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期

狗肉合法化 人類文明大後退

媽呀

狗肉合法化 人類文明大後退

記者 鍾瑄 報導  2008/04/27

販賣狗肉在韓國並不合法,許多狗狗遭到極不合理的對待方式,韓國每年就有200萬隻的狗遭虐殺。(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2007年3月24日韓國首都首爾市市政府提出將狗列為食用家畜,並計畫向韓國中央政府提議正式立法,使韓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明文規定可以食用狗肉的國家。此計畫一出引起全世界嘩然,各國動保團體難以相信在如此文明的21世紀,竟有國家為了管理方便,將理應撻伐的傳統陋習更改為合法行為,韓國動保團體為尋求協助,希望能透過亞洲及歐美各國家的聲援,阻止韓國政府做出「讓人類文明發展後退」的錯誤決定。

抗議信件 癱瘓系統

隨即台灣也響應了「一人一信給韓國新任總統」活動,以阻止韓國成為立法開放食用狗肉的國家,引起廣大迴響,網友透過轉寄信、部落格等管道號召,希望能透過每個人小小的力量集結,讓韓國政府知道各地民眾的憤怒,或許是寄件太過踴躍,寄出去的抗議信件常常發生退件情形,讓寄信的民眾憂心自己的聲音是否確實傳達

發起團體之一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其辦公室主任陳玉敏表示,信件很多遭退件是很簡單處理的技術問題,在此看出韓國總統府辦公室並沒有處理的誠意,相較之下首爾特別市收信狀況較好較沒有發生退件情況,也顯現出提出合法化的首爾市對這項問題顯得騎虎難下,韓國動保團體4月24日時也表示,韓國政府接到了大量的抗議信件,信件數量甚至癱瘓了系統,也了解不只台灣甚至歐美地區的抗議聲浪,目前他們正在重新評估這項法令。

韓國傳統 沒有禁止必要 

韓國食用狗肉的爭議行之有年,2002年韓國與日本主辦世足賽時,韓國的吃狗肉傳統也曾遭質疑,部份韓國人提出反駁,他們認為「吃狗肉」是韓國人的飲食文化,外國人沒有理由干涉,也不應將自身的動物倫理價值強加於亞洲人之上。在台灣媒體為此事大肆報導、台灣愛狗民眾四處號召之虞,讓人不禁想知道韓國人自己對這條合法食用狗肉的政策作何感想。 

喜歡狗的김성은,曾在不知情下吃了狗肉,當時她母親跟她說是牛肉,她卻覺得味道不對,追問之後才知道是狗肉。(相片提供/鄭晴方)
談到吃狗肉,韓國大學生們對這件事情顯得很平常,居住在首爾特別市的女大學生서유미說:「1988年奧運後,(香肉店)很少能在路上看到,只是要找也是有,在小巷中。女生跟年輕人不會吃,大多都是老人家、爸爸之類的在吃。」同樣居住在首爾特別市的女學生유하나,不但不排斥吃狗肉也表示自己很想再嚐試看看,유하나說:「夏天有三天(三伏:初伏、中伏(夏至)、末伏(立秋))一定得滋補的日子,他們(長輩們)一定會吃,可是平日就不一定。他們會配著蔘雞湯一起吃。如果爸爸他們找我一起吃,我會吃。」他們認為食用狗肉是韓國傳統,在夏天食用狗肉對身體很好,並將狗肉視為保養聖品,被稱為「補身湯」的狗肉湯,在首爾巷弄中的「香肉店」都能輕易找到。
 
並非所有韓國人都接受吃狗肉,年輕人碰到長輩吃狗肉,心裡就算覺得不好受也不方便說什麼,在韓國當然也有人將狗當作寵物,自然就無法接受把狗的肉拿來食用,住在韓國大邱的女學生김성은表示,「我個人很喜歡狗,狗這麼可愛為什麼要吃呢?可是如果是長輩的話,我就不好說話。如果是晚輩的話,我一定會質問他,阻止他去吃,逼問他為什麼想去吃。」身為台灣人就有許多人對韓國的飲食傳統感到不解,更不用說愛狗的韓國人在路上看到運載肉狗的車輛,住在韓國馬山的이재문說:「我沒吃過,可是我也不會想吃。因為我有看過載滿狗的貨車,狗兒們的表情都很無辜可憐,我實在不忍心吃牠。」
 
奇怪的是,就算不贊同吃狗肉,被問到此問題的韓國學生幾乎每個人都用相同的答案表示「吃狗肉是韓國傳統,沒有禁止的必要」,他們認為飼養的狗跟食用的狗是不同的,就像人會吃雞肉、豬肉、牛肉一樣,居住在首爾特別市的女大學生서유미表示,「就像法國人養肥鵝吃鵝肝、日本人吃生馬肉……你吃牛嗎?你吃雞嗎?你吃豬嗎?其實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沒人幫牛、豬、羊叫屈?這只是因人而異,吃的東西不一樣而已。」 

 

口腹之慾 虐狗元兇

慶南大學中文系的김성은不吃狗肉,他覺得如果身體不好要吃肉,雞豬牛肉就很夠了。(相片提供/鄭晴方)

儘管如此,人類所食用的動物已經非常多了,又將狗列為合法的食用肉類,不論是用文化或傳統的理由都很難讓人接受,更何況長久以來,狗在人類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都是衷心的朋友與夥伴,狗所擁有的高靈性,使他們幫助人類看守、導盲、緝毒等,作為寵物,狗更是親密的家人。但是,就像서유미所說的,吃牛肉、吃羊肉難道就沒有錯嗎?只因為人類跟狗關係密切、只因為人們自以為狗擁有高靈性,吃狗肉就有錯嗎? 

 

我們無法判斷吃什麼肉才是對的,但是身為人類,我們的智慧至少能判斷這些動物為了被我們吃下肚,牠們的一生受了多少苦,1984年以後韓國首爾市明文規定「狗為不潔的動物,禁止流通販售」,不過始終沒有嚴格取締,韓國的狗肉販不像合法的屠宰場,他們用極不合理的手段把狗養大,再將狗一隻隻吊死,地下化作業導致每年被屠殺的狗超過200萬隻,因為飼養肉狗並不合法,惡劣的飼養環境讓每一隻狗都像活在煉獄中,發臭的飲食和狹窄的生活空間,肉狗被運送時還被硬塞進小小的鐵籠裡,這樣有錯嗎?當然有錯!而吃狗肉的人,甚至是不阻止別人吃狗肉的人,就是讓這些悲劇不斷上演的元兇。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辦公室主任陳玉敏說:「就像我們一直提倡禁止傳統市場中的現宰家禽、食用家禽應有人道屠宰,其實是為了動物福利,但很多人就會覺得反正痛的是雞又不是我,關我什麼事,但是聽到SARS等人畜共通的疾病大家就會覺得緊張。」人類總是自私地覺得自己只是吃而已,反正動物又不是我殺的,為了動物福利,動保團體只能用「不良的飼養環境容易引發人畜共通疾病」讓人們感到緊張,因為只有危及到自身利益時人們才會害怕地想到自己,而不是受苦的動物。 

陋習合法 韓國矛盾

我們不能避免吃肉,但可以讓被我們吃的動物有好的生長環境、沒有痛苦地離開,我們應該尊重與感謝吃到的每一口肉,如果雞、豬、牛就夠吃了,我們可以不要吃狗,若說吃狗肉是韓國傳統文化,那也是當時韓國因為貧窮才產生的陋習,如今生活富裕了,能吃的東西這麼多,我們當然可以不要吃狗,就像SARS一樣,如今人類食用的動物範圍越廣,我們遭受的人畜共通疾病就會越多,若有一個國家將食用狗合法化,勢必有許多東亞國家跟進,我們難以預測人們再對另一種動物大開殺戒會有什麼後果。
 
為此,韓國政府想出的辦法卻不是禁止食用狗肉,他們認為合法化有助於狗肉產業的管理,如此才能避免髒亂的屠狗工廠衍生出像是SARS等人畜共通的疾病,韓國政府不想花心思、也不想努力去除吃狗肉的陋習,反而覺得合法化後一切問題就會解決。難道,對一個文明國家來說,告訴自己的人民「不要吃狗肉」是這麼困難的事嗎?
 
韓國政府應該做的是嚴格取締非法的肉狗屠宰場,透過宣導告訴人民吃狗肉只會讓非法的不肖業者苟活,並繼續透過虐狗手段獲取利益,韓國政府或許不敢與傳統文化或既得利益的狗肉產業作對,但他們只要仔細想想,新上任的韓國總統李明博標榜全球化的同時,卻有意將吃狗的陋習合法化簡直是自相矛盾,而一個可以在各大超市買到狗肉的國家,在全世界的人眼中永遠也成不了文明國家。
記者 鍾瑄
鍾瑄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生,新竹人。 擅長電腦繪圖、人物插畫,插畫內容大多為孩童、聖經故事或另類愛情觀,喜歡描繪人體的線條與體態,風格介於日系插畫與美式漫畫之間,認為畫作跟文字一樣能夠紀錄生活,雖然大部分時間偏重圖像思考,也嘗試用文字書寫,文字平實、不加雕琢,希望創造出的文字與圖畫深具意義卻又平易近人。 對藝術有濃厚興趣,平時多涉獵相關書籍、雜誌與電視節目,對漫畫、插畫、卡通動畫等新知都有興趣。最常收看給小朋友看的卡通片,期望自己就算長大了也能保有孩子般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並且透過繁複的筆畫線條、簡潔的文字意象表達自己的看法、給他人帶來感動。 Email: hsuaninc@gmail.com
記者 鍾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