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鴨舌帽男孩 唱出范特西

二○○一年,美式歌曲正風行。那一年《范特西》,用幻想與創新和世人見面。

鴨舌帽男孩 唱出范特西

記者 曾煥富 文  2015/09/27

那年陶喆的R&B正紅,美式歌曲如雨後春筍般在台灣的樂壇出現。有個戴著鴨舌帽的男孩,走在潮流之外,含糊地唱起他的風格。二○○○年十一月,一張叫做《JAY》的專輯,悄悄鑽進了唱片行的架上。在專輯封面上,主角漂浮著,四周的東西也像失去重力般浮起,如同這張專輯的概念,幻想而不受拘束。這張專輯,拿下了台灣第十二屆金曲獎的「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專輯獎。」讓當時的媒體眼睛一亮,究竟這個帶著鴨舌帽並創意十足的人,是何方神聖?


年輕害羞的周杰倫總是帶著一頂鴨舌帽,避免和人四目相交。(圖片來源/中商情報網

他是周杰倫,首次螢幕亮相是在一九九七年的《超級新人王》節目上。受到當時綜藝天王的吳宗憲青睞後,他進入了阿爾發公司。蟄伏了三年,周杰倫在二○○○年出了第一張同名專輯《JAY》。

《JAY》是導火線,而真正將樂壇引爆的是《范特西》。二○○○年還被媒體形容為實驗性作品的同名專輯,在一年之後,進化成潮流。對於他的負評不計其數,除了咬字不清,周杰倫的唱功讓許多人都產生疑慮,歌唱方面沒有受過傳統聲學教育的他,幾乎是用自學的方式去使用聲音。不論大眾如何評論,《范特西》在第十三屆金曲獎中拿下「最佳作曲人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以及「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專輯獎」三項大獎。如此受到推崇的一張專輯,究竟擁有什麼魔力?


周杰倫第二章創作專輯《范特西》封面。(圖片來源/Takes on 200
 

歌曲排序 暗藏玄機

專輯開頭是結合了埃及歷史的〈愛在西元前〉,再來是詮釋家暴的〈爸 我回來了〉,緊接著掉入了少男情懷的〈簡單愛〉,在純愛歌曲之後接上了日式風味十足的〈忍者〉,急轉不停的曲風排序將聽者拉進一個詭譎並屏息的氣氛中。在〈忍者〉的快節奏戛然而止,一首徐若瑄作詞的〈開不了口〉讓氣氛帶至外太空。接著的〈上海 一九四三〉讓聽眾降落在舊時代老洋房的氣味裡,而吳儂軟語的結尾後,一首〈對不起〉用簡單地唱出了錯過愛情的心碎。接著曲風再次轉彎,迎面而來的是吸血鬼的〈威廉古堡〉,管風琴的渾厚音色配上弔詭的文字意境,讓人畫面不斷。倒數第二首歌一掃前面的低沉,揮出了一首快捷的〈雙截棍〉,特殊的斷句和咬字將整首歌變成一種發洩,血脈噴張的旋律下,最後一首〈安靜〉用鋼琴安撫了整個情緒,幫整張專輯畫下一個抒情的句點。
 

抽絲剝繭 細看每一首歌

比起其他暢銷專輯,《范特西》在曲風、編曲、使用樂器上擁有差異性的廣度。像是被譽為「小天后」的孫燕姿,在專輯《我要的幸福》中放滿了關於愛情的歌,內容偏窄,而《范特西》除了情歌,擁有一半的其他風格。聽完整張專輯,會訝異於周杰倫的創作廣度。

首先是關於愛情的幾首歌。

〈愛在西元前〉裡唱著「經過蘇美女神旁邊 我以女神之名許願 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蔓延。」歷史內容變得朗朗上口,而鋪在歌曲下層的吉他合弦像一條河,承載歌詞流往盡頭。不同於一般抒情歌的切入角度,讓整首歌變得更有趣。

純情的〈簡單愛〉,用綿長的音色與頑皮的唱法,創造出初戀般的滋味。「想這樣沒擔憂 唱著歌 一直走。」輕鬆的旋律搭上徐若瑄的詞,讓這首歌,脫俗地帶走專輯中負面的情緒。

〈開不了口〉以太空感的音效搭配上民謠吉他作為開頭,空靈感一如對愛情的無力。「整顆心懸在半空我只能夠遠遠看著 這些我都做得到但那個人已經不是 我」,一句話寫盡那些為愛流下的眼淚。讓人想起小宇在〈終於說出口〉說的「我還能說什麼 你已經離開我。」

「如果一開始,你就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那麼,我也許就不會知道幸福的滋味......」徐志摩幫〈對不起〉下了最好的註解。〈對不起〉用電子音組合成一連串科幻又抒情的節奏,再合上短促的弦樂,讓整首歌被頹靡的調子包裹。「太多的我愛你 讓它喘不過氣已經 失去意義」,描述著許願池中印幣的心情,正好與曲子裡的脫力感產生共鳴。

〈安靜〉為專輯的結尾,以鋼琴為主,弦樂鋪陳,引出「我會學著放棄你 是因為我太愛你。」平易近人的歌詞直指傷心,和當時孫燕姿的〈相信〉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樣是鋼琴和大提琴的悲情配奏,一樣是低吟輕唱,在二零零一年,專輯銷售量上短兵相接的兩人,很巧的讓同一種傷心留下同一種眼淚。

除了抒情歌,周杰倫的創意更在其他風格的歌曲展現。在充滿爭吵的家裡,周杰倫掛上耳機寫下的〈爸 我回來了〉。「不要再這樣打我媽媽 我說的話 你甘會聽(台語)」,詮釋出負面情緒。配樂中雨聲、雷聲、摔門聲,跳躍在大提琴的低吟上,營造出了極度壓抑的憤怒感。真實的收音讓畫面更加鮮明,這樣的環境音使用,在之後的〈半島鐵盒〉、〈將軍〉都被使用的淋漓盡致。

日式風味濃厚的〈忍者〉,用日本傳統樂器,尺八和三味線,配上貼合旋律的特殊斷句,釀出幕府的重現。「一二三四」重複在歌曲中出現,好記好唱的旋律成為〈忍者〉令人印象深刻的重點。

充滿懷舊感的〈上海 一九四三〉中以民謠吉他和架子鼓為基底,調配出一首淡淡的老味道,第一段副歌後用純薩克斯風橋接第二段主歌,讓上海租界的歐式風味瞬時瀰漫全曲。薩克斯風的使用在周杰倫的〈她的睫毛〉中更顯突出,顯然這一次的嘗試,讓周杰倫愛上了這渾厚嘹亮的音色。

「不會騎掃把的胖女巫 用拉丁文念咒語啦啦嗚」,〈威廉古堡〉弔詭的歌詞配上管風琴的伴奏,使女巫、貓、老鼠、伯爵墳墓的畫面,像打著拍子,領著人逛進〈威廉古堡〉。營造氛圍的手法像是孫燕姿〈難得一見〉的前奏鋪陳,蟲鳴、鳥語成功的將聽者帶離現實。

「快使用雙截棍 哼哼哈兮」,這句歌詞像洗腦般重複出現。〈雙截棍〉直率唱腔直奔耳際。不停重複的「哼哼哈兮」中,不但體現極強勢的中國味,同時打造易記好唱的效果。一段莫札特奏鳴曲插在歌曲的中後段,中西合併的瞬間,配上歌詞裡的畫面,使整首歌添了一股幽默。


受到肯定後,周杰倫的自信漸增,脫下了那頂「鴨舌帽」。(圖片來源/新藍網
 

求新求變 這是周杰倫

《范特西》的歌曲曲風多變,混合了許多創新的元素。雖然不一定是第一個製作這些曲風的人,但是那位被大眾看見並接受這些曲風的歌手。《范特西》是指英文中的fantasy,幻想的意思。一如他第一張專輯的創作精神,將腦中稀奇古怪的創作點子一一具體化。周杰倫沒有孫燕姿漂亮的嗓音,沒有高級的錄音設備,但他有一顆繼續突破的心。鴨舌帽男孩,嘴裡唱的范特西,再也不只是一個人的幻想,而是對真實世界的獻禮。

記者 曾煥富
All or Nothing. 我是曾煥富,叫我阿富就好。追求我想要的東西,跟吃飯睡覺是一樣的。所以,喀報我會好好加油,不要被當掉。 我的夢想是當超人。水瓶座會跳舞愛美食愛旅行會畫畫的超人。
記者 曾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