』等更多特色明星學校。」也道出多元價值在社會中愈發被重視的現況。

無論明星高中在教改浪潮中是否將屹立不搖,適度的轉型都在所難免。如何在升學至上的迷思消褪後,讓明星學校的特點不再僅限於聚集菁英,而是藉由獨具特色的優質教學,將每個入學的孩子造就成真正的棟樑,將是未來教育發展的重要課題。

記者 陳怡均
來自不靠海的小鎮埔里、現年20歲的中部女孩。 喜歡讀翻譯小說、看美劇日劇, 超級怕熱,卻嚮往南歐的浪漫熱情。 喜歡大吃大喝、咧嘴大笑, 淚腺也有些過度發達,又偏愛看催淚電影弄得不能自已。  
記者 陳怡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