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期

以物易物潮流 清交也瘋狂

環保以物易物欲換團

以物易物潮流 清交也瘋狂

記者 黃夙蓮 報導  2008/04/27

 

交大學生自行創作的「欲換團」,上線短短不到一個月便超過400個會員。

 

遠古時代,人們靠著以物易物滿足生活所需,一直貨幣的出現,才取代了以物易物的生活型態。但隨著網路電子商務的興起及環保意識的抬頭,以物易物再次回到現實生活,復古又環保的交易行為,搭配時髦的網路機制,再次掀起以物易物、二手交換的風潮。 

以物易物的重新流行,可能要從迴紋針換房子這個廣為人知的故事說起。加拿大的Kyle MacDonald,於2005年,用一根紅色迴紋針在歷經13次的交易後,居然換得一棟房子,故事傳開後,電視平面爭相報導採訪,而Kyle MacDonald也頓時成為媒體新寵兒。

消息傳開後,以物易物活動頓時大量增加,許多以物易物網站更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較為知名的像kijiji集集市場拼奇網以物易物交換網EZChange等網站。這些網站雖然較大型,但卻有共同的問題:物品涵蓋地區過大,使用者交易之後,往往還要面臨郵寄物品的問題。

 

Kyle MacDonald用迴紋針換房子的故事家喻戶曉。(圖片來源:Canada.com

 

在地化交易 造福清交學生

由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三位大四學生所創立的「欲換團」,主要目標對象鎖定在清交大學生。由於兩校地理位置相近,故交易多採當面換物的方式,不僅省去了郵寄的時間和費用,交易對象也因同為清交學生,而更為親切熱絡。欲換團創立者之一馬慈徽便認為,仔細思考使用者的心態其實會發現,拿出來交易的多為不需要的物品,若是還要再花上郵寄運費,反而會降低使用者的意願。

交大校園有欲換團網站,清大也不甘示弱。由清大研究生創立的Mojos物品分享平台,概念也來自二手物品的利用,但不同於欲換團的強調的交換功能,Mojos將重點放在物品的租借及買賣,並結合了Google Map的地圖功能,利用地理位置的分類,讓使用者自行尋找方便交易的物品所在地。

就讀清交大的大多是外地生,外宿的緣故讓學生常需要添購或出清東西,交大的欲換團和清大的Mojos,兩個網站成立者都是學生,正好深刻體認了學生的貧窮和煩惱。交大電工系大二的鍾逸亭就是將自己不要的生活用品或舊課本拿出來換,不僅省錢、又得到許多樂趣。  

清大校園的「Mojos」結合了Google Map的標示方式,讓使用者一目了然。
 

 

呼籲環保 企業跟上交易潮流

這股環保交易風,也吹到了大型企業和網站。日本雅虎網站於去年3月份,推出了「什麼都可以交換」的服務,希望讓使用者各取所需、物盡其用。而許多企業也利用公司帶動的方式,鼓吹此種二手資源再利用的風氣,台達基金會每年便定期舉辦跳蚤市場及以物易物,更捐出大獎來鼓勵員工共同參與。

而雅虎網站更於今年的地球日宣佈與美國環保組織「Freecycle」合夥,希望藉由雅虎多達5億用戶,將不需要的「垃圾」拿出來與他人交換,以減少廢物資源,循環再利用。

由於是拿自己的「垃圾」換來需要的東西,因此許多稀奇古怪的交易也應運而生。交大電信系大二的周義傑便用兩顆芭樂換得一個手機套,他表示,那時候是抱著好玩的心態,看到刊登者說想要換得芭樂,剛好手邊有芭樂就拿出來交換。他更曾經用去漬洗衣粉換得一台Mp3隨身聽,從價錢層面上來看,Mp3換取洗衣粉似乎不合成本,但使用者們各取所需,也樂此不疲。

服務性質交換 前景看好

其實不只物品的交易,服務的交換早在國外便行之有年,台大會計研究所畢業的馬依萍去年在美國交換學生時,便曾用幫忙對方刷游泳池換來一次免費的剪頭髮,雖然剪法技巧可能沒有造型師來的專業,但趣味性十足。此外,像搭便車、徵共乘也都已是常見的服務共享,甚至也已有共乘的網路平台供使用者搜尋。

欲換團創立者之一謝甄芳說到,網站目前僅有二手交換、免費贈送及許願池,未來將會規劃增加服務性交換,期待會有「教你微積分」、「幫忙跑腿」、「教你擺脫宅男形象」等等有趣的服務性交換,以滿足使用者更多元化的需求。

經濟不景氣、人人喊窮,二手物品交換不僅是省錢大作戰,更兼具環保功能。此外,在交易過程中不僅能累積社會經驗、更可以認識新朋友,其所附加的情感價值是無法用金錢衡量,也是一種全新的交易體驗。

記者 黃夙蓮
黃夙蓮 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專長領域:新聞撰寫、專題寫作、電子報製作、影片拍攝與剪輯 關心議題:網路新媒體、媒體現象、性別、次文化 我喜歡看東西, 不管是電影、書、圖片、電視。 另外我喜歡蒐集一切冷門的東西:冷門電影、冷門書、冷門音樂、冷門圖片 幻想自己因此而成了冷門獨特的人而可以暫時脫離胡鬧的世界。 我也喜歡寫東西, 不過是在非強迫壓榨的情況之下, 現在正在努力強迫自己看完什麼都要留下點心得感想, 是有點累,但20年後的我應該會感到欣慰。
記者 黃夙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