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期

鐵爪下的三鶯部落

河岸旁的部落,被政府視為是破壞市容、有礙觀瞻。拆掉了他們的家,他們又該去哪?

鐵爪下的三鶯部落

記者 賴奕如 報導  2008/03/30

三鶯大橋下,怪手拆除建物後,看似廢墟的家園,依舊是孩子們玩樂的「天堂」。(圖片來源:苦勞網文章

怪手與大卡車駛進三鶯大橋下的河岸,軋軋作響,毫不留情地剷除看來已經很破舊的木造房屋,甚至連平坦地面也一併摧毀。堆積著碎石、朽木的這片河床地,十年來,一直是這些駭人機器重複破壞著,屬於一個原住民部落的「家」。

三鶯部落位於台北縣三峽三鶯大橋下大漢溪河床,從十多年前開始有阿美族原住民聚居,因位於大漢溪行水區內,水利局以該部落佔用河床地、與安全堪慮為由,要求拆除建物,三鶯部落成為縣政府強力取締的對象。

 

無止境的摧毀與重建

馬躍‧比吼在十年前紀錄了怪手侵入三鶯部落的影像,和那群總是在學著父親搭建房屋的孩子們,他稱這些孩子為《天堂小孩》,因為那就是他們的家、他們生活、遊戲的天堂。這部紀錄片跟隨著孩子們的腳步,看他們如何在如此克難的環境中找尋歡樂。他們可以在塌掉的房屋中奔跑,可以在薄薄的木門上掛上游泳圈當作籃框,玩起投籃遊戲;站在木屋裡,向外伸手接雨水就能洗臉;從碎瓦礫中找到床墊,蓋起薄被,陽光慵懶的照著,又是一下午好眠。然而十年後的今天,一切依舊毫無改變,三鶯橋下總是會不時出現一群警察、一群高喊著「拆除違建」的官員,怪手旋風似的狂掃過後,部落裡的居民,甚至是孩子們,還是拿著鐵釘錘子,尋找可用的建材,熟練地搭建安身之處。

馬躍‧比吼說,其實他什麼也無法做,他所能做的只是陪伴。這部紀錄片的誕生,是希望能提供大眾對此事件的不同看法,而非只透過媒體報導知道三鶯部落「強佔、違建」大漢溪河床,「要從橋下看,而不是從橋上看」他說。然而,真正有權力去改變這整件事的政府,卻從頭到尾只願意從橋上往下看。橋上與橋下的距離,似乎是那些居民喊破喉嚨也無法讓政府聽到般的遙遠。

 

「與河共生」為原住民傳統生活方式

經過無數次的拆除與重建,政府不斷以強硬措施與柔性政策勸導三鶯部落遷移該地,甚至也在河岸旁蓋起號稱是要「安置」他們的國宅,部落裡卻沒有一個人想離開他們的居住地,他們的家。相對於其他都市原住民聚落,三鶯部落是許多「社會適應特別不良」的原住民落腳之處,也有許多領有殘障手冊的原住民居住在此。在經濟上相對弱勢的他們,靠著阿美族古老的智慧—「與河共生」,在河裡打魚、在河岸種菜養豬,遵循原鄉的生活方式,自給自足的生存下去。

法律與公權力卻不允許他們繼續這樣生活。打著「依法行政」的名號,使盡手段驅趕住民,罔顧個人自由與尊嚴,像極了當初漢人來台後,不斷侵佔原住民土地的歷史重演。芝加哥大學法學博士黃承儀曾在其文章中提到:「原住民生存空間與河川治理的問題,早已有相關法律條文,水利法施行細則已經允許原住民依照原住民基本法的規定,在河川區域內從事獵捕、採礦、採集植物等行為。原住民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也提到,『政府應尊重原住民選擇生活方式、習俗、服飾、社會經濟組織型態、資源利用方式、土地擁有、利用與管理模式之權利。』」

 

整齊、乾淨背後充斥著剝奪與壓迫

法律條文中提及了尊重,然而實際上卻非如此。法律與實際面的矛盾,正顯示出公權力的思考不周,以及這些都市原住民的倍受壓迫。公權力是為誰著想?誰又來該為這些弱勢族群著想?這些問題其實早有答案,卻從未解決過。

2月29日,台北縣政府展開一連串的強制拆除行動,三鶯部落即將要變成「三鶯河濱公園」,成為讓都市人休憩、放鬆身心的綠地。愜意地騎著腳踏車,悠閒地喝著咖啡,或許人們不會知道這樣美妙的場所曾是原住民的聚落,人們不會知道他們在這花了多少時間重建房子,不會知道這裡留下了多少汗水和淚水,不會知道三鶯部落的憤怒和無奈,也不會知道還有其它河岸部落等待著被強制拆除的命運。政府發揮了最大的效率和權力成就了都市綠地,卻犧牲了一群又一群位於社會底層的原住民,我們會問,該如何抗爭才會有改變?其實只有當政府願意放下身段傾聽這群受壓迫的人們的心聲,並且徹底執行承諾與政策,才能讓都市原住民的未來清晰可見。

 

三鶯部落後援會:http://support-sanying.blogspot.com/

 

延伸閱讀:【影像現場】三鶯部落拆除紀實(苦勞網)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17519

記者 賴奕如
  我是啤酒。 信箱:ekijojojo@gmail.com 也可以叫我賴奕如,可是我一定會愣一秒再回頭。 對申論題不太拿手,因為思考有時候很跳脫邏輯;要我寫自我介紹也很難,因為還在摸索自己。簡單來說,我是個情緒化的人,容易大笑,也容易大哭,連看蠟筆小新劇場版都會因為野原一家人的深厚感情而開始流眼淚擤鼻涕。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沒有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喜歡安靜的觀察身邊事物,習慣關心生活周遭的大事小事。很愛看「一步一腳印」、「草地狀元」這類的節目,因為我覺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是最多采多姿的。 雖然我現在是個平凡的學生,但是希望未來能夠闖蕩出一番不平凡,身為一個有志氣的大學生,我鼓勵大家不要被自己、被環境侷限住,總有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發揮所長,盡情實現夢想的!
記者 賴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