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期

國族存仇恨 真愛無疆界

【愛,悄悄越界】描繪以巴間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凸顯同志在冒險越境追求幸福的道路上,面對的種種難關。

國族存仇恨 真愛無疆界

記者 陳致穎 文  2015/03/29

愛情一直是電影中信手拈來的題材,不論是轟轟烈烈的濃情蜜意,抑或是青少時期的小情小愛。在九○年代後,同志議題逐漸備受矚目,許多導演也開始跳脫傳統,著墨同志間的情感;然而,現實生活中,愛情對同志們來說,絕對不是只有兩情相願這般單純,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等錯綜複雜的社會因素不斷考驗著他們。

二○一三年七月在臺灣上映的電影【愛,悄悄越界】,導演麥可‧邁爾(Michael Mayer)即以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兩國間的國族仇恨議題為時代背景,藉由描繪以、巴兩國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凸顯同志在冒險越境來追求幸福的道路上,不得以承受的各種打壓與不安。


【愛,悄悄越界】(Out Of The Dark)描述在以、巴衝突下,
男同志情侶努力追求愛情的故事。(圖片來源/
痞客邦

 

跨國界感情 牽一髮動全身

影片以暗黑色調與沉重的背景旋律開場,使整部電影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罩,導演運用手持鏡頭的拍攝手法,呈現來自巴勒斯坦的大學生尼莫(Nimer)在夜裡冒險穿過軍事圍籬,非法越境到以色列的一間同志酒吧,邂逅了當地的律師羅伊(Roy)。而尼莫後來因學術所需,在取得學生簽證得以合法進出以色列後,與羅伊正式展開戀情,但在兩人感情背後潛藏著以、巴國族問題和原生家庭在宗教與道德倫理上的不同認知等等因素,他們的感情之路一波三折,甚至是生死抉擇。

對許多中東國家來說,伊斯蘭教為根深蒂固的虔誠信仰,而在古蘭經的教義中,同性之間的愛戀是禁忌、是淫亂的團體,甚至隨時可能被槍斃,巴勒斯坦也不例外,因此尼莫一直不敢和家人公開其性向的秘密。但當他的同志身分被家人發現後,對家人來說彷彿是一顆震撼彈,不但對尼莫拳腳相向、媽媽忍痛將其趕出家門,哥哥納比爾甚至斥責:「你讓我們家蒙羞。」讓他萌生偷渡歐美的念頭,儘管沒有護照,也要勇敢追求被保障的幸福。


在伊斯蘭國,同志常備受譴責,甚至遭到家人拋棄。(圖片來源/痞客邦

相較之下,以色列即便尚未立法允許同性婚姻,國內在面對同志族群的態度卻相當友善,不但認可海外的同性婚姻關係,同志伴侶亦可領養小孩、享有繼承遺產等權利,更有「反性傾向歧視法」來保護同性戀者。而劇中以色列律師羅伊的家庭即是如此,不但公開地接受了自己兒子的性傾向,甚至同意他帶男友回家一同用餐;然而,羅伊的父母卻因尼莫所屬的國籍,將其「標籤化」,視為恐怖份子,一股以、巴兩國濃烈的火藥味自電影場景瀰漫到現實生活中。
 

以巴衝突 劍拔弩張

回顧歷史,猶太人早於西元前,就曾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國家——希伯來王國,後來不幸遭羅馬王朝滅國後,被迫流離失所,散居世界各地。但隨著猶太復國主義的興起,一九四八年猶太人在歐美強國的幫助之下,於中東建立以色列,卻也衝擊了原先住在巴勒斯坦的居民,造成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的衝突不斷,數度爆發了中東戰爭,死傷無數。而猶太人在建國之後,常常將巴勒斯坦人視為恐怖份子,在經濟上進行打壓,許多巴勒斯坦人為此感到不滿,不斷地有激進的報復行為出現。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一直以來是中東及手的戰火問題之一。(影片來源Youtube

從尼莫的原生家庭裡,可以找到些反抗以色列的蛛絲馬跡。就其好戰的哥哥納比爾為例,他因為不滿以色列軍事鎮壓,在家中私藏武器,被以色列政府國安局盯上,連帶地尼莫也受波及,學生簽證也因此無端失效。另外,尼莫因為成績優異,得以申請前往以色列修習學業,甚至有機會申請獎學金至歐美優秀的大學深造,但在其哥哥的眼中卻不以為意,認為他弟弟是個叛國賊,甚至說:「你會這般聰明,是真主阿拉給的,卻拿猶太的錢讀書。」這些情節也讓電影中的情勢拉緊,彷彿有一顆未爆彈即將引爆。

多年來的以巴衝突,並沒有因為過去停戰協議的制定與聯合國的介入,顯得稍微緩和。二○一四年七月,以色列又再次對巴勒斯坦人聚集的加薩走廊等地進行軍事襲擊,造成47死,逾370傷的悲劇,也引起國際間再度關注當地再度驟然惡化的局勢,然而兩地長期以來對立的歷史、宗教以及政治因素,卻讓兩地的和平遙遙無期。
 

無奈的台詞 道出現實殘酷

當尼莫發現哥哥在家私藏武器,更目睹其參與槍斃同性戀的慘忍行為後,對他非常不諒解,於是對哥哥說了這麼一番話:「一個國家不是僅由一支軍隊組成,不是只有你們才『愛國』。」這句話隱含了巴勒斯坦社會的兩個層面,其中之一是,不少武裝份子認為唯有戰爭才能換來和平,卻造成更多無辜平民百姓的傷亡;此外,他也道出穆斯林對於愛國的認知,似乎唯有符合傳統思維的人們才能被視為愛國,其他像是同性戀族群,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叛徒,被社會所唾棄。

而身為以色列的律師羅伊在片中被視為人生勝利組,不但是律師世家,更有英俊外貌,但他內心並不全然快樂,他有句台詞這麼說:「感覺在每天的工作裡,我越來越疏遠自己。」律師與檢察官的區別在於,律師目的是打贏官司,而檢察官則為尋找真相。儘管身為律師的羅伊,了解法律,靠法律來維生,有時候卻不得不妥協自己去利用它,幫壞人做辯護,因為這是他的工作。

社會上許多人亦是如此,為了生存,只好向殘酷的現實妥協,隱藏真實的情感、控制自己的舉止,就只為了迎合社會的目光。但片中羅伊從原先的妥協,到在遇見尼莫之後變得義無反顧,努力捍衛、維繫愛情,證明了愛是可以不分性向、國族。


儘管經過現實重重的阻礙,羅伊仍然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運用人脈來幫助
被逐出家門的愛人尼莫,得到同志應享有的人權。(圖片來源/
Yes娛樂

 

懸疑式手法 開放式結尾

【愛,悄悄越界】以懸疑片的方式呈現,融入了以巴衝突的元素,冰冷的國族仇恨襯托出同志間的溫熱情感,更將同志題材的格局提升至人權探討,儘管對於許多議題的描寫是重重提起,輕輕放下,但整部電影給人省思的空間卻也因此變得更寬廣、耐人尋味。

影片的結局並非皆大歡喜,相反的,導演將兩位主角放在不同的空間:居留室與漂流大海,兩個人都凝望遠方,眼神除了流露對現實的無奈之外,亦隱約透露出對未來寄予的盼望,如同臺灣同志族群期待多元成家法案通過一般,等待著真正落實性別平等的時代來臨。

記者 陳致穎
想要和矛盾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要展示收藏的荒唐和瘋狂, 然後摻入極端的黑與白醞釀, 慢慢享受這種特殊的烈酒的香醇。 有時候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候覺得有何不可。 到底怪還是不怪,我也不知道。 但這終究是我。 我是不斷在對現況妥協與不妥協之間衝突擺盪的陳致穎。
記者 陳致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