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期

公投 說「不」的故事

電影【NO】描述了改變智利歷史的公投,以及背後廣告策畫的故事。

公投 說「不」的故事

記者 賴坤猷 文  2015/04/19

縱觀世界近代史,當「公民意識」的概念在世界逐漸普及時,人們面對著專橫政府,往往不再只是單純用上街抗議來表示不滿,而是逐漸用各種創意讓更多人認同其訴求。而入圍二○一三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智利電影【NO】,以一位虛構的廣告人,重新解構了這場推翻獨裁政權的選戰,便是最佳例子。


創意合適不合適 見仁見智 

故事描述在一九八八年,智利在面臨決定獨裁總統奧古斯圖.皮諾切(Augusto José Ramon Pinochet是否能夠留任的全民公投前,反對政府的政營卻被規定一天只能有十五分鐘的電視宣傳。因此反對連任的陣營找上了主角勒內(René),想請他操刀一系列的宣傳,希望能在公投能夠把這評審兼裁判的不公平投票贏回來。

電影雖然是虛構的,但裡面的歷史事件卻是真實的,這電影也同時紀錄了社會運動可能發生的打壓與內部彼此間的磨合。當勒內想到了選戰的主軸要用充滿希望、樂觀的調性強調投下反對票的未來時,強調這樣才會吸引人,但是第一個出來反對的卻是同樣身為反對陣營選戰幕僚們。

幕僚認為:「當身邊這麼多人都因為總統而受傷、失蹤甚至死亡時,為何還能夠輕鬆、開朗地呼籲大家投下反對票?」這樣逆向的創意行銷在習於街頭反抗的人士們眼中,無非是在傷口上灑鹽。對他們來說,這公投也只是個讓皮諾切總統合理地擴大自己合法權力的手段罷了,其實也不需要過於認真的求聖,只要把這些政黨訴求給更多人知道。

但相反地,這樣的「創意」卻也吸引到了目光。輕鬆快樂的氣氛相較於支持陣營的嚴肅、不苟言笑更讓一般大眾印象深刻。彩虹的標幟斜斜地橫掛在大大的「NO」標語後面,暗示著人們勇敢地跟這個會打壓異己的政府說不後,一個多元、美好的未來即將到來。


反對陣營主題曲刻意營造出一種充滿希望的感覺,也在一九八八年的總統公投前吸引了民眾的認同和
選票。(影片來源/
Youtube

另一方面,他們的對手,一開始便使用「神化總統」策略的支持陣營,發現了以往的招數開始行不通後,也立刻模仿起他們。對手同樣營造出歡樂氣氛,卻也一直抹黑、揶揄主角這方的宣傳,再配上打出不斷提醒人們是皮諾切總統帶領智利經濟起飛的安定牌。企圖用這種方式暗示一旦總統讓出寶座,可能連圖個溫飽都是個問題。而以模仿別人創意為主,且利用恐懼做為訴求,也讓支持陣營有著一定的基本盤。


電影內容 真實世界正運用

在電影【NO】裡面中出現透過創意擺脫苦情路線贏得選戰的方式,在現今生活中日益常見。尤其是透過網路的發想,許多社會運動讓創意不再是拘限在少數決策權的手上,讓更多民眾能在上網的同時也幫忙一起動腦,發想出不同的反抗方法。透過網路,能夠動員到更多資源與群眾,也讓這些運動的資訊能夠更快散播出去,達到如同電影中反對陣營贏得民眾信任的效果。

以近幾年來的美國占領華爾街、臺灣太陽花運動甚至是香港雨傘運動為例,都能夠看到在反抗政府中,創意與網路結合的重要性。尤其是面對僵化的巨大政府體系,靈活地運用、連結彼此的創意變成這世代中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比方說,前些日子罷免立委的「割闌尾計畫」,便有別於傳統選戰行銷方式(掛旗幟布條等),改以依靠在網路發布資訊的方式動員群眾。被暱稱為「小蜜蜂」的宣傳大隊,以活動擺攤的方式吸引目光,除此之外,也與社群專頁上許多插畫家合作,透過畫家的知名度和其插畫有趣的內容讓更多民眾感到興趣,甚至願意主動了解更多有關的訊息。透過幽默、好玩的方式達到公民團體本身想要強調的訴求,跟電影【NO】中勒內所採取的方式不謀而合。


為了反對尸位素餐的立法委員,網路上發起了「割闌尾計畫」來罷免立委,獲得眾多
回響。(圖片來源/
Facebook

改變人民 從集體意識開始

民眾的集體意識是相當複雜的東西,就像【NO】裡反對陣營的幕僚們正在開會時,他們隨機問了個女傭為何繼續支持皮諾切總統的原因。她則表示既然自己過得尚可,也不像經濟蕭條時需要等待救濟,所以也沒理由不支持他,至於那些被流放、處死的異議份子,她認為,也只能算他們可憐。

這時候鼓勵人們踏出去第一步,去反對那些蠻橫的政府,將會是既漫長而且艱辛的過程。因此【NO】不再使用黨外人士的悲情牌,而是開始讓他們相信選擇「否定現狀」的力量。當人民開始相信自己在選擇「否定」後,未來真的會更加美好,大家也開始願意選擇不再乖乖地一直順從政府的指示,整體意識也因此改變,也才能有改變歷史的可能性。

這樣的集體意識,也可以在臺灣看得到。尤其是以有關臺灣獨立的部分特別明顯。每當電視台做民調,願意保持現狀的人口比例永遠占現今大多數。根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在二○一四年的調查發現,近幾年傾向臺灣獨立的人口比例越來越高,甚至近四分之一都是偏好獨立者。近年來有關反對傾中的社會運動日益增多,不少人因此看到選擇「不」的可能性,使得整體風氣逐漸轉變,也願意站出來轉變自己立場。


透過電影 解析全球公民運動

一場一九八八年的選舉成了公民扳倒政府的最佳案例,虛實交錯的電影【NO】成功演繹出現今社會選舉、社會運動的進行方式。雖然電影的故事發生在智利,但仔細觀察全世界的公投、選舉、社會運動方式卻都能看得到相似的地方。而這也正是電影的迷人之處:可以看得到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在裡面。

電影也不斷地提醒著觀眾,在面對強權之下,人人都能用創意的方式跟它奮戰,並且藉此得勝,同時也呼籲人們能夠有勇氣做出心目中對的答案,並且勇於做出改變,勇敢地說「不」。


電影【NO】中,透過一位虛擬的廣告人主角,重新檢視了當時的智利,也因此入圍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圖片來源/
IMP Awards

記者 賴坤猷
一位相信存在主義的傻子。 如果你把這個人的名字拿去Google的話,就會發現這個人別無分號,找不到同名同姓的;如果你把他周遭的人都拿來問問,或許能夠更加了解他了一點。但有趣的地方是,如果你問問他本人,恐怕連個答案都拿不出來。 只知道喜歡馬丁史考西斯、史丹利庫柏立克、大衛芬奇和柯波拉的暴力美學電影,卻又愛好和平;喜歡搖滾、重金屬甚至死亡金屬,但仍然對藍調癡迷;不勝酒力卻想要喝酒。 結論:此人怪哉!
記者 賴坤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