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期

當這些年 變成那些年

有人說,天時、地利、人和是成功的三要素,但仔細想想,這些或許也關係著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深淺。

當這些年 變成那些年

記者 李恬芳 文  2015/05/10

有人說,天時、地利、人和是成功的三要素,但仔細想想,我卻覺得成功的三要素更關係著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深淺。午夜時分,電話鈴響,是昔日同窗佳佳打來的,她語氣帶著喜悅又帶點感傷地開口道:「我今天見到我思念很久的那個人了。」我一面聽她絮絮叨叨她的故事,一面開始思索著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牽連與悸動。
 

相聚的時光 稍縱即逝

佳佳在高中時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是老師、同學們眼中的乖學生,她安分守己、待人客氣,但在那中規中矩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浪漫的少女心,她總相信,總有一天她會在茫茫人海中,遇見她的白馬王子。

學力測驗結束後的幾個月,也就是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佳佳的位置後面坐了一個男生,綽號阿怪,他是班上的奇葩人物,對這世界有超乎常人的熱情,也有一顆單純善良的赤子之心,喜歡發明一些小東西,甚至會在冬天的時候多備幾個裝著熱水的玻璃瓶,供怕冷的同學使用。這兩個人自高二開始同班後,幾乎沒有什麼交集,但這樣的關係卻在最後一個學期出現轉變,擁有相同熱情、天真的佳佳與阿怪,竟然成為了無話不談的知心好友。

佳佳在電話那頭說著:「那時候我因為落榜常常哭泣,他都會來安慰我,請我喝飲料、送我巧克力、說一些鼓勵的話。」在我的印象中,他們那一陣子關係密切,兩人之間的關係有時像是好朋友,有時卻好像蘊含著有別於友情的情愫。然而,畢業後,不知為何,佳佳與阿怪卻失聯了很長一段時間。佳佳曾經這樣子形容他:「他就像暖風一樣,雖然溫暖,但倏忽地就吹過去了,走地很瀟灑、很自然,卻令人無比懷念。」時間就這樣毫不留情地走著,將我們推往不同方向,繼續下一個冒險,那些舊人、舊事只能浮沉在腦海中,於心裡思念著。
 

秒速五公分 現實與心的距離

記得曾經看過一部動畫電影《秒速五公分》,劇情描述在小學時期相知相惜的男女主角,因女主角搬家而分隔兩地,彼此很努力地以書信、電話連絡對方,但兩人終究敗給現實,彼此的距離以秒速五公分越拉越遠,直到多年後兩人在路上擦身而過,雖覺得似曾相識而放慢腳步,但早已錯過的兩人還是向著各自應前行的方向離去。

在這部電影中,我似乎看到佳佳與阿怪的影子。在最純真的時期,這兩個人相遇了,他們一起解數學難題、一起罵機車的老師、一起肆無忌憚地大笑、一起聊聊心事,他們認識的,是坦誠相待的彼此;他們欣賞的,是最真實純然的對方,長大了以後,還能遇見幾個人,是如此真心地對待自己?然而,年少的無知懵懂,讓這兩人沒有好好珍惜當下相處的時光,以至於心中留有遺憾,讓在外地求學的佳佳,思念了許久,覺得還有很多話沒有向他傾訴。


《秒速五公分》兒時的男女主角。(圖片來源/vapin

兩個曾並肩走在一起的人,在相異的兩地有了新的生活圈,他們在新的環境下,個性、習慣、喜好都有所改變了,無論是真實的距離或是心的距離,都不如以往那麼相近。想到這裡,不禁唏噓不已。
 

逝去的 只剩美好 

生命中有太多不可預知的事情,我不知道會跟誰相遇,也不知道誰將離開。在時間、距離、現實因素變化無窮的交錯下,我當下能做的只有珍惜身邊的人,並與離開的人好好說再見、給予祝福、並放下執念,以開闊的心胸繼續下一個冒險的旅程,遇見下一個即將為生命帶來意義的人。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主角Pi與老虎理查派克共同在海上漂流,一開始老虎對主角來說是一種威脅和恐懼,但也因長時間的相處有了共患難的情誼。然而一上岸後,曾經生死與共的理查派克就這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徒留Pi在原地放聲大哭,為來不及好好道別而哭,為曾經深厚的感情而哭,也為逝去的美好而哭。

因此,我一直抱持著樂觀的態度面對緣分,相信曾經發生過的事、感情深厚的人不會消失,只要心有掛念,他們就會以回憶的形式存在,並化為養分、力量,在無形中影響著自己,在失意時成為自己的精神支柱。

不久前,與前男友分手一年多的好友小黑說了這樣的話:「雖然他傷害過我,讓我很難過,但我很希望能夠在街上偶然遇到他,不是想怎麼樣,只是想看他過得好不好。」這讓我聯想到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瓦說過的一句話:「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無論是小黑還是佳佳,時間為她們篩過痛苦,留下美好的回憶,過去的失意變成了一種美麗的遺憾,也成為偶然浮現於面上的會心一笑。而那些難過的片刻,將在釋懷了以後,從遺憾昇華為生命中不可抹滅的永恆。從此我便不再害怕絢爛光火綻開後所留下的,那一片漆黑寂寥的夜空。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老虎頭也不回地離去。(圖片來源/The Sky of Gene
 

如果有機會再見

佳佳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那天,我們聊了很多,有以前高中的趣事,也有現在的大學生活,我們沒有隱瞞,笑著講出了心裡的話,我們訴說當時對彼此的好感,也互相加油打氣,一切就好像以前一樣。」經過一番沉澱和歷練後,佳佳或許不再相信白馬王子了,但她更懂得放下、珍惜和感謝,也不再害怕期待。

我相信,即使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彼此最美好的模樣仍會藏在心裡的某一個角落。我也衷心祝福這兩人在各自的世界中,能出現這麼一個人,給予他們如此難得的「心動」。最後,佳佳對我說:「他還是跟風一樣,在我們聊完後,迅速說完再見就上了列車離開了,若有機會再遇見,我希望我看見的他是幸福的,也希望我在他面前是快樂的。」


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圖片來源/Wallpapper you need

記者 李恬芳
我叫李恬芳,交大傳播與科技系的學生。喜歡音樂、電影、攝影、插畫等藝術類的東西。比較慢熟也比較怕生,所以有時會給人冷冷的印象,其實內心感情豐富,也喜歡跟朋友說笑打鬧。有時隨興,有時卻又有點完美主義。對「女強人」充滿憧憬,期望大學能努力充實自己。
記者 李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