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期

向前走 從絢爛走向平淡

當年叱吒歌壇的巨星林強,如今早已退出流行音樂圈。受不了流行音樂界的他,在退居幕後之後也有著心境上不同的轉變。

向前走 從絢爛走向平淡

記者 賴坤猷 報導  2015/01/04

「Oh!再會吧! Oh!啥米攏不驚!Oh!再會吧!Oh!向前走!」
一九九○年,轟動大街小巷的〈向前走〉以及〈黑輪伯仔〉寫出了不少年輕人的希望與徬徨,也讓當時的台語新人歌手林強一夕爆紅。幾十年過去了,這首歌仍是許多人傳唱的經典樂曲,而在歌曲中用充滿希望的歌聲鼓勵大家的林強也慢慢地走向幕後,向前邁出自己想要的步伐。


當初藝名為林強的林志峰,曾以成名曲〈向前走〉獲得一九九一年金曲獎最佳年度
歌曲獎,也開啟了他的音樂路。(照片來源/吳建勳攝)

 

憶當年 不知是非選擇逃避

回想當年走紅的時候,林強改以本名林志峰闖蕩歌壇,他打趣地表示,出了唱片後只要打開那只有老三台的電視機,都可以看到他在電視螢幕上。但原本只是想要創作音樂的林志峰,卻得開始面對伴隨著名氣而來的種種是非,沒有人教他如何應對進退,也沒有足夠的智慧調適心理,只能在流行音樂圈中自己慢慢摸索著出路。而當時,在友人介紹下,也讓原本堅持拒絕抽大麻的他初次嘗試了大麻的滋味。從此以後,大麻變成一種社交習慣,他開始會與幾個吸大麻的朋友一同聽著音樂聊天,然後捲著大麻煙,每個人輪流抽幾口。這樣的氛圍,在當時崇洋的音樂人眼中,是一種很酷的行為。

走紅的滋味,並不如想像中的甜美,起初林志峰感到開心與意外,但逐漸他變得想要逃避一切。名氣使他經常被民眾認出來,但在無法拒絕別人的好意與熱情下,企圖消極地躲開人群來換取片刻不被打擾,與不須逼自己與陌生人寒暄的短暫自由。
 

厭惡明星生活 轉幕後創作

談到在電視機前亮相的生活,林志峰表示:「我常常看到自己在電視的那個樣子,就很討厭。」他講到當初某家飲料廠商找他代言時,他一想到超商裡的飲料架上有著自己的圖像與人形立牌就覺得很噁心、很尷尬,因此斷然拒絕代言該商品。螢光幕前的日子逐漸讓他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在大眾面前亮相,但是身為明星的他卻必須履行這項義務,或許其他明星能甘之如飴,他卻為此感到痛苦,因而發現自己比較適合幕後工作。

此外,配合著唱片公司行銷的生活不僅讓林志峰選擇逃避人群來尋求片刻安寧,也讓他時常逼自己說一些言不由衷的場面話迎合別人,內心想法與外在現實世界的衝突,往往讓他感到矛盾與不自在。他覺得自己很「假」,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心中的疙瘩,這甚至一度使他精神狀況不穩定。

慢慢地,林志峰開始從事實驗性電子音樂的創作,作為自己成名後尋求解脫的方法。對他來說,電子音樂不僅使他能夠隱藏在人群中,當個DJ創作音樂不會被認出來,也讓大眾能夠更加注意音樂本身的價值勝於關注歌手的光芒。這種創作類型,正好符合他的創作需求,他也發現實驗性電子音樂不同於傳統的電子舞曲,有高度發展的可能性,從此以後他企圖推廣這種鮮少臺灣人嘗試的音樂種類。

接觸了電子音樂,加上他對於幕前的日子感到厭煩和不安,林志峰約在西元二○○○年前後轉向幕後的配樂發展。至今仍有不少的國際知名導演和新銳導演的電影找他合作配樂,像是侯孝賢的【南國再見,南國】、【千禧曼波】以及賈樟柯的【天注定】皆出自他的創作。放棄了流行音樂後,他仍然以豐沛的創作活力在音樂界裡撐起了自己的一片天。


導演侯孝賢中後期的電影作品時常請林強配樂,而他的配樂也時常能夠精準地抓住電影
中影像的情緒與脈動。(影片來源/
Youtube)

 

幕前幕後 心境行為皆轉變

從一個大明星變成一個普通的非流行音樂創作者,林志峰不僅創作出令人驚豔的作品,他對於音樂更有了不一樣的做法。起初,因為版權的使用金較難與唱片公司有明確的劃分,加上藝人朱約信(豬頭皮)的引介,他放棄使用一般藝人使用的版權而改用創用CC授權(Creative Commons),歡迎大眾非營利使用他的音樂。原因除了著作權糾紛難以透明清楚地解決外,他也是看上了創用CC授權中自由、開放的特色,認為社會支持著音樂人成長,音樂人也應該相當地回饋社會。

在轉戰幕後創作音樂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人生的矛盾和問題。林志峰透過大量閱讀先賢聖人的書籍,尋找自己矛盾困惑的原因。企圖透過哲學與宗教上的哲理,思考創作及生活中遭遇到的困難。他透過這些先人所著的書籍思考問題,擺脫了一般生活中的世俗價值的侷限,在音樂上有更多寬廣的想像空間,同時也回歸音樂人工作本質裡對於抽象概念的多元包容與討論。

現在的林志峰淡泊名利,把自己的物質慾望降到最低,也早已把抽大麻的壞習慣戒除,更無心留戀當初當明星的風光,雖然仍有流行音樂界的知名人士希望林志峰能跨刀合作唱片,或是在演唱會裡當個嘉賓,但他都拒絕這些邀約。對他來說,當初就是因為不開心流行音樂的環境才離開這圈子,若現在又透過這些方式重新回歸,也只是增加心中的矛盾而已。他現在只求盡心盡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專精於自己的該學習的事物與哲理,時時刻刻要求自己進步,其他事情隨緣就好。


不僅身為一位單純的電影配樂工作者,林志峰也致力於推廣實驗性電子音樂,讓大眾看到
電子音樂的不同面向。(照片來源/
KKTIX)

戲夢人生 向前走不留戀

「戲夢人生,又像演戲又像夢。」這是林志峰回首自己一路走來音樂路上的感觸。過去曾在台上轟轟烈烈地扮演著歌星這個角色,回頭看來卻是如夢一般不真實,又像煙一樣摸不著。儘管現在的人生不再有掌聲與尖叫相伴,也鮮少人能夠在茫茫的人海中認出他就是當年叱吒歌壇的林強,但是他能夠自由自在的創作,也不必說迎合別人的話語,相較之下,過去的生活也沒什麼好留戀的。

曾贏得兩座金曲獎以及三座金馬獎的林志峰,從螢光幕前的巨星變成幕後的配樂大師,轉變的不僅是工作環境,更是心境上的蛻變。脫下了明星樣貌,成為樸實的音樂人後,他帶著無窮無盡的創作力與人生哲理,在音樂路上繼續向前走。

記者 賴坤猷
一位相信存在主義的傻子。 如果你把這個人的名字拿去Google的話,就會發現這個人別無分號,找不到同名同姓的;如果你把他周遭的人都拿來問問,或許能夠更加了解他了一點。但有趣的地方是,如果你問問他本人,恐怕連個答案都拿不出來。 只知道喜歡馬丁史考西斯、史丹利庫柏立克、大衛芬奇和柯波拉的暴力美學電影,卻又愛好和平;喜歡搖滾、重金屬甚至死亡金屬,但仍然對藍調癡迷;不勝酒力卻想要喝酒。 結論:此人怪哉!
記者 賴坤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