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期

集結自由廣場 台灣藏人同胞聲援西藏

西藏青年對西藏文化的看法及期許,以及他們參與絕食抗議的現場情形。

集結自由廣場 台灣藏人同胞聲援西藏

記者 蘇芳儀 報導  2008/03/30

自由廣場前絕食抗議現場,藏人和支持群眾點起油酥燈,許下對未來的希望。          (攝影/蘇芳儀)

本月初,中共當局以武力鎮壓西藏人民的和平示威抗議活動,此事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也激起一連 串海外聲援抗議的活動,在台灣,自由廣場前也聚集了一群聲援西藏的群眾,在本週末(3/28)發起絕食抗議的活動。這次持續的西藏鎮壓事件中,不僅再次浮現西藏地區的人權問題,對藏人而言,沒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也就意味著文化將會消失的困境。

 認同與傳承擺第一

藏族青年根上十三歲時,與父母一起從四川逃亡到印度,冒著被追殺的危險,翻山越嶺歷經千辛萬苦,與兄長分離至今已十五年,為的是能夠接受自由而完整的藏人文化教育。身在台灣,很難想像有人會放棄穩定的生活,做出這樣的選擇。致力於藏人運動的交大人社系教授潘美玲表示,在中國統治下的藏人,即使學了漢語,還是次等國民,所以這樣的推力一方面來自於中國對於藏人的壓抑、甚至滅絕藏人文化的政策,一方面則是對於達賴喇嘛的堅信為拉力。

對藏人而言,民族的認同與傳承以及對於佛法信仰超越了個人的親情。流亡的藏族青年不同於一般的年輕人,儘管他們對於主流價值和大眾文化適應良好,但根深蒂固影響他們一舉一動的卻是對西藏文化的認同。圖博部落格上有一段紀錄:「去年(2007)西藏共有2238人逃往印度,其中近一半是不到十八歲的未成年人。」因為藏人是以宗教為生活、文化中心,不懂藏文、不懂佛法,也等於不懂自己的文化,而流亡到尼泊爾、印度等地的藏人,擁有自由的藏人社區,可以自由的信仰藏傳佛教、甚至有些地區教育是免費的,因此,為了追求讓自己和下一代的文化傳承,年輕藏人也願意冒著生命逃出。

藏族青年洛桑(左)與根上(右),希望透過自身實際行動,讓世界看到他們的期盼。                 (攝影/蘇芳儀)

來台就讀師大美術系的洛桑旦曾是從尼泊爾來的西藏青年,他從小在尼泊爾的藏人區長大,與台灣不同的是,由於當地有許多藏人,因此也有專門給藏人就讀的學校,他就是在非常自由的藏人環境下長大。

與許多流亡藏人一樣,雖然流亡的背景讓他擁有雙重國籍,但是洛桑始終都不曾拋棄自己藏人的身分。他認為,海外藏人從不忘本的原因在於「流亡的身分」,正因為他們沒有自己的國家,本身文化又與所處的環境不同,所以他們不斷在追求身分的認同與歸屬,無法回去的西藏土地,是他們永遠追求的精神指標。他表示,與許多藏人青年一樣,他們都希望當西藏土地還沒有恢復自由之前,象徵和平的奧運聖火不要經過此地。

除了尼泊爾、印度等地擁有完善的藏人社區之外,有些在現代化的社會下成長的海外藏族青年,卻擁有另一種雙重認同。目前就讀師大體育系的土登玉喜有四分之一的藏人血統,她的爺爺是拉薩藏人,民國38年從軍時,隨著政府一起撤退來台;身為來台的第三代,土登從小在台北市長大,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由於媽媽是台灣人的緣故,連家庭信仰也不同於一般藏人的藏傳佛教信仰,而是融合了一部分的台灣佛道教。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西藏人,但是土登從小就被要求學習藏文,小時候每週都會到蒙藏委員會上課,只是台灣藏人稀少,僅三、四百人,加上家中只有和爺爺講藏文,因此要習得流利的藏文十分困難。

但是,語言不熟和融合的宗教信仰,卻也沒有改變土登對於身為藏人的認同感,雖然不像根上和洛桑認為自己就是藏人,但當大家問起她是哪裡人,土登總是說:「我是台灣人,但我有西藏血統。」對她而言,台灣人和西藏人都是她的身分。「台灣是實體存在的家鄉,西藏則是潛意識的家鄉概念,遙遠、神秘卻有知道自己屬於那裏。」土登認為從小在台灣生長的她,早已很難適應西藏當地的生活,她不可能回去西藏生活,但西藏對她卻保有家鄉的概念,未來,她也願意花更多心力去學習過去沒有機會好好接觸的藏族文化。

自由廣場下的彩虹帳篷裡,有著西藏人民期盼的言論、宗教自由。                                          (攝影/蘇芳儀)

單純相信 所以不放棄

三月二十八號,台灣藏人在自由廣場發起絕食活動,洛桑與根上也參與其中。洛桑說,「身為流亡藏人第二代,也許有些事情現在我們不是很曉得,但身為藏族青年我們都有責任,去為我們能做的事進一份心力。」看到達賴喇嘛的照片,還有許多前來關心西藏議題的人,他們表示很值得。雖然在場的人們也知道這樣的絕食活動,無法造成情勢實際的改變,但這對他門而言,是一個藏人力量的凝聚,讓社會看到他們堅定信念的機會。

在廣場上的彩色帳篷裡,油酥燈的香氣和呢喃的讀經聲瀰漫,一切寧靜安詳,人們可以自由的拿起麥克風發表自己的想法,訴說對社會的不滿、對改變現狀的渴求,沒有人會被責罵,也沒有被抓走的恐懼;晚上十點,眾人唱起西藏國歌,有人說這是一首「唱起來不會有衝突的歌」。和平的藏人們要的只是簡單的自由,希望自己的文化和宗教能後一代一代傳承下去,雖然西藏獨立的願望難以實現,但是自由廣場下小小的自由和溫暖,讓人們依然不放棄對未來的希望。

記者 蘇芳儀
  姓名:蘇芳儀 筆名:大花 E-mail:p9939@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album/megansu2001       從小因為活潑話又多,我就常被人家說很適合走傳播這行,但真正開始摸索這個領域是到加入傳播系之後,雖然不像大多數同學有文科深厚的底子,但自然組出身的我正積極培養對文字的敏銳度,並努力開發潛能,以不同的思考模式來面對傳科系帶來的挑戰,這才發現要成為一名好記者,必需先經過傳教般的道德教誨。       我很喜歡旅行,從找尋旅遊資訊當中,豐富自己對各地文化的了解,也因此培養出不少興趣,如藝術、設計、攝影、音樂等,許多神奇有趣的靈感也是在旅行途中蹦出來的。        我有雙不安分的眼睛,對於週遭事物有獨特關懷之處,喜歡藉由攝影來反映自己關注的世界,用小小的鏡頭捕捉每個千變萬化的瞬間,曾經掛著單眼相機,在夏日的泰晤士河畔,從日出拍到日落;也曾自己進過暗房,在一片黑暗中,吹毛求疵的尋找每張照片最好看的樣子。        
記者 蘇芳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