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期

關余膚色 我想說的事

活出自我「不留白」,小麥膚色的宣言。

關余膚色 我想說的事

記者 余念竹 文  2014/12/07

佇立在鏡子前許久,仔細地思量我的皮膚,是那種小麥的顏色,在深的米色和淺的咖啡色中間。
好像打從我被媽媽生下來,就是注定這個膚色,也就是俗話說的「烏肉底」,而我那小我兩歲的妹妹,卻恰恰相反,擁有就算曬黑也能白回來的膚質。我們姊妹倆的膚色也常常成為家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爸爸曾經開玩笑的跟我說:「以前媽媽要生你之前的時候好愛吃海帶,餐餐幾乎都要配海帶,尤其是有醬油滷味那一種,結果你一生下來看起來好黑,那個皮膚都黑到發亮了,然後在生你妹的時候又改愛吃豆花,那時候常常吵著要我下班買杯豆花給她當點心,然後妹妹生下來的時候皮膚就是白淨光滑。」當然我不相信這個荒謬的故事,但心裏卻也暗自地對膚色「分配不均」不滿。
 

野孩子的煩惱

天生就沒有多白的膚色,加上小學四年級以前住在鄉下,那個時候只要寫完功課就往田裡面跑,有時候幫鄰居一起種豆苗,把豆苗種完可以拿著一點零錢去柑仔店買冰的飲料喝,有時候和住對面的小孩一起玩躲貓貓,就算是毒辣的陽光也是可以玩的不亦樂乎,有時候可以從午餐後一路玩到快要晚餐時分,奶奶特地出門來帶我回家。雖然代價是我整個人看起來是「黑金色」的,但那是一段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後來爸爸因為工作的關係,帶著我們一家四口搬上了台北,一個鄉下的野孩子搬進了大都市,換了一個新的國小,剛進班上時,放眼望去,這裡的絕大多數的女生皮膚看起來都白白淨淨,我看起來真的膚色最黑,再加上個子又不高,在照片裏常只能看見我大大的眼睛,剩下的就是一大塊糊糊的黑,當我感受到同學的眼光從我的旁邊掃過,回家看見鏡子裏的我,就覺得皮膚黑真的好醜好難過。
 

走廊上的心靈衝擊

上了國中之後,班上的有幾個男生常常喜歡調皮搗蛋,我記得有一個和我一樣膚色比較深的女生就被其中一個男生亂取綽號。

「欸!黑奴!」男孩站在走廊,朝著走廊底的黑膚女孩大叫。
「吼你說甚麼啦!我不是黑奴啦!」女孩惱怒的朝著男孩說,臉色帶有一絲難過。
「喔,那黑鬼!哈哈非洲黑人!」男生口無遮攔地繼續大叫,吸引住了走廊的同學的目光,也讓他氣燄更加囂張。

大家開始看向那個女生,有些班上同學甚至開始竊笑,只見女生逐漸低下頭,雙手慢慢的把拳頭收緊,咬著牙的繼續說著「我不是黑鬼,我不是……」然後就開始奔跑,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當時剛好我的位置在靠走廊第三個,我坐在教室裏看著這一切發生,心裏頓時有很多情緒,有憤怒,真的有一股想衝出去賞那男生一拳的衝動;有恐懼,我害怕這社會對於深色的皮膚有種排斥感;也有悲傷,而我卻只能無奈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憤世嫉俗 漂白一切

有句話說「一白遮三醜」,在東方人的審美觀念裡,「美白」兩個字是不能分開的,想要「美」,就要「白」,皮膚黑代表著「髒」。對於皮膚黑深感不滿的我,就曾經天馬行空的想過各式各樣變白的方式。整型業如此蓬勃發展,「去打個美白針好了」,「聽說洗牛奶浴有助於美白」,最印象深刻的是二○○九年,過去流行天王麥可‧傑克森(Michael Joseph Jackson)過世的消息,看著他身為黑人居然擁有如此白皙的肌膚,不曉得從哪聽來的話,以為他去動了漂白皮膚的手術,後來才知道他是因為有病在身,但當時我一度很認真地在網路上查找臺灣哪裡可以動這種手術,因為我巴不得想要全身都漂白個徹底,就算代價是有可怕的副作用都無所謂。

萬般努力地想把自己從黑天鵝變成白天鵝,當然也換來不少慘痛的經歷,我記得國二時看了一篇網路文章,說敷檸檬可以促進維生素C被皮膚吸收,而維生素C可以讓皮膚變得更白皙有光澤,我傻傻地切了一片厚檸檬貼在額頭的正中央,但是其實檸檬是數一數二的感光食物,遇到陽光之後敷在額頭上那一塊圓圓的地方長出一塊超大超圓的黑斑,害我非但沒有變白,本來就黑的額頭上又長了塊更黑的斑!那一陣子完全不能沒有瀏海,不然真的不敢出門見人,也是因為這些慘痛經驗讓我覺得變白更加遙不可及,周圍的朋友、家人對自己的行為也是哭笑不得。


檸檬?那一陣覺得這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水果!(圖片來源/隨意窩
 

活出自己 黑有黑的好

但是活了二十多年,慢慢的我終於也發現皮膚黑的好處,也漸漸整理出日常生活中一些小心得。皮膚黑的人比較不容易長斑,抵抗陽光的能力也比較好。視覺上,同樣大小的黑圈圈和白圈圈擺在一起,會覺得黑圈圈看起來就是比較小,也因此在拍照的時候,黑膚色的人臉看起來就是會比較小比較顯瘦,因為黑色不像白色,具有膨脹效的果。又或是在在穿衣服或是搭配件的時候,淺色衣物或是亮一點的配件,隨便搭在身上就會看起來更亮更明顯,在化妝上也是同樣的道理,簡單亮色的眼影或唇彩,不用上太多看起來就會很明顯,膚色白的人可能都要上好幾層才看的出顏色,所以可以省下不少化妝品。


我現在覺得黑皮膚很性感。(圖片來源/妞新聞
 

從排斥到接受的人生哲學

但是眾多皮膚黑的好處中,我最喜歡的是:可以在夏天盡情地享受陽光。雖然這不代表我就可以不用防曬,但是我可以比較不用那麼害怕被曬黑,夏天到了我不像許多女孩,只敢躲在家裡吹冷氣不敢出門,我喜歡到海邊衝浪,感受海邊輕柔的風吹拂過我的臉頰,踏一踏清涼的海水、玩一玩沙。

或許活了二十年我也開始漸漸更了解自己,就是愛玩好動,喜歡無拘無束地享受自由,因此開始對自己的膚色建立起自信心,也找到屬於自己的穿搭或是彩妝。我從變成害怕黑皮膚的小女孩,進化成一個能欣然接受自己,並大膽擁抱陽光的成熟女孩,或許人生也是這樣,有很多事情你沒有辦法控制,但你可以學著去接受,到這裡,我想這就是我的人生哲學。


即使到了大學還是一樣的膚色,但我覺得很好看。(圖片來源/曾筠婷提供

佇立在鏡子前許久,仔細地思量我的皮膚,是那種小麥的顏色,在深的米色和淺的咖啡色中間,嘴角微微上揚。

記者 余念竹
我是竹竹,住在台中六年,台北十四年的女孩 骨子裏應該就是很原始的喔巴桑魂 有時候無可救藥的強迫症 我想要慢慢的在喧囂理學會安靜,學會等待 學會看見自己跟周圍的美好:)  
記者 余念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