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期

迎冬進補 兔肉火鍋惹議  

臺北西華飯店推出兔肉料理迎冬進補,引發了愛兔人士與相關動物團體的不滿,發起聯合抵制的活動。

迎冬進補 兔肉火鍋惹議  

記者 許翔 報導  2015/01/04

近期臺北市西華飯店推出兔肉料理迎冬進補,引發部分兔子飼主不滿,認為兔子就像貓狗一樣的寵物,拿來當食材太殘忍,因此愛兔民眾成立粉絲專頁來號召網友抗議,抵制相關業者。事件發生後,引發愛兔人士反彈,老饕與專家學者等各方人士也紛紛針對相關法律與價值觀引發辯論。


兔肉料理之一臺北西華飯店推出野味「私房跳跳鍋」。(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兔肉可食否 引發爭論

配合冬令食節的「好食機」,臺北西華飯店推出野味「私房跳跳鍋」,吸引嘗鮮的老饕們前來食用。豈料消息傳開之後,引發了愛兔人士與相關動物保護團體的不滿,開始在網路上串連,發起聯合抵制的活動。該業者雖然一開始強調其兔肉都是人工飼養,絕無保育問題,屠宰方式與烹調過程都有遵守相關規定,會因市場需要繼續販售這項商品。但在動保團體強力抵制台北西華飯店販售兔肉煲湯下,業者仍然不敵輿論壓力,將此項產品下架。


愛兔人士在網上用兔子可愛的樣子來支持「拒吃兔肉」的理念。(圖片來源/海綾月

相關風波並未就此停息,有一批支持業者販賣兔肉的聲音在網路上開始出現,支持以兔肉做為食材的網友們更發起聯合支持兔肉料理的活動,參與人數持續上升,迫使愛兔人士結束聯合抵制的活動,雖然該業者沒有重新推出兔肉鍋,但是兔肉是否適合料理、相關法規是否完善、與網友的行為是否恰當等問題引起了一陣的喧嘩。

農委會表示:「畜牧法已將豬、牛、羊、雞、鴨、鵝等納入強制性屠宰衛生檢查;而現階段鹿及兔的飼養端尚因經濟規模小及市場機制,暫無執行屠宰管理需求。依畜牧法規定,雖無強制要求應於屠宰場內屠宰,但仍應遵循動物保護法,對動物不得任意宰殺及應予人道宰殺規定辦理。」
 

兔肉產業 發展失敗

兔肉在過去曾經是政府提倡的食用肉類,不過在現代社會,飼養寵物的風氣越來越盛行,這項政策因與時代潮流不合而遭到淘汰。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就曾經多次提倡農民大規模養殖兔子,主要就是因為其經濟價值極高,除了兔肉可以吃以外,牠的皮毛也可以當成禦寒布料。有趣的是,臺灣第一次發展養兔產業,是在日本殖民時期,為了供應日本軍方肉品與布料的需求,在殖民政府的推廣下開始的。

雖然兔子不是臺灣在地物種,缺乏汗腺令兔子較難以適應臺灣濕熱的氣候,但是多產的兔子懷孕一個月後可產生五到九隻兔崽子,如此強勁的繁殖能力使得養兔產業有了希望。然而,由於無法抓住消費者的胃,兔肉始終無法成為國內主流的食用肉品,協記中藥行的老闆林先生就說:「一般來說,吃兔肉的人還是少數,兔肉也不適合燉補。」目前臺灣的兔子大多為實驗兔與寵物兔,食用兔只佔了其中極少的比例。


業者強調兔子都是人工飼養,絕無保育問題。(圖片來源/金農網
 

由兔肉風波 檢視動保法

現行的《動物保護法》沒有禁止食用兔肉,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兔子尚未成為臺灣主流的寵物,因此對於是否食用兔肉,社會仍未有一定的共識,因此兔子法律上的地位不及貓與狗。目前的《動物保護法》第十二條明文規定「一、任何人不得宰殺犬、貓或販賣其屠體。二、不得販賣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禁止宰殺動物之屠體。」因此屠殺貓與狗是違法的行為,但是卻沒有相關的法條解釋貓、狗與其他動物的差別,也沒有詳細的說明為何只挑貓與狗做特別的保護。最基礎原因是在於,臺灣養寵物兔的人還是小眾,無法集結成力量夠大的群體,來提升兔子在法律上的地位。

事實上,舊有的《動物保護法》對於動物的地位是相對公平的,在二○○一年修正的《動物保護法》第十二條中,明確規定任何人不得宰殺犬貓。律師林哲健表示「這條法律之所以有違憲的疑慮,是因為憲法並沒有規定哪一種動物特別厲害。」這樣對其他物種的不平等對待,有違反《中華民國憲法》中平等原則的疑慮,不過從二○○八年至今,沒有人對這個問題申請釋憲,一般社會大眾也尚未意識到此問題的存在,或許要等到社會對於兔子與其他動物更加愛護的時候,這條法律的問題才會再度接受檢驗。
 

網友護兔行動 恰當與否

這整件風波當中,網友的行動也成為討論的焦點之一。聯合抵制賣兔肉的網友們表示不應該將活潑可愛的兔寶寶煮下鍋,業者良心出了很嚴重的問題。也有網友持不同意見:「如果今天說兔子很可愛不應該出現在餐點上,那我只想替豬的長相憐憫,牠們長這一副臉錯了嗎?」因此兔肉的業者受不了批評言論壓力而將商品下架了。但是還販賣兔肉也沒有觸及法律,就業者來說自身權利受到了損害,不過律師林哲健表示網友聯合抵制的行為並沒有違法。

愛兔人士的言論雖然受到憲法的保障,但是恰當與否還未定論,反對吃兔肉尚未成為臺灣社會的共同意識,喜愛小動物的施昀就表示:「兔肉只要是合法的我沒意見,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不然豬、牛、羊、雞,與植物都不是生命嗎?」愛護動物的莊曜華也認為:「雖然兔子很可愛,不過對於聯合抵制的活動不支持也不反對。」這一次愛兔人士的行動不算是成功,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立論太單薄,單憑兔子可愛的外表,無法構成反對吃他們的要件。若是要讓兔子受到法律保護,動保團體與愛兔人士應該從推動法律改革,與推廣兔子成為主流的寵物來著手,才是根本解決的辦法。


兔子可愛的形象使牠常成為卡通化的人物。(圖片來源/天堂圖片網

整體來說,兔子肉風波雖然已經暫時告一段落,不過此議題引發的爭論,仍然有許多令人省思之處,值得討論與調整,包括對於屠宰與烹調各種肉品的規範、對於各種動物的保護是否周全,期待臺灣的法律能對於社會引發爭議的事件,可以完整周全處理與改善,給各類寵物相同的生存環境。

記者 許翔
我是許翔,以為直白無所堆砌的文字才能表達真誠的心,討厭過度包裝徒具形式的展現,實質內容的深廣度遠比表現格式上的雕蟲小技重要,喜歡在一個人的獨處時光中進行天馬行空的思考,衷心期望這一年能平安的度過。
記者 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