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期

缺水大問題 農工多爭議

缺水一直是臺灣長期以來的問題,每次都以農業限水優先,這次稻作休耕面積相當大,引發一連串問題和爭議。

缺水大問題 農工多爭議

記者 包金 報導  2015/01/04

臺灣雖然是降雨量相當充沛的國家,但由於地狹人稠,而且除了北部之外,其他地區降雨季節集中,再加上臺灣山高坡陡,造成臺灣西、南半部的河川多屬於荒溪型,因此可利用的水資源保存不易。就算已建設許多水庫蓄水,但多處水庫淤積程度日益嚴重,大幅下降其蓄水量,只要當年度夏、秋兩季的梅雨和颱風雨沒有達到足夠的雨量,隔年初就有水資源短缺的問題。而政府通常會採取限水政策,以緩和用水吃緊的狀況,但卻會造成農業和工業搶水。

在二○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號,前立委羅文嘉在社群網站以「被忽略的真相」為題發文,提到「中央政府剛宣佈,明年上半年稻田,全面強迫休耕(實際面積地區請參照官方新聞稿)……一般人沒有水用,會立刻跳出來發聲,政府不敢限制。資本家大工廠沒水用,他們也有足夠力量聯合起來反應,政府當然也立刻買單。但是,農民沒水用怎麼辦?」讓許多農民和農業相關的非政府組織相當關注,不管是農工搶水問題、農民生計問題,還是政府機關的回應,再次引發大眾討論。
 

爭議不斷 問題頻傳

二○一五年第一期稻作主要限水的地區是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及嘉南等,共五個農田水利會灌區上半年停灌,其面積為四萬一千五百七十六公頃。政府一如往年主要以經費補償方式來保障農民損失,而每公頃停灌補償標準為:休耕且種綠肥為八萬五千,休耕不種綠肥但有翻耕為七萬八千,轉作其它作物為三萬九千,總共補助約三十億。其中農委會新聞稿中提及的補償對象:「目前稻作栽培大部分為自耕農,即停灌補償由農民領取;如有承租簽訂合約者,停灌補償費則給付予實際耕作人,至於地主與實際耕作人分配比例得由租賃雙方自行議定,或依租賃契約約定辦理。」


各樣補助圖示。(圖片來源/包金製)

主要引起爭論的地方有幾點,首先由於《水利法》第十八條的用水標的之順序為「家用及公共給水、農業用水、水力用水、工業用水、水運、其他用途」,卻又在後面第十九條提「水源之水量不敷公共給水,並無法另得水源時,主管機關得停止或撤銷第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以外之水權,或加使用上之限制。」使原本在用水權有優先順序的農業,這次頓時因用水量最大,而被限制使用量。

另外一個問題點,在於雖然法律上的補償對象為自耕農或是實際耕作者,但事實上大家關注這筆費用是否真的會給農民,而不會被地主所拿走。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其他農業相關業者,例如:烘穀、運輸、糧商、肥料等,在收入方面也會受到影響。最後,雖然休耕是一期稻作,但事實上二期稻作收割期是在十一月,也就是假設農民真的拿到八萬五千塊,要撐到二○一五年的年底才有自己作物的收入。


臺灣部分地區要到隔年十一月,才能再次看見金黃色稻田的景象。
(圖片來源/
一籃子

 

稻農悲歌 工業下犧牲者

臺灣稻作的農業型態多半是小農或佃農,而小農主要是「以家庭式勞力為主,沒有長期僱工的農民」(出自於友善耕作小農集會所),從羅桂美於二○○八年的碩士論文〈當農村政經結構下美濃有機米產銷班的實踐與困境〉內文中提到臺灣從經歷「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這些政策,導致臺灣的稻作型態會發展成現況。

而臺灣過往是以自家農耕為主,到了工業化的臺灣,政府推行政策下引進機械化農業,讓插秧、收割、烘穀都是利用機械取代人工,由於機械造價並非一般農民可以負擔,他們多半會花錢請有買機械的人打理,再加上育苗場、收購商、運輸業、地主和佃農,也讓農業在限水後,衍伸出許多有待解決的問題。另外,臺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明顯看到工業和服務業的GDP上升、農業出口量有所成長,但反觀臺灣稻農生計上卻受到極大衝擊。


收割機割稻的狀況。(照片來源/鄭青青攝)

農村武裝青年的主唱阿達從小就是在農村長大,對於稻米的栽種過程瞭若指掌,對土地更視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而農工搶水是一直沒改善的問題,他因此寫〈望水〉這首歌發聲。他表示:「這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當水不夠用就會先給哪些人使用?往往限水都是從農業開始,社會不斷把農村邊緣化,我們關注不是在於土地、糧食,而是朝向現代與科技,不意外,因為我們是這樣被教育上來。」

 
農民武裝青年的望水,以搶水為題材。(影片來源/youtube

關於農業被限水的另一個問題,來自於《水利法》十九條並非按照原本農工用水順序訂定限水政策。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顏姓工程師表示:「政府施政也無法恩及所有人,總是要權衡各方利弊才做出決定,只是不曉得這次的決定依據為何,農民被犧牲真的很可憐,他們總是有看天吃飯的認知,面對限水最沒聲音。」

受害稻農多半因為搶水問題而苦惱,卻有少部分農夫自己另外設法,臺南的陳姓農夫就表示:「由於臺南這次只有白河地區受影響,如果我的農地也被限水,其實直接抽地下水就好了。」
 

搶水問題 如何處理

針對這次限農業用水的公平正義,臺灣農村陣線研究員蕭喬薇表示:「水資源不足是大家要共同面對,民生、農業、工業應該一視同仁,而且不只從水的面向來說,土地資源也是,像是農地被強制徵收成為工業區,農民權益時常不受重視。」而對於如何改善且保障農民權益,蕭喬薇提到:「我們平常用水是掌握在水利署,都由其調度卻沒法制化,她認為可以仿效國際碳排放量交易,制定用水的配額總量,如果用水配額超過,拿出金錢來向其他單位購買。」

臺灣並非是唯一缺水的國家,世界各國也有相同的缺水狀況,從二○一○年經濟部水利署發行的《國際水再生利用推動經驗評析》中,主要是討論美國、日本、新加玻、澳洲、以色列五國的再生水使用,其中有提到:澳洲和以色列都有把海水淡化列入可用水,而根據水利署的資料,臺灣海水淡化只供應核三廠冷卻用水與小部份民生用水。另外,如果將各地水庫泥沙淤積清理,也讓可用水資源能有更多保存量,降低限水的可能性。
 

用水公平正義 全民同努力

臺灣資源有限,不管是土地或是水源,總引發許多問題,在現實中農民常成為被犧牲的對象,為了落實公平正義,在同一座島上,應該一同承擔問題,雖然搶水問題已經持續很久,相信在臺灣全體一同努力下,由專業人士研討解決辦法,而大眾只要平時多珍惜每一滴水,不隨意浪費,往後缺水發生的機率將會大幅降低。

記者 包金
長不大的男孩 獨舞 夜裡風霜歧路 還記得 第一眼的天空 心底的角落   那盈紫的情 那艷紫的詩 那幽紫的音 想留住沙漏的珍珠 想散出愛中的十字 想點燒希望的燈火    
記者 包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