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時尚產業 美與惡的妥協

【FIRST CLASS】以瑰麗的視覺設計,完整描繪了女性在職場間發光發亮的身姿,鼓舞所有勇敢追夢的女孩。

時尚產業 美與惡的妥協

記者 薛如真 文  2015/09/27

「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是惡女。」一個平凡、對設計充滿憧憬的女孩就此走入了時尚產業那絢爛迷人卻又隨時把心吞噬的漩渦。

二○一四年四月日本富士電視台推出春季日劇【FIRST CLASS】,以時尚雜誌產業做為舞台,講述現代灰姑娘吉成千奈美在戰勝一系列職場鬥爭後,躋身成為少女雜誌總編的改變與成長。劇中的視覺設計以整體所環繞的時尚雜誌做為基本風格,多使用桃紅、紅、黑等具有女性性感意味的色系呈現,使用當今頗受歡迎的「女人間的勾心鬥角」做為題材,因收視不俗,富士電視台遂於同年十月推出續集,同樣地大獲好評。
 

天真無邪 人善被欺

「站在你那邊的,永遠只有你自己。」

吉成千奈美原先只是布料店職員,因緣際會下認識日本首席少女雜誌〈FIRST CLASS〉主編大澤留美,便順利地成為了內部實習生。起初,把時尚產業視為夢想世界的千奈美把雜誌社內的大家皆視為伙伴,全盤接收每個人的話語。事實上,她所期盼的「夢想世界」並不如她想的美好,人們勾心鬥角,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之餘,處心積慮地除掉自己的敵人,不論手段多麼骯髒不堪。


導演以不斷閃動與黑白畫面呈現千奈美心境的改變。
(圖片來源/
RB & Ting 影片截圖)

劇中千奈美性格的轉折點在於她嘔心瀝血完成的企劃書被前輩據為己有後,她漸漸懂得保護自己,不僅為自己留後路,也避免了職場惡鬥。當今的職場社會中可能並不如劇中誇張的呈現,但一味地當個「好」人,只為了避免爭執及衝突,也容易淪為眾人眼中玩弄於股掌間的玩物,古今中外被視為好女人指標的「天真無邪」,似乎不如過去所認知的管用。
 

女人的鬥爭 靠手腕竄升

「只有贏了的人,才擁有夢想的權利;贏不了的人,只能離開。」

身為新人的千奈美,也面臨前輩們所經歷過的壓榨,舉凡拍攝場地被惡意搶奪、被控隱瞞模特兒食用減肥藥的陋習以及雜誌被惡性停刊等挫折,她心灰意冷地尋求大澤留美的協助,不料卻只得到隨時可以走人的回覆。自此,千奈美從無論何時都可以被剔除的實習生身分,步步為營,以自己的方式成功地獲得總編輯的青睞,甚而成為了新一代的總編輯。

在劇中提到日本現下流行於女人之間的「MOUNTING」,一種加總戀愛、工作、金錢、人脈等種種因素,毫無根據標準的排名。編劇渡邊千穗在每一集的片頭及片尾分別加入了MOUNTING排行,讓觀眾可以輕易理解劇情走向以及女人們的地位起落,也使劇集整體風格更富有時尚業的設計感。


以撲克牌造型呈現的MOUNTUNG排行,新穎又特別。
(圖片來源/RB & Ting 影片截圖)

與以「十倍奉還」著稱的【半澤直樹】相比,同樣是憑藉一己之力爭一口氣,男人和女人手段的差異也顯而易見。男人的戰爭在檯面上解決,見招拆招、金錢至上;而女人的纏鬥,深藏在光鮮亮麗的外衣下,踩著高跟鞋踏上希望的位階,各憑本事,恐怕不是俗氣的「錢」能化解的。
 

惡女或善女 初心猶存

「人是會隨著環境改變的,三年再見已成陌生人。」

處於如此工於心計、暗不見光的職場環境,千奈美並不選擇完全拋棄過去純真的自己。在與他人的攻防戰中,她仍保留了體貼待人、為人著想的真心,劇中的契約編輯木村白雪曾對她說:「我在戰爭中失敗了,不自覺地,也變得和他們一樣,妳確實比我堅強許多。」漸漸地,千奈美獲得了一群願意和她共同守護〈FIRST CLASS〉的夥伴,也完成了大澤留美期待她改變雜誌編輯部醜態的苦心。


在整體風格亮麗的劇中不時穿插色調較深的片段來表現險惡的職場環境。
(圖片來源/
RB & Ting 影片截圖)

本劇多以女人們內心獨白穿插,真實地呈現在笑容滿面的外表下,心中對彼此的輕蔑以及欲求上位的決心。劇中亮點之一的設計在於,除了本性善良的千奈美並沒有為眾人排定MOUNTING以及露骨的內心獨白外,編劇也安排不加入大澤留美的獨白,不僅為劇情留下伏筆,也展現了唯有全心投入工作、不耗費多餘的心思設計他人,才能獲得成功的中心思想。

同樣以雜誌業為背景的【穿著PRADA的惡魔】也刻畫了時尚界那崩壞的黑暗面,女主角安德麗雅只把總編輯助理的職位視為未來任何工作的門票,為了迎合工作需求,一味地追求虛幻的身價,徹底迷失自我。與把時尚業看作「夢的實踐地」的千奈美相比,初衷的不同以及安德麗雅內心的不堅定也使她最後徹底退出時尚界。
 

無關男人 走自己的路

「如果我告訴妳要靠男人,我就是把妳往火坑裡推,因為事業永遠比男人忠誠。」──蔡康永


一本屬於女人們的雜誌,劇中伙伴間關係的改變令人動容。
(圖片來源/
RB & Ting 影片截圖)

【FIRST CLASS】一劇的主軸固然在於時尚產業的黑暗以及主角千奈美如何打破這些看似稀鬆平常,實際上卻充滿階級惡鬥的環境。但與【後宮甄嬛傳】相比,【後宮】劇中的女人們,拚了一輩子,囚禁在那富麗堂皇的宮中,只為了奪得一個男人的歡心,藉由他來保障往後平穩無憂的生活。女人們彼此陷害、用盡心力、甚至犧牲性命。即使是看似戰勝了後宮爭權的甄嬛,奪得了太后的寶座,終究還是贏了名分、輸了情分,過去的女性無論付出多少心血,依舊處於較卑下的地位。本劇對男人沒有多餘的著墨,甚至是可有可無的配角,傳統戲劇中的情愛部分也鮮少提及,縱使抽離也不影響劇情,充分表達現代社會中,男人不再是女人生命中主宰的含意,女人所做的一切,不為別人,只為自己。


當女人為理想奮鬥時,那份傲人的勇氣在本劇完整呈現。
(圖片來源/
RB & Ting 影片截圖)

即使如此,劇中仍有傳達男人全心投入工作養家餬口、女人在照顧好家庭之餘才得以出外工作的性別刻板印象,對於女性主義採取保守態度的日本在此方面依舊無法跳脫「大男人主義」的傳統思想。但本劇仍忠實展現了女人們在事業上不輸給男人的果斷與能力,以及這群女人如何以自己的力量,達成理想、撼動世界。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有一個支持他的女人;但一個成功的女人擁有的,僅是她對工作的熱情。

記者 薛如真
我是薛如真,粉紅與夢幻狂熱者。 生性吵鬧卻又喜歡獨處, 好懂又極好相處的一個雙魚座女孩。  
記者 薛如真