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期

中島式情誼 存在感議題 

《下妻物語》以女孩間真切友誼的甜美糖衣和中島哲也影片魅力,點出時下年輕人待重視的存在感問題。

中島式情誼 存在感議題 

記者 李怡安 文  2015/03/22

色調鮮艷、荒謬劇情、誇張演技,結合種種強烈風格的電影絕非是迎合大眾的商業片首選。二○○四年上映的《下妻物語》正是以此手法呈現的電影,另類風格卻意料地擄獲大眾胃口,不僅在商業上成功,也得到多國獎項肯定,主要演員深田恭子和土屋安娜更因此片打開知名度,同時也成為導演中島哲也的成名作。


風格強烈的《下妻物語》受到多方肯定,
成為中島哲也的成名作。(圖片來源/
機鋒論壇

 

不落俗套 中島式少女友情

《下妻物語》改編自同名小說,背景在日本崁城縣一處叫下妻的鄉下,除了一望無垠的田野外什麼都沒有。女主角龍崎桃子是位喜愛中世紀法國洛可可文化的少女,天天身穿華麗的蘿莉塔服裝行走於鄉野間,在樸實的居民間顯得格格不入,鮮少人能夠理解她。而桃子也不需要他人關注,隨心所欲活在幻想的歐式貴族生活中,說服自己是個生錯時代的孩子。另一位女主角白百合巫女(本名:白百合草莓)則是個暴走族少女,拋棄國中時期的乖乖女身分,與憧憬的大姊頭一同飆車,身著過時暴走族特攻服並且說著粗俗用語的巫女,和細緻華麗的桃子儼然是不同世界的人,一次因緣際會下相遇,逐漸互相影響並發展兩人間真摯情誼。


桃子(左)是位蘿莉塔女孩,巫女(右)是暴走族,
個性相差甚大的兩位女主角相識後逐漸發展出友情。(圖片來源/
福田雜記帖

看似流於老套、講述少女友情的青春戲碼,經由導演中島哲也重新編劇,有別於過去友情戲碼的感性路線,《下妻物語》宛如一齣快節奏、性格鮮明的搞笑喜劇。電影開頭,穿著輕飄飄蕾絲裙裝的桃子一句:「啊!踩到屎了。」洋娃娃般華麗扮相與不相搭的台詞,開啟一連串中島哲也風格的滑稽式驚奇,每每讓觀眾嘴角失守。
 

獨特電影風格 道出悲喜劇

故事從桃子意外撞車、和滿天高麗菜一同飛起時腦中閃過的人生走馬燈開始,交代桃子從小到大歪岐的成長歷程。膽小鬼黑道爸爸與酒女媽媽的相遇、媽媽生產時與婦科醫師外遇、販賣仿冒品的桃子等一連串讓人驚愕的劇情。中島哲也所編的荒謬情節,由演員們猶如漫畫的誇張演技撐起,表演方式漫畫化,並將悲傷情節輔以節奏輕快的配樂,讓觀眾跳脫悲劇中的沉重感、傳達歡樂氣氛,構出《下妻物語》這齣悲喜劇。


桃子爸爸對小時候的桃子放屁,以此取樂桃子。
演員漫畫化的演技替此片增添歡樂氣氛。(圖片來源/
百度

此片迷人之處不只於浮誇的情節,中島哲也的電影風格使《下妻物語》更添魅力,折服眾多觀眾與各大影展。執導廣告出身的中島哲也,拍電影時保有廣告風格,劇情節奏如廣告般緊湊明瞭,將許多重點台詞包於其中,俐落地將劇情交於觀眾,毫不拖泥帶水。《下妻物語》為中島哲也執導較早期的電影,現以形式主義美學聞名的他,能從此片看出他對此種電影方式的喜愛。

電影中描寫桃子的一生時,並非按照時間軸的線性敘事手法﹐而是不時插入美式風格動畫、和腦中洛可可時代的幻想。中島哲也將故事拆解成一塊塊後重新解構,交錯不同的時間軸、虛實相間、大量地切換局部特寫和鏡位,劇情看似雜亂,使得觀看時必須在腦中拼起一塊塊劇情拼圖,直至電影結束拼起整體故事時,便能發覺在影片背後緊湊縝密的劇本,體會中島哲也的電影魅力。
 

存在感薄弱 日本青年問題

《下妻物語》乍看下為兩位性格迥異女孩間的友情故事,影片結束前幾秒才明點出此片中心思想。片尾桃子問巫女之前為什麼要編故事騙她,巫女回答:「因為你看起來沒什麼存在感。」令人恍然大悟導演所要探討的議題──當代日本年輕人薄弱的存在感。

相遇前,桃子極度自我中心,獨來獨往活在幻想世界中並感到滿足,認為自己有如洛可可時代的少女般柔弱且隨風而逝,飄渺的存在感彷彿消失也無人在意;巫女成為暴走族後,報上名字前總是秀出飆車集團名號,依附於團體中,集團名號的份量勝過自身存在感。兩人皆躲藏於喜好當中,將自己與討厭的世界隔絕開來,這正是當代日本年輕人逃避現實的選擇。當桃子頂著一身汙泥為了巫女拔刀相助,巫女決心離開暴走族與桃子隨心所欲飆車時,兩人的存在感終於撥雲見日。桃子透過實際付出得到與他人交流的幸福;巫女找到能夠不依附群體、獨立的自我,兩人相互補足了彼此所缺少的人格特質。


桃子與巫女發覺因為對方出現,幫助自己找到自我價值時,不禁相視而笑,為電影做出圓滿結局。
(圖片來源/
時光網

 

蘿莉塔文化 詮釋未達全面

劇中桃子深愛蘿莉塔文化,源自於日本,以維多利亞時代與洛可可時期服裝風格為主的文化,同時也訴求行為和精神上的優雅與可愛。《下妻物語》播映後受到許多這類風格的粉絲們喜愛,也使部分觀眾受影響而開始接觸蘿莉塔文化。深田恭子所飾演的蘿莉塔少女成功擄獲不少觀眾。

不過仍然有部分觀眾不甚認同,態度嚴謹的蘿莉塔文化追隨者認為,此劇並未完整詮釋出蘿莉塔文化。不只是可愛外觀、穿著知名蘿莉塔品牌服裝、綴滿蕾絲裝飾,他們認為所謂的蘿莉塔是一種內化至行為和談吐的一種精神,如同身在中古歐洲,劇中桃子並未達到這點,以嚴格標準未能稱作蘿莉塔。

《下妻物語》以女孩間真切友誼的甜美糖衣和中島哲也影片魅力,包裹住導演片中真正想探討的社會議題,使觀眾跟著荒謬情節笑著看至最後、完整拼湊出劇情拼圖時,能一語點出時下年輕人待重視的存在感問題。

記者 李怡安
158公分的台灣女孩,是個在亞洲可以取得溫馨的身高。 然後擁有正常的BMI,很健康,思想也是。 八月二十四生,比起禮物更喜歡收到卡片。如果你想給我任何祝福的話可以想辦法跟我聯絡。    
記者 李怡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