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期

《黑金企業》刻劃貪婪人性

開採石油發跡過程、人性的探討

《黑金企業》刻劃貪婪人性

記者 郭品君 報導  2008/03/30

 

 

濃稠的石油從地底噴向天際的那一刻,財富頓時化為噴泉,實現了夢想,卻也將人性推向無際的深淵。圖片來源:photowant網站

 

「黑金企業」描寫在20世紀初期,石油能源興起之際,一位野心勃勃的商人開採石油、發跡的過程。男主角原是一名開採礦石的工人,後來他開始鑽探石油的事業。在石油開採初期,技術還不成熟,工程中常常發生意外,危機四伏。某個同事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他認養了同事遺留下的孩子,視如己出,帶著他到處和人談生意,不只將他視為兒子,更在眾人前稱他為自己的的事業夥伴,兩人的關係看似親密,卻十分複雜。

電影深刻描寫人性 運鏡配樂加分

故事主軸從一位年輕人透露一片饒富石油的牧場後展開。那是一個美國西部的小鎮,Daniel帶著兒子H.W前往,Daniel靠著他的能言善道與商業頭腦在初期順利的收購大片土地,更成功地開闢了這片油田,開始他石油事業的另一個顛峰。但年幼的H.W卻在一次意外中喪失聽力,這也造成父子兩人的關係產生變化。整部片看似在描述一個男人發展事業的歷程,實則蘊涵了許多人性的闡發,是一部由財富、親情、信仰、偽善與貪慾交織而成的電影,值得一探究竟。 

此片的節奏相當緩慢,似乎在對一個遙遠的過去道出回憶,勾勒出上個世紀裡,在美國西部的荒地上,石油是如何扭曲人性。由英國樂團「電台司令」吉他手Jonny Greenwood為電影譜寫的11首樂曲,則成功為此片營造了懸疑、危機、希望與孤寂。而整部片以偏黃的色調製造出復古的墾荒景象,同時多次使用大景與中景展現荒野的遼闊與荒涼。配樂與運鏡都對這部冷調性的作品,產生加分的效果。

石油象徵血腥 但劇情不夠嚴謹

但電影前兩小時敘述男主角鑽油事業的發展過程中的各種意外,最後半小時卻突然跳到十多年後兒子成婚、和他形同陌路的對峙,與突然道出H.W的身世,到最後以和傳道士Eli的爭執作結,整體劇情結構稍嫌鬆散。對於Daniel不再意氣風發的模樣與父子的疏離沒有多作鋪陳,或許給了觀眾許多想像空間,但相較於前一大段劇情中細膩的描繪,卻顯得過於草率,是此片較為可惜之處。

劇中最具爆發性的一幕,應是在小波士頓鎮成功開鑿油井,濃稠的石油從地底噴向天際的那一刻,財富頓時化為噴泉,實現了夢想,卻也將人性推向無際的深淵。片中的焦點多在鑽鑿油井的過程與結果,猶如對人性的挖掘,探的越深,越顯黑暗。那黑色的金錢是由生物遺骸沈積數百萬年而來的成果,猶如血液風乾的顏色,在此片中更成為血腥的象徵。除此之外,石油更象徵了資本主義之下所帶來的貪婪與剝削,那一片片的油田,是滴滴血液匯流而成,是利益鬥爭的悲劇,更是人性貪婪的原罪。

傳道士Eli與採油者Daniel,是本片中兩位值得探討的人物。Eli看似虔誠的教徒,但事實上,從他向Daniel勒索,甚至毆打父親出氣,都可看出他的偽善。而Daniel則是城府甚深,為求目的不惜一切,只要誰和他的理念不符,違背了他的理想,他就極力剷除。就像他冷酷地槍殺假扮他弟弟、欺騙他感情的Henrey;還有氣憤地對H.W咆哮「You are the bastard in the basket!」,只為H.W不再是他心目中的好兒子;以及最後瘋狂的打死Eli,報復當年Eli在眾人面前羞辱他的仇恨,致使到了最終,他成了孤獨一人。在此劇的最後,他喘氣地說出「I’m finished.」,這時的他已達成夢想,坐擁豪宅與億萬財富,但在這一刻,他孤單的背影才猛然讓人想起,這一切的代價是如此叫人辛酸與哀傷。
記者 郭品君
記者 郭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