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期

阿坤與搖滾

透過吉他,阿坤認識搖滾樂。透過搖滾樂,阿坤再一次認識臺灣。

阿坤與搖滾

記者 賴坤猷 文  2015/05/10

阿坤現在往左瞥了瞥他的吉他,心中百感交集。雖然他現在不太彈吉他,熟稔的技巧與音階早已生鏽,以前彈的樂句也早已不在腦海中存在,但阿坤對於他的電吉他仍保持著一種寶貝的心情。若他沒有從電吉他開始摸索,他將不會了解搖滾樂,也不會走進另一個世界,更不會學著在順從的社會裡養成自己小小反骨的叛逆。
 

從吉他入門 進入搖滾世界

阿坤由吉他開始接觸了不同的樂風,擺脫了大眾所熟稔的流行樂,他開始聽六○年代搖滾樂、龐克,然後找到他最喜歡的重金屬,雖然無法細細地聽清楚每個音符,但他享受每個段落與段落間不同的旋律起伏以及Solo裡面的情感詮釋。擺脫了流行樂固定的主歌、副歌模式,也拋棄了以歌星為主音樂為輔的音樂模式,阿坤在練習吉他的過程中,學著用新的方法看待音樂,了解樂團裡每個角色的重要性以及意義。最重要的是他開始在不同的樂團以及他們音樂中找到那些在一般華文流行樂找不到的靈魂。


皇后合唱團 (Queen)的〈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是搖滾歷史上相當有名的嘗試,
把歌曲當作一首長篇詩詞來創作,其中的編曲也相當地複雜。(影片來源/Youtube

在搖滾樂裡,一直存在著一種叛逆精神,雖然不少搖滾明星在當紅的時候抽煙、酗酒,甚至吸毒,但是他們同時也不斷地反抗著權威、頂撞社會的包袱。這樣的精神在他們的音樂展現無遺,震撼了當時的年輕人們,讓當時的青年開始學著桀傲不遜地找尋真正的自我。縱使當年在台上的叛逆倔強的小夥子們,在現今不少已變成禿頭肥肚的大叔,甚至開始學著順從社會隨波逐流,不再如同當年一樣敢說敢做,但他們的音樂卻像個他們熱血精神的印記,讓這種反抗的精神仍穿越了時空的限制,影響著阿坤的思考方式。

阿坤學著不再擁抱所謂的「生活小確幸」,而開始真實感受到那些必須要抗爭、疑問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需求。那些樂曲成了他質疑的方式,那些嘶吼成了他憤怒的聲音。逐漸地除了對外在的世界提出疑問,他開始也對自己有著同樣的疑問,懷疑自己的能力、捫心自問自己是否有資格質問這世界。但這就像是無數個無解的哲學問題一樣,每次思考都有著不同的答案。

 

從搖滾進階 關注社會議題

上了大學後,阿坤才真正碰觸到臺灣搖滾文化,那些質疑與憤怒才開始向下扎根、連結。在臺灣獨立音樂的小小圈子裡,同樣也對於那些威權者、上位者抱持著不滿。阿坤在聆聽他們音樂的同時,感受到同樣生於這塊土地的親近,也透過音樂看見了那些平常看不見的社會議題,這是聽一般流行音樂或是國外的搖滾樂所無法比擬之處。臺灣的搖滾樂讓阿坤的反骨重新與臺灣這塊土地連結在一起,並且無法分離。


臺灣獨立音樂的重量級樂團濁水溪公社,經常在音樂以詼諧的態度看台灣社會現象也同時關心在
社會底層努力工作的人們。
(影片來源/
Youtube

在臺灣獨立音樂的催化下,阿坤開始注意了土地問題、勞工問題,還有關於臺灣歷史應該要有的樣貌。雖然比起許多人,他只能算是對於這些東西略知皮毛,但是透過了解音樂的過程,阿坤找到對於自己土地的認同感跟方向感,因為他在這些歌詞與旋律中聽到那些流行樂不願、不敢談及的事。

像是濁水溪公社對於小人物的關懷以及社會批判,都用相當有趣、詼諧的方式評論。或許在一般大眾耳裡,他們有許多歌詞難登大雅之堂,卻也一針見血地針砭出這社會的偽善與假道學。黑手那卡西則是選擇以行動支持勞工,每當勞工需要聲援時,總會看見團員的身影在現場穿梭。獨立音樂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阿坤對於社會問題的憤怒和不滿,還有對於音樂與社會的質疑,造就成阿坤現今的模樣。
 

音樂祭 找到自我與同伴

但是長時間沉浸在搖滾樂裡的最大的壞處,就是跟其他人所討論的話題脫節,當眾人都在討論哪個韓國團體歌唱舞蹈如此精湛動人,其實泰半的內容阿坤是有聽沒有懂。在這個搖滾樂可能面臨逐漸衰亡的年代,許多時候阿坤常常懷疑到底像他自己的人還有多少,難道自己算是少數的怪咖嗎?還是其實有許多人像他一樣默默地透過搖滾樂了解社會的脈動,只是隱身於在茫茫人海中所以難以在周遭發現,而到底這些人到底有多少呢?

二○一四年三月底,阿坤前往了高雄參與臺灣搖滾年度盛事「大港開唱」,他發現他的疑問隨即獲得了解答。他見到與他一樣幾千個對音樂有強烈執著的樂迷們,齊聚在這裡為自己喜歡樂團加油打氣。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擁有對著這片土地相同的見解,有些人把自己對於社會議題的關注透過綁在身上的布條讓更多人知道,也有些人直接穿在身上。

阿坤在連續兩天的音樂祭裡,大聲與台上樂團一同歌唱,也與其他人在台下不斷衝撞。經由這些活動知道,跟他同樣從音樂慢慢地開始關注這片土地的人還有很多,只是需要一個適當時機與地點,他們才會顯現出自己對於社會議題的認同與關心,同時驕傲地承認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搖滾樂。就像歌手何韻詩在音樂祭最後與大家一起大合唱的〈島嶼天光〉,展現出來的是那溫柔無比的堅韌力量。


停辦一年的大港開唱,在二○一五年復辦以後隨即創新銷售紀錄。成了臺灣獨立音樂界的新里程碑。
(影片來源/
Youtube

現在,阿坤正在電腦桌前打著文字,身旁擺著久久沒有動過的電吉他,雖然最近忙到找不出時間來彈,但對於吉他的熱愛倒也沒有絲毫減少。若沒有電吉他上面的音階與音符,現在阿坤又會是什麼面貌呢?這對於阿坤來說,是永遠無法想像也無法回答的問題。

記者 賴坤猷
一位相信存在主義的傻子。 如果你把這個人的名字拿去Google的話,就會發現這個人別無分號,找不到同名同姓的;如果你把他周遭的人都拿來問問,或許能夠更加了解他了一點。但有趣的地方是,如果你問問他本人,恐怕連個答案都拿不出來。 只知道喜歡馬丁史考西斯、史丹利庫柏立克、大衛芬奇和柯波拉的暴力美學電影,卻又愛好和平;喜歡搖滾、重金屬甚至死亡金屬,但仍然對藍調癡迷;不勝酒力卻想要喝酒。 結論:此人怪哉!
記者 賴坤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