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記憶層層交疊 生命吐真言 

布芮特必須把自己十四歲時列出十個願望完成,透過信件,布芮特和已逝的母親對話。

記憶層層交疊 生命吐真言 

記者 許馨仁 文  2015/09/27

「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冒那些險,看看自己會走到哪裡去,因為它們才是讓這趟人生旅程值得走一遭的事。」這是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妻子伊蓮娜˙羅斯福所說的話,也是布芮特的母親所留下的遺言。

《生命清單》(The Life List)是作家羅莉˙奈爾森˙史皮曼(Lori Nelson Spielman)的處女作,書中描述三十四歲的布芮特,原本過著富裕美好的生活,但在母親驟逝後,僅得到一張自己二十年前所寫下的願望清單,她必須把列出的十個願望完成,否則無法得到母親的任何遺物。每當布芮特完成了一個願望,母親的律師便會打開一封與願望編號相對應的信件。透過這些信件,布芮特和已逝的母親對話。


《生命清單》刻劃人生旅途上中的挑戰。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反思美好人生 滿是瘡疤

十四歲所寫下的願望,在二十年後,想實現卻是如此的困難。年少的布芮特所寫下的願望:養匹馬、與父親重修舊好、和凱莉當一輩子的朋友、上台演出一場秀,在三十四歲的自己看來,只有可笑與無知。

在完成願望清單的過程中,布芮特一路跌跌撞撞,經歷了所愛並非真愛、父親並非親生父親、徹底失控的上台演出⋯⋯等等一連串的失望與失敗,她被迫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作者將布芮特不斷的失敗作為鋪陳向讀者說明,人都會因為害怕改變現況,而拒絕承認自己對現在生活的不滿,或是壓抑自己對現狀的質疑;因為害怕失敗,拒絕面對自己內心真實的夢想。

正如本書書封所言:「記憶像洋葱層層交疊,每剝掉一層,就讓人流眼淚;唯有去除一件又一件的武裝,生命才會吐真言。」願望清單上的十個夢想,並非單純的待辦事項,而是個別象徵著不同的勇氣與突破。


布芮特自己所列下的清單,二十年後卻難以完成。
(圖片來源/
The Legacy Project
 

刻劃弱勢 對話深植人心

作者在書中刻劃許多不同的弱勢族群,和富裕的布芮特形成強烈的對比。在她追求第十個願望的過程中,認識了一位十七歲未婚懷孕的少女珊奇塔。

根據美國聯邦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統計,在二〇一二年有將近三十萬個嬰兒的母親是年齡介於十五到十九歲之間的少女,雖然這個比例正以緩慢的速度逐年下降中,但與其他國家相比仍然是十分驚人。可知未婚少女懷孕是美國當前十分重要的社會議題。

布芮特在約書亞收容之家遇見的黑人女性、因為吸毒而失去愛子的母親緹雅,以及珊奇塔,分別代表著種族歧視、毒品濫用和未婚懷孕等美國社會當前的問題,在故事發展的同時,也讓讀者正視這些社會現象。

而有別於其他重視詞藻與鋪陳的小說,《生命清單》多使用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讓讀者藉由閱讀書中對話,自行體會說話者的心境與想法。如約書亞收容之家的黑人女性曾對主角布芮特說:「你們這些人總以為暴風雨過後就是彩虹,黑人的生活不是這樣的,故事永遠沒有幸福的結局。」透過對話敘述弱勢族群在生活上的不平等,以及他們在心靈上的匱乏,讀者能以最直接的態度進入小說的情緒中。
 

真摯親情書信留言陪伴

以書信來點綴劇情,或是直接以書信作為主題的手法,在小說以及電影裡都十分常見,書信平實又真誠的特點,對於刻劃角色的個性也有很大的幫助,往往透過角色所寫的信,可以體會這個角色的感受。如小說《PS.我愛你》(PS.I LOVE YOU)、電影心靈鑰匙(Extremely Loud and Incredibly Close)等等。

同樣是以已逝的親人所留下的信件作為主軸,小說《PS.我愛你》描述女主角荷莉在三十歲生日時,收到已逝的愛人蓋瑞生前所寫下的十封信,每個月給荷莉一封信,而每封信信末都標記:「PS.我愛你」,這些信件在往後的日子裡,成為了陪伴荷莉度過每個人生低潮的關鍵。

《生命清單》女主角與母親之間透過書信和彼此對話,有別於小說PS.我愛你中,戀人之間那股濃濃的愛戀,布芮特與母親之間的對話較為活潑,兩人互相拌嘴,母親叮嚀著自己的女兒,輕鬆又溫暖的口吻,讓人甚至忘了她母親已經因病過世的事實,彷彿母親就在眼前。


《PS.我愛你》中,每當季節交替,荷莉就會收到一封新的信。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而電影心靈鑰匙,則是描述小男孩思念亡父而展開一場心靈旅程,最後找到父親給自己的一封信,激動不已。劇中著墨父子之間的感情,和《生命清單》中女主角與母親也十分類似。
三部作品皆沒有使用過多的篇幅去形容已逝的人,但他們對摯愛的不捨表露無遺,透過閱讀他們所留下的信件,讓那些不「活」在故事劇情裡的角色,彷彿又重新「活」了過來,並在書中佔有很大的重要性。

老劇情注入新泉湧

在電影或是電視劇的劇情中,常常可見主角列下自己的人生目標,費盡心力努力地達成,最後成功的故事。《生命清單》也是比照這個公式進行,因此讀者不難猜到故事最後的結局。但其中過程卻一次次地出乎意料之外,故事的開始,主角不滿母親沒有留下任何遺產給自己,最後布芮特完成了清單,然而故事的結尾卻沒有交代任何關於遺產的事,留下無限的想像空間。

布芮特總是在最接近完成的那一刻,才發現這不是自己所期盼的幸福。而現實中,生活總是跌跌撞撞,變化莫測。作者在老掉牙的劇情中加入不少現實生活中會發生的無可奈何,一次次地把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熄滅,勾勒出每個人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生的酸甜苦辣。
 

反思生命 引起共鳴

米開朗基羅曾言:「大衛像不是我所創造的,他本來就存在,在那塊大理石裡,我只是把多餘的石頭鑿掉,把他挖出來。」《生命清單》最大的特色,是鑿出隱藏在讀者內心深處的布芮特,讓人想起心中那份願望清單。讀者可以輕易在自己的生活圈中,找到書中相對應的角色,或是類似發生過的事件,進而產生共鳴。

人在舒適圈待久了,無論滿意或是不滿意現狀,都會妥協並催眠自己,改變是辛苦的,擁有夢想是愚笨而不切實際的。本書不停的催促人們正視自己的內心,並學會欣賞生命。正如布芮特在書末所說:「我愛我的這一片天,我愛它的暴風雨雲和一切。」

記者 許馨仁
我是許馨仁,台北人。 鼻子過敏,很愛喝開水,食量很大,很杞人憂天,但看待事情很理性。 是最不像雙魚的雙魚座。  
記者 許馨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