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期

多元創意 單一主題同人展

臺灣的同人誌販售活動日益興盛,更出現限定特定主題的「單類型同人誌販售會」,顯示同人活動的多樣面貌。

多元創意 單一主題同人展

記者 簡品心 文  2014/12/07

經常光顧便利商店的人,總能一踏進店門,便熟門熟路地前往特定貨架,選購需要的商品。便利商店會將貨品分門別類地排放妥當,方便顧客採買,而在以ACG(動畫、漫畫、遊戲)三大領域為主軸的宅文化裡,「分門別類」的觀念也相當純熟,包括在臺灣日漸繁榮的「單一主題型」同人誌販售會,即一般俗稱的「Only場」。


Only場為同人誌販售會的分支,較偏向同好會性質。(照片來源/Plurk
 

主題豐富多元 日益蓬勃

「同人」一詞源自於中國,傳至日本後,衍生出「志同道合之人」之意,「同人誌」則是這些志同道合者共同出版的書刊雜誌,即一種業餘性的、自費出版的、不受商業體系影響的同好刊物,演變至今則能以「同好創作物」概括之,不再侷限於文本創作,「同人」的說法也在臺灣的ACG文化圈裡沿用。顧名思義,「同人誌販售會」便是販售同人誌的活動,又分為「全類型同人誌販售會」(All Event)與「單類型同人誌販售會」(Only Event),後者一般被稱為Only場。

與全類型同人誌販售會不同,每場Only場都具有特定主題,比如會限定於單一作品、作品裡的單一角色、單一配對或同類型作品。舉例來說,二○一四年的Only場主題便有漫畫《飆速宅男》、漫畫角色「黃瀨涼太」,與範圍更廣泛的「歐美影視」等等。


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成為Only場的主題。(照片來源/簡品心攝)

臺灣的同人活動起源於一九四○年的漫畫同人結社,而在一九八八年,日本漫畫《聖鬥士星矢》風靡全臺,間接導致衍生原作劇情的「二次創作」成為臺灣同人文化的主流。一九九七年由捷比漫畫便利屋與日本SE株式會社合辦「Comic World」(CW)活動,為臺灣大型同人誌販售會的始祖。

Only場則於一九九九年的「封神演義Only」逐步發展,據「台灣同人誌中心」的統計,二○一三年時共有四十八場Only活動,二○一四年增加至六十五場,顯見Only場的日益蓬勃。特別的是,近年來Only場的主題並不僅限於ACG範疇,還擴展至紙膠帶與明信片Only、娃娃Only、原創Only等多樣化類別,顯示同好參與販售活動時,二次創作的同人誌已經不再是唯一目標。

 

創意巧思 凝聚作品粉絲

Only場是具備特定主題的同人販售活動,多由同好自發籌畫,活動場地通常較小,攤位數量也較少,主辦單位則會準備許多符合該主題的特別活動,讓同好於購買刊物之餘共襄盛舉,不像參與大型販售會時,人們彷彿推著購物車逛賣場,採購完畢便早早收工回家。

以二○一四年十一月的「Hey!!! Potter. 龍寢時忌驚」──《哈利波特》同人誌販售會為例,主辦單位取自原作中霍格華茲學院的諧音,將自己命名為「沃格華茲學生會」,販賣刻印沃格華茲校徽的圖章,並於該場次進行「採收魔蘋果」、「黑魔法防禦術及占卜學聯合授課」等闖關遊戲與舞台活動。如此取材於原作的小巧思,不僅展現主辦單位對《哈利波特》的發想創意,也讓所有喜愛該作品的參與者會心一笑,增強對活動的認同感與身處於「哈利迷」族群的歸屬感。


《哈利波特》Only的主辦單位仿造原作中,用來記錄學院分數的沙漏。
(照片來源/
Plurk

總括來說,Only場擁有單一且明確的主題,整體活動性質較為悠閒、輕鬆,傾向同好交流會,參與者能夠更盡興地與他人交流,不用擔心旁人聽不懂自己的「梗」,也不會像逛綜合型場次時,整排攤位都是未曾接觸的作品。此外,Only場也容易創造不同於綜合型場次的感動,喜歡《美少女戰士》的謝秀蘋在參加過該作品的二十周年Only場後,即表示:「一部作品完結這麼多年後,還可以參與它的場次,老實說光是這樣就足夠讓我記得一輩子了。」
 

經驗不足 可信度低落

然而,正由於Only場多為同好自發舉辦的活動,缺少大型企業的規劃與管制,若主辦方的相關經驗不足,經常引發民怨。據二○一二年時,同好自行發起的「同人販售會ONLY民意調查」之問卷結果,Only場的主辦單位會有「欠缺工作人員訓練」、「承諾的事情沒有做到」等缺失,主辦方也會因為缺乏活動經驗、個人能力不足而導致場次無法順利進行。如二○一四年七月的「陽炎計劃」Only場,便由於活動當天人流管制不周、活動路線規劃不良、場刊供不應求等問題,造成參與者的負面評價。


民意調查總結出無法順利舉辦活動的原因。
(圖片來源/
同人販售會Only民意調查相關

近年,網路科技發達,主辦單位能夠透過網路,匿名籌畫活動,卻也致使Only場的可信度下滑,主辦者「人間蒸發」的事件層出不窮。如預計於二○一四年十一月舉辦的【KILL la KILL】Only場,於活動的一個月前緊急踩煞車,公告的停辦原因正是「長期無法聯絡上主辦單位,導致預定進度嚴重延宕」。此外,舉行一次Only場的花費多為三萬元至五萬元,主辦方需要足夠的經濟能力,而若是管理財務的經驗不夠,常會使錢財運用不周。
 

封閉與商業 不減展場盛況

除了主辦單位籌措不當的問題,參與Only場的同好也會引起他人的負面觀感。Only場聚焦於單一主題的特性,使得該場次的參與者比綜合型場次的參與者更加「狂熱」,頻繁使用只有圈內人才能理解的專業術語,這種封閉性也在無意間阻絕了新人進入。同時,也有同好認為,如今臺灣的Only場愈加商業化,大眾開始重視遊戲設計與獎品項目,不復以往同好聚會的溫馨氣氛。

不過,透過Only場,參與方能結交到擁有共同嗜好的朋友,主辦方也能更加明白自己對於相關產業的不足之處。此種主題單一、多由同好自行籌備的同人誌販售活動日漸興盛,形成不亞於傳統大型販售會的熱鬧宴會,方便喜愛ACG領域的同好在參與同人活動之時,擁有一種新的選擇。

記者 簡品心
不愛動,不擅言語,睜著眼時只懂得固守疆界,閉上眼後就被風帶往遠方。 喜歡說說那些相愛與否,或誰為誰遺落什麼。 若始終能以掌心的文字且歌且走,然後哪一天,停下腳步,想,這便是一輩子長度的夢。
記者 簡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